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八十六章 梳头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八十六章 梳头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轻,顾云锦意识到了什么,伸手想要回抱住彼云妙,指尖却穿过了那层光雾,渐渐的,连光雾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被针扎了心尖一般,毫无防备的,顾云锦的眼泪簌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,却根本止不住泪水,只是对着眼前的空白,一遍遍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我会好好的,一定会好好的……

    四周重新化作了白茫茫的一片,刺得顾云锦直揉眼睛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多久,她隐约听见些声响,有人在唤着“姑娘”。

    顾云锦睁开了眼,入目的是熟悉的幔帐,床边,抚冬一脸担忧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姑娘是魇着了?”抚冬柔声道,“怎么睡着睡着就哭了呢?”

    顾云锦伸手摸了摸脸,眼下潮潮的,眼睛酸胀,视线也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神,回忆起刚才的梦境,冲抚冬摇了摇头:“没有魇着,是做了一个梦,挺好的梦。”

    抚冬抿唇,见顾云锦笑容轻松,也就放下心来,道:“快到时辰了,姑娘起了吧,今儿个可不轻松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撑坐起来,看了眼窗外光亮。

    因着积雪,外头显得比平素亮堂,她此刻并不困,便依言起身准备。

    念夏和沈嬷嬷也来了。

    沈嬷嬷一看顾云锦的那肿起来的眼睛,不由倒吸了一口气,悄悄问了抚冬两句,晓得并无状况,便不多言,只拿着帕子去外头抓了把雪,按严实了给顾云锦捂眼睛。

    手帕冰冰凉凉的,顾云锦被冰得直抽气,却也晓得这是个消肿的好法子,老老实实地捂着。

    昨儿半夜那句说“肿了也好看”,是顾云锦逗抚冬的,今儿这样的日子,谁不希望自个儿比平日还好看呢。

    帕子捂在眼下,一只手凉着了就换另一只手,掌心里冰冰的,突然让顾云锦想到了那日蒋慕渊放在她手心里的冰心。

    那颗冰心必然已经化了,可给她冰心的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抿着唇笑,他说他的心不会化,那她的心,也不会化的。

    沈嬷嬷一直留心着顾云锦的动静,见她时而走神、时而笑,心里大致有数了:肯定是在想小鲍爷呢。

    姑娘能一想起来就打心眼里笑出来,那她们娘家人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沐浴之后,先换了身简单衣裳,由几个哥哥陪着去给祖宗大人们磕头。

    顾家在京中不设祠堂,从前北三胡同里只摆了谷缜、顾致渝和苏氏的牌位,直至搬到了西林胡同,地方宽大了,单氏才定了一间堂屋把列祖列宗的牌位都供上了,平日供奉香火。

    地上摆上了皮垫子,顾云锦上前跪下,目光从最上头一层,一点点往下,最后落在了父母的牌位上。

    她抿住了唇,默默把昨夜的梦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梦到了镇北将军府,也听见了父母呼唤她的名字,可遍寻不着,只与顾云妙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虽有遗憾,但也满足。

    磕了头,顾云锦起身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东跨院时,单氏请来给顾云锦梳头的夫人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顾家这回请的是顾云思的婆母傅唐氏。

    前头顾云锦及笄,傅太师夫人做了正宾,这次她虽也有心,但梳头的手艺还是傅唐氏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顾云思与婆母一道来的,她自打有孕之后,还是头一次回娘家,单氏去二门上迎她们,见顾云思面色红润,精神头极好,就晓得这些日子肚子里的小东西没有折腾她。

    怀孕这事儿,有人轻松,有人辛苦,十月间能吃能喝能睡的不少,吐得昏天暗地连走路都喘不过气的也有很多,单氏作为母亲,自然希望顾云思轻松些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进屋,与傅唐氏和顾云思见了礼,就被催着去换嫁衣。

    之前试衣时,顾云锦已经穿过了,可今儿心情不一样,只觉得这衣裳沉沉的。

    抚冬和念夏替她前前后后都整理妥当了,顾云锦从内室里出来,就从傅唐氏的眼中看到了惊艳。

    “好看,模样原就好,这衣裳上身,越发衬得人肤白貌美,这样子的新娘子,谁看了都喜欢。”傅唐氏抚掌夸赞。

    单氏正拉着顾云思说贴己话,絮絮问了近些时日的状况,听见傅唐氏的声音,也扭头看向顾云锦,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顾云锦被推到了梳妆台前坐下,趁着傅唐氏与徐氏、吴氏寒暄的工夫,她偏过头,与顾云思道:“我昨儿夜里做梦,梦见云妙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思好奇,道:“她梦里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要嫁人了,祝我永结同心。”顾云锦答道。

    闻言,顾云思扑哧笑出了声,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:“就她那别扭性子,能把好话说得这么直白,可真是难得。也就是梦里才会说了,若她这会儿在你跟前,你看看她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亦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是啊,顾云妙就是个别扭的姑娘,真真比从前的她还别扭呢。

    她多活了十几年,经历了起伏波折,把性子能拧顺了,不晓得顾云妙往后会不会拧饼来呢。

    可就算顾云妙拧不顺、依旧别别扭扭的,顾云锦还是很想她。

    宾客们陆陆续续抵达了,单氏招呼了两个儿媳妇出去招待,而傅唐氏来给顾云锦梳头。

    姑娘出阁要绞面,傅唐氏扶着顾云锦的双肩,看了看,道:“眉毛长得真好,不粗不细、不浓不淡的,我能偷懒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傅唐氏取了细棉线,仔仔细细给顾云锦绞了脸,又拿起梳子,一面念着吉祥话、一面将顾云锦乌黑柔顺的长发梳直了。

    长发一点点盘起,因着还要戴凤冠,发型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吉时还未到,也就不着急戴上,傅唐氏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成了,就等着小鲍爷抬着花轿来迎了。”

    女方宾客,都是要来瞧新娘子的。

    徐令意来得也挺早,笑着与顾云锦道了喜,而林尚书府就在对门,林琬亦早早来了,几个相熟的姑娘凑在一块,说说笑笑的。

    秦夫人也想赶早,与单氏说道一通,单氏忙得脚不沾地,她来见新娘子,新娘子的屋里,叫年轻小泵娘、小媳妇们挤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她左右不得趣,只能又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刚迈出东跨院,迎面遇上了迟来一步的傅太师夫人。

    老夫人问道:“新娘子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好看的。”秦夫人脱口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