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八十八章 娶媳妇高兴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八十八章 娶媳妇高兴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家人一路送到门口,徐氏拿帕子捂着脸,不晓得是受不得这硝石气味,还是忍不住眼泪。

    吴氏亦有些哽咽,抱着盛哥儿站在徐氏身边,目光一直望着那顶花轿。

    婚嫁是大喜事,但相较于娶媳妇的婆家,嫁姑娘的娘家是欢喜中带着难过,谁家也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哪怕人人都知道姑娘嫁得好,这份纠结的心情也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徐令意和顾云思也到门边来送行。

    顾云思怀着身孕,不好往前挤,只垫着脚尖看了两眼,待看到单氏也微微红了眼睛时,她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嫁侄女都这般舍不得了,年初她出阁的时候,母亲怕是哭得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在,同在京中,母女逢年过节都能见着,她怀孕了,母亲能坐着小轿去看她,顾云锦出阁,她也能回来送一送。

    与娘家的交往纽带不用交托在一封封的家书里,就已经是大幸了。

    徐令意扶着徐氏,低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她们的身后,林琬也探出头来,笑盈盈看向花轿。

    鞭炮的白烟正好散开,能清楚看到前头新郎与傧相的身影。

    孙恪和程晋之不晓得在说什么,脸上满是笑容,又对蒋慕渊一阵挤眉弄眼的揶揄。

    喜娘催着起轿,蒋慕渊领头翻身上马,习武的俊俏公子,连这般寻常的动作都比普通人矫捷,厚重的喜服完全没有绊住他,反而更加显得英姿勃发。

    孙恪亦上了马,拍了拍马脖子,又偏头与蒋慕渊说话。

    程晋之一脚踩了马镫,余光瞥见了人群后的笑得灿然的林琬,他动作一顿,眼神都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琬与寿安和长平玩得好,因而打小时候起就与程晋之熟悉,这几年见着的机会也不算少,只是姑娘和哥儿们的话题不同,多是彼此打个照面,就各自寻玩伴去了。

    见程晋之看了过来,林琬自然也不回避,笑着冲对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程晋之怔了怔,被小王爷催了两句,这才上了马。

    孙恪是个感觉极敏锐的,嘴上催了,视线还随着程晋之走神的方向看了一眼,冲林琬咧嘴笑了笑,而后与程晋之道:“你看林琬还能看走神了?你一月里少说碰上她一回,她今儿与上个月也没有变化啊。”

    程晋之摸了摸鼻尖,想解释几句,唢呐的尖锐声音全盖过了,他只好闭嘴,双腿夹了马肚子,让它跟上队列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鞭炮,白烟之中,能勉强看清的只有一片红色,反倒是人群的欢呼,穿过了阵阵鞭炮,如在耳畔。

    程晋之想,林琬还是林琬,与上个月不会有变化,而让他走神的是今日这欢喜的气氛,红火火的,让他突然间发现,那么熟悉的林琬,笑起来时是那么明艳。

    迎亲的队伍踏上了返程。

    这厢一出发,候在胡同口的小贩就麻溜儿地往东街报信,一时间就热闹起来了,人挤人的想要往前探。

    新郎官人高马大,远远就瞧见了,而后头跟着的那顶花轿,先前去迎亲时虽看过了,但一想到里头坐上了新娘子,还是叫人想要再看两眼的。

    虽然,轿子里头的模样,谁也瞧不见。

    可这不妨碍大伙儿夸赞溢美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挤到西林胡同里头了,正好看到顾六爷送顾姑娘上轿,可惜距离有些远,看不真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本事不行,”边上人道,“像我,悄悄爬上了树,我看到喜服上绣的是凤穿牡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没瞧着正脸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那人道,“正脸是给我瞧的吗?那是给小鲍爷瞧的!我一个凑热闹的,看看喜服就挺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引来了一片哄笑之声。

    那人又道:“不瞒说,别看都是红色儿的,顾姑娘穿着喜服,那姿态就比其他新娘子们窈窕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能一样?听说喜服是宫里做的呢,”说话的婆子眼中满是羡慕,“一辈子就嫁这么一回,别说喜服了,就这花轿,寻常人家,谁能比呀?”

    这并非虚话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,家里怎么会有花轿的轿衣,都是正日子里去车马行租借的。

    车马行里,一套轿衣用上十年二十年都是有的,昨儿个还在抬老员外爷,今儿个套个红轿衣就能做花轿了。

    想讲究都讲究不起来,顶多是多掏些银钱,挑个好看些的轿衣罢了。

    有些家底的官家与民间不同,一部分是老祖宗传下来的,一部分是向姻亲好友家里借用,这些轿衣平日收得好,料子也不错,一下子就体面了。

    而皇家的花轿是最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花轿就是花轿,平日不做他用,江南的千工轿、万工轿送抵京城,就收在皇城库房里,依着身份取用,不能僭越。

    轿子顶上的金漆雕花,一层叠一层,足以让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。

    随行的小丫鬟们一把把撒着铜板糖果,引得人群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有人抢糖果,有人看花轿,也有人盯着新郎官一个劲儿地瞧。

    京城百姓们对蒋慕渊素来喜欢,他又常在市井中行走,东街一带的对他都熟悉,趁此好日子,也纷纷喊话搭腔。

    “小鲍爷,嘴角都扬到耳朵边了,娶媳妇这么高兴啊!”

    孙恪抢在前头回了话:“谁娶媳妇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喊话的大笑:“那小王爷您什么时候娶呀?”

    闻言,孙恪当即捧心,叹道:“我也想知道,不如明日大伙儿一道去宫门前的广场替我请个愿?”

    霎时间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蒋慕渊也笑,听百姓们夸着新郎俊新娘美,他不时回头看身后的花轿。

    轿帘垂着,他连顾云锦的衣角都看不到,可他却不止一次在脑海中勾画她红妆的模样。

    美是一定美的,他的新娘子,全京城都寻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看的,自打第一眼起,就在他心里埋在了种子。

    外头的热闹,顾云锦都能听见,只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凑在一块,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千工轿走得稳当,并不颠簸,直到外头又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顾云锦知道,他们回到宁国公府外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