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零一章 远香近臭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零一章 远香近臭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看着蒋卢氏,顾云锦又不禁想到了田老太太,不知为什么,她总把眼前的蒋卢氏与田老太太重叠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年纪与辈分都不同,明明蒋卢氏笑容满面,而她的祖母,常常绷着脸,严肃极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想,许是前夜梦里,她回到了镇北将军府的关系吧……

    她在梦里,也听见了田老太太叫她名儿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叫她的名字,顾云妙的声音轻快,而田老太太,则深沉得一板一眼,听不出多少起伏情感。

    对于祖母,顾云锦一直没有亲切之感,记忆里的童年,她和顾云妙没少挨田老太太的训。

    不提旁的,只说那只如今被顾云思带入了京城的妆匣,顾云锦与顾云妙小时候玩耍时不小心碰摔了一回,老太太二话不说,直接让人拎了她们去院子里罚跪,祖父回来后说情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当时,顾云锦想,这只妆匣一定很得田老太太喜欢,老太太甚至在顾缜求情时放言要百年之后一道葬着去的,但最终,这妆匣给了顾云思。

    现在的顾云锦,自然不会再为了姐妹之中谁更受长辈喜欢而比较高低,其实小时候也没那么多扭扭歪歪的心思,只知道要挨骂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如非必要,顾云锦都不愿意去老太太跟前,那是有多远就躲多远。

    前一回,顾云思倒是与她说过,田老太太还是很念着她与顾云齐兄妹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平素面上不表示,这几年京里送回去的信还是会翻来覆去地看,偶尔提到四房这两兄妹,语气里感慨颇多。

    顾云锦并不怀疑顾云思的话,但她心里觉得,老太太这就是远香近臭,若四房还在北地,祖母大抵对她还是凶巴巴的。

    只是,换位而思,此刻的顾云锦不也是远香近臭吗?

    就算小时候挨了那么多骂,她这会儿还是惦记着田老太太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眼前的蒋卢氏,不知怎么的,顾云锦越发想念自家那个整日里板着脸与她说话的祖母了。

    轻轻吸了吸鼻尖,把嗓子里那点酸酸涩涩的滋味忍下去,顾云锦转眸看向蒋慕渊。

    蒋慕渊正笑着与蒋卢氏说话。

    蒋卢氏的听力比不得年轻时,为了叫她听清楚,蒋慕渊说话时会比平日稍稍抬高些声量,同时,语速减慢一些,一个字、一个字的,发音很是清晰,而蒋卢氏说的每一句话,他也都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话题,他对蒋卢氏都充满了耐心。

    老人家有些时候与小孩子无异,蒋卢氏会说得眉飞色舞,蒋慕渊会跟着笑,这笑容并非敷衍,而是同样为止高兴,他眼中的神采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顾云锦就这么怔怔看着蒋慕渊,挪不开视线,直到蒋慕渊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对她灿然一笑,她才醒过神来,发现自己也打心眼里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对了,前回跟你说过,我箱子里还藏了几样宝贝,你把媳妇儿领来了,我就给她,”蒋卢氏说完,吩咐嬷嬷道,“就那几样,都拿来。”

    嬷嬷应了,示意顾云锦和蒋慕渊稍稍让一让。

    箱子就收在拔步床底下,嬷嬷拉出来,小心翼翼抹去了上头的灰尘,打开来取出了一个小布包,交到蒋卢氏手里,又把箱子归于原位。

    蒋卢氏的手微微有些发颤,打开布包,怀念地看着里头的东西。

    江南地区嫁女儿,陪嫁历来丰厚,卢家本就家底不虚,给蒋卢氏带进京城的当得起十里红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好些东西都分给了晚辈,只余下不多的几样,是蒋卢氏的心头好,一直收着,现在,她也想给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块鸡血玉吊坠,一只羊脂玉镯子,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蒋卢氏笑着把布包交给顾云锦,道:“都是些陈年的旧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道:“玉石,越久的才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”蒋卢氏笑眯了眼,“这几样都是能代代传的,比什么金器银器好多了,看着老金贵了,款式一过时,咱们女人家都不喜欢了。是了,你挑一样给滢姐儿,我有一阵没见过她了,怪想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顺势要应下,蒋慕渊却笑着拦了拦,道:“慕滢的眼睛到夜里就看不太真切,又嫌弃烛光刺眼,就把夜明珠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见蒋卢氏同意,蒋慕渊又把夜明珠交还到老人手中,道:“慕滢今儿也过来了,我使人去唤她,正好您醒着,亲手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蒋卢氏还是很想见见蒋慕滢的,自是应了。

    寿安那儿得了信,没有耽搁,匆匆忙忙就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面对蒋卢氏,素来大方得体的寿安显得手足无措,笑容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    蒋卢氏似是没有看出来,笑着道:“我们滢姐儿都长这么大了,这姑嫂俩啊,跟姐妹似的,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看太奶奶呀?”

    寿安清了清嗓子,道:“我来的时候,您都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蒋卢氏叹着,把夜明珠塞到她手里,“这会儿看不出来,等天黑了,它还挺亮的,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蒋卢氏认真看着寿安,又道:“仔细看看,滢姐儿的眼睛长的最像仕丰。”

    这话,寿安不敢接,怕老人家再问蒋仕丰的事情,只能硬着头皮笑了笑。

    蒋卢氏说了不少话,此刻也有些疲了,便嘱咐小夫妻两个要好好过日子,让寿安挑个好人家,絮絮交代了几句,便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三人一道退出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着低着头的寿安,道:“我知道你怕太奶奶问叔父的事儿,每回过来,都不敢见她,往后,来一回就见一回吧,听大夫的意思,最多也就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寿数总有尽头,何况蒋卢氏真的已经是高龄了。

    寿安咬着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云锦听到“半年”一词,亦有些懵,转过头往蒋卢氏的院子又看了一眼,而后再次把视线落在了蒋慕渊身上。

    蒋慕渊的神色间透着几分不舍,也有对生死的坦然,而最多的是温和,而正是这种温和,让边上的人都在不知不觉间放软了心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