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九十章 饺子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九十章 饺子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声音并不大,或者说,只是窃窃私语的音量,只因就落在耳边,霎时间被放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甚至能感觉到喷在耳垂上的温热呼吸。

    而那句话,每一个字都化作了水滴,从耳孔而入,融入了血液,沿着经络潺潺,直抵心灵深处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睫毛微微颤着,她其实设想过,新婚这一日,看到穿着嫁衣的自己,蒋慕渊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是毫不回避,笑容满面地看着她,大大方方地来观礼的亲朋好友说,新娘子真好看。

    许是等宾客散尽,只余两人时,再细细与她吐露心声,只说与她听。

    她想过很多,却是没有猜中,蒋慕渊会在众目睽睽之下,用这种私语的方式,讲给了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顾云锦不禁抿了抿唇,这样的体验,微微酸,更多的是甜。

    言语有它的力量,她从蒋慕渊的话语之中的,获得的是无限的欣喜与温暖。

    远胜于墙角边摆着的炭盆。

    蒋慕渊已然拉开了两人的距离,顾云锦不方便再以同样的姿势、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心境,她只好暗悄悄的,用宽大的袖口遮掩,一点点地在床上挪动手指,最后落在蒋慕渊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蒋慕渊敏锐,从顾云锦小心翼翼地挪动开始,就察觉到了她的用意和想法。

    他心情越发好了,等那青葱指尖触及手背,他反手便握住,十指相扣着。

    两人是挨着坐的,叫身躯、袖子一遮挡,其他人哪怕近在跟前也看不到他们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被扣住的一瞬,顾云锦微微一怔,她脑海中浮现的是初夏时他们在西林胡同花园里的场景,那日,蒋慕渊亦是借着袖子遮拦,扣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半年工夫,其实并不久,与她前世今生几十年的岁月一比,不过是其中短暂的一缕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回忆起来,却像是经过了沉淀一般,上面撒了一层唤作时光的糖粉,只瞧一眼,就知道甜味十足。

    回应一般,手指微微用了些力气,顾云锦的唇角浅浅上扬,笑了。

    能进新房观礼的,都是蒋氏近亲,其中不少人头一回见顾云锦,少不得感叹一声“沉鱼落雁之姿”。

    等见到顾云锦那藏都藏不住的笑容之后,便也恍然大悟这对新夫妻,感情应当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喜娘端了一小盘饺子来。

    蒋岳氏上前,在备好的绣墩上落座,拿起筷子夹了一只饺子,递到了顾云锦唇边,笑着与她示意。

    顾云锦咬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蒋岳氏问道:“生不生呀?”

    答案自然是生。

    这是婚礼之中求多子多福的一环,顾云锦了解,便直接点头应了个“生”字。

    观礼的众人都笑开了怀,顾云锦却是直到这会儿才品出味来,她咬的这个饺子,并不是肉馅儿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小时候还挺喜欢吃饺子的,尤其是除夕夜,若能吃到包进了铜板的饺子,那心情简直跟飞起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前世嫁去杨家时,她与徐氏生分,所有的议程全是杨氏交代给她的。

    杨氏前后讲解得也算耐心了,却在这一项上出了疏忽,一个没有讲得面面俱到,一个没有听得全然仔细,顾云锦只晓得有这么一桩,细节处忘了个干净,直到杨家二房的老太太把饺子喂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婚礼耗体力,她彼时身子骨不如现在壮实,一天下来,饥肠辘辘,见了喜爱的饺子,根本没想那么多,直接就是一大口,咬进嘴里一半还有多。

    并未熟透的肉味在嘴里蔓延开了,她才一下子弄明白了,当场吐出来也不是,咽下去更不是。

    半生的肉,熏得她一阵阵反胃,彼时强忍着答了一个“生”字,等一屋子人吃酒去了,才冲进净室吐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这事儿当然瞒不过屋里的丫鬟,隔日就传开了,被杨家视为婚礼上不吉利的一幕,后来贺氏更是骂过她,就她当天吐出来了,能生得出来孩子才怪。

    前后算起来,彼时状况怪不得旁人,寻常来说,新娘子只咬一小口,进嘴的就是面粉皮,里头馅儿一点都不碰到,只她稀里糊涂地“自作孽”了。

    为此,她有好几年碰不得饺子,一闻就难受,后来去了岭北,在庄子上尝了庄户们送来的菜馅儿,才重新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,蒋岳氏喂她的这只饺子,是菜馅儿的。

    说生也不是很生,起码入嘴并不难受,反而带了几分清香,让顾云锦后悔为何没有多咬一些。

    她有些奇怪,现在又不好问,只能先收在心里。

    顾云锦面上一点一滴的表情变化,蒋慕渊当然都在眼中,他读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从前,顾云齐打听了许多顾云锦十年里的经历,细细碎碎地拼凑,他吃酒时会与蒋慕渊说道,醉的时候说得更多。

    新婚时吃饺子的这一段,杨家的仆妇说过,岭北庄子里的庄户也提过。

    顾云齐感慨不已,曾经那么喜欢饺子的小泵娘,后来竟然闻不得那味儿了,怎么能叫人不难过呢……

    蒋慕渊亦难过。

    只是,婚礼上这议程缺不得,又不能把饺子煮得熟透了,他便与长公主商量了,让厨房里换了素饺子。

    如今不是野菜的季节,好在要的数量不多,堪堪给凑齐了,选了清口又能够生吃的,即便没有煮熟,吃了也不打紧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主意对极了。

    礼数全了,观礼的亲朋说了一堆贺喜的话,便一道出去吃酒席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也不能多待着,喜娘催了两声,他起身理了理衣摆,与顾云锦道:“你先歇会儿,我去敬酒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闻言睨他。

    她之前盖着盖头,并不知道来贺喜的到底有多少人,可这是宁国公府,小鲍爷的成亲宴席,桌数怎么会少呢?

    虽说蒋慕渊的身份矜贵,要他亲自斟酒的,席面上恐怕不多,其余的也未必敢放开了劝酒,只是顾云锦知道蒋慕渊的性子,他随和又洒脱,并不会自矜身份而不理会来贺喜的人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顾云锦的眼神,就晓得她心里在琢磨什么,当即朗声笑了:“把他们全喝趴下了,我不就回来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