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九十三章 如释重负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九十三章 如释重负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重新回到次间。

    顾云锦弯着眼,笑着道:“客人们都回了?都喝趴下了?”

    蒋慕渊闻言,忍不住笑了一通,这才道:“都回了,没喝醉的也要装醉,谁要是不识趣,改明儿比武场上就有的受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半真半假的,顾云锦笑得直摇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直直看她,只觉得这笑容是言语无法形容的好看,叫他想要多看两眼,多说些趣事逗她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,后续的步子还是顿住了,抬起胳膊来嗅了嗅衣袖,皱眉道:“满身都是酒气,我去梳洗,你且等等,一会儿饺子就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笑着应了。

    五开间的屋子,说小不小,说大倒也不是很大,净室里的动静,次间里听不真切,但也隐约传过来一些。

    顾云锦没了说话的人,今儿刚住进来,屋子里的物什也都未收拾,一时之间想随手寻本书册翻翻打发时间都不行,只能支着腮帮子,略略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中屋里,钟嬷嬷垂手候着,等小厨房里送了热饺子来,才接过食盒,禀了一声,送进了次间里。

    食盒一打开,饺子的香气扑鼻而来,叫顾云锦不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钟嬷嬷看在眼中,不由也生出笑意来,把饺子搁在桌子中间,又摆了小碗、筷子,一碟陈醋,并一小碟辣子。

    “郡主提过,夫人是吃辣的。”钟嬷嬷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:“能吃辣,也爱吃甜。”

    刚才,寿安已经替她介绍过钟嬷嬷了。

    钟嬷嬷是宁国公府的老人了,蒋慕渊幼年时,她曾照顾过几年,她读过书、见识也多,蒋慕渊渐渐长大后,身边不缺伺候的人手,长公主便调了钟嬷嬷去做管事婆子,打理府里府外事情,很是能干。

    这一回,蒋慕渊成亲了,新夫人身边需要这么一个人,长公主便又把人拨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做好了将来把中馈交到儿媳手中的准备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时之间倒是没有考虑中馈、掌家这样的大事,反而是调到她身边的人手已经知道了些她的生活习惯、口味爱好,让她觉得心暖不已。

    新媳妇嫁人,哪怕她心悦蒋慕渊,对宁国公府也并非一无所知,但毕竟是作为一个外来者进入了这个家庭。

    磨合在所难免,而蒋家先一步迁就她的习惯,让人有了归属感,也越发踏实,对周身的人事都亲切起来。

    钟嬷嬷也在打量顾云锦。

    她今夜一直守在中屋里,自然听到了顾云锦与寿安的说笑,也听到了刚刚顾云锦和蒋慕渊的对话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语调轻松,满满都是打趣,两人相处起来,丝毫没有新婚夫妻头一回独自相处时的尴尬与紧张,反而调皮得叫身边的人都要会心一笑,这正印证了两人关系好。

    做婆子做丫鬟的,最最盼着的,不正是主子们和睦吗?

    夫妻间琴瑟和鸣,整日里欢声笑语不断,谁会不喜呢?

    况且,只看顾云锦这爱笑的性子,就知道她很容易相处。

    与饺子一并送来的还有醒酒汤,蒋慕渊更衣出来,往桌边一坐,端起来一口饮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在他对侧坐下,夹了一只饺子到蒋慕渊面前的碗中,这才给自个儿也夹了一只。

    一点点醋、一点点辣子,顾云锦咬了一大口,野菜的清香一下子就在口中迸发出来,充盈在味蕾之间,清甜得仿若是一下子迈入了春季。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她低声惊叹着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个季节野菜难寻,也许是得知这些野菜是特意寻来的,也许是今夜的气氛不同,顾云锦觉得,这是她几十年里吃过的最好的饺子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亦尝了一口,颔首认同了顾云锦。

    能让她这般欢喜,那特特备下这饺子,就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他席面上用得不多,一日下来也是真的饿了,两人风卷残云般把饺子都用了。

    搁下筷子,顾云锦看着蒋慕渊,道:“郡主说饺子的馅儿是你特意要换的,怎么就想到了呢?”

    蒋慕渊漱了口,真实的缘由自是说不得,便道:“原是不懂这些的,就是有一回听程家兄弟讲过,言之嫂子进门时咬了半个夹生的肉饺子,脸色都变了,彼时当趣事听,轮到自个儿娶媳妇了,就想到这一段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,原来,在婚礼上不小心的不止有她,其他人也犯过错,在众目睽睽之下进不得退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她咽下去了,还是吐出来了?”顾云锦追问。

    若是蒋慕渊不知道顾云锦前世之事,这个问题只会当作是她好奇,可他太清楚顾云锦从前成亲那日出的状况,他明白不仅仅只是那样。

    蒋慕渊放轻松了语调,手指在顾云锦的额头上轻轻一敲,笑道:“当时只能忍着,等宾客一散就全吐了,用了好些清口的点心才缓过来,等程言之回屋里,瞪着眼睛说他家包饺子的肉不仅是生的,还馊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怔了会儿。

    从前,真的是她太孤陋寡闻了,被贺氏一口一句骂“不吉利”,只因是她自己出错,全忍下了。

    现在才知道,出错虽是出错,却不是无法原谅的大错,更不是只有她一人才会犯的错。

    虽然,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,和今生的她没有一点儿干系,可弄明白了这一点,还是会让人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,她捂着额头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在眼中,又与她说这些野菜:“往年腊月时,也会送一些入京,包作春卷,这回就是让他们提前先送了些来。庄子不算太远,你若喜欢温泉,到时候也能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道:“若是方便,挺想去看看的,我从未见过温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方便?”蒋慕渊敲了她额头的手并没有收回去,反而是落在了她的脑袋上,不轻不重按着,与她四目相对,“你会骑马,出行比寻常女眷轻便多了,你若喜欢走动,不止是庄子,再远的地方也能去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一瞬不瞬看着蒋慕渊的眼睛,她知他不是在诓她,前回皇太后也与她提过,若有机会,将来随着蒋慕渊出去走走,即便是姑娘家,也该增长见识,看看辽阔的疆土,此刻,她想,那样的经历离她不会太远,而她,也想要走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