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六十六章 懂事了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六十六章 懂事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闻言,所有人都不禁仔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盛哥儿的脸蛋圆润,腮帮子鼓鼓的,是长辈们最喜欢的胖嘟嘟的脸型。

    顾云齐习武,身形颀长又不失健硕,脸上自然也没有那么多肉了,整个人看起来干练许多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的一圆一瘦,两人凑在一块,还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出这是两父子。

    徐氏笑得合不拢嘴:“我们盛哥儿长大了之后,就是云齐现在这个相貌。”

    单氏亦是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徐氏没有见过顾云齐刚出生时的模样,单氏还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她笑着道:“云齐小时候就是盛哥儿这样的,这孩子真会挑,爹娘五官上出挑的地方,全部承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家原就不缺模样好的,顾云齐和顾云锦的外祖家江南苏家又是以美人著称的,兄妹两个皆是好相貌,等传到了盛哥儿这儿,也是叫人一看就讨喜的。

    谁家不希望自家孩子模样好?

    顾云齐也喜欢。

    尤其是盛哥儿这般像他,叫他一下子就有了当父亲的踏实感了。

    吴氏是去年冬天怀的身子,顾云齐今年离京前,妻子的小肮只有一点点的隆起。

    之后的数月间,他只能通过家书才知道吴氏和腹中胎儿的状况,直至吴氏生产,孩子落下来了,他收到的也只是厚厚的书信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信上洋洋洒洒写了吴氏临盆的经过,恨不能把所有的场面都描绘给顾云齐看。

    顾云齐看了信,脑海中勾画过,甚至梦见过,可终究缺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回京路上,他快马加鞭的赶,心中满满都是牵挂,以至于入城前有些近乡情怯,那些心里反反复复飘来荡去的感觉,在这一刻才终于有了安定感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,他的儿子就在他怀中,他是真的当了父亲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顾云齐的眼眶突然就红了,他低头想蹭一蹭孩子,又不知道此举合适不合适,只能瞪大眼睛看着盛哥儿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是叫盛哥儿?哪个字?”顾云齐抬头,声音一片喑哑。

    “繁盛的盛,”吴氏柔声道,“老太太取的,家书送到不久,想着你就要回京了,也就没有再给你送信去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不住点头:“这个名字好,祖母取得好,四房往后会一年比一年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顾云锦下意识地看了徐氏一眼,却见她偏转过了头,悄悄抹了抹眼角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嗓子眼一下子涩了,不由自主地咬住了下唇。

    她从前只顾着和徐氏、顾云齐、吴氏闹别扭,从未曾思量过顾云齐肩上背负了多少压力。

    在父亲病笔之后,四房只余下他们两兄妹,而扛着香火继承的是顾云齐。

    可顾云齐要扛起的不仅仅是香火,还有将来,他投军入营,哪怕是娶妻之后也没有留在京城,这样的选择与开枝散叶相违背,却又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前世,吴氏是在顾云锦离开京城去岭北前不久怀上的头一胎,后来顾云锦听过些消息,说那是一个哥儿。

    彼时只觉得顾云齐得了孩子挺好的,如今追忆起来,顾云齐当时应该是长松了一口气吧。

    今生,四房没有等待那么久就迎来了盛哥儿,也是一桩幸事。

    希望能如盛哥儿的名字一般,一年比一年好。

    一家上下正感慨万千,盛哥儿却突然扯着嗓子大声哭了。

    顾云齐头一次遇上这状况,当即愣住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吴氏赶紧把孩子抱起来,一摸就摸到了湿漉漉一片,她又低头看顾云齐的衣衫,果不其然,也被晕湿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她扑哧就笑出了声:“哥儿尿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这是也反应过来了,低头看了眼衣服上的痕迹,笑得直摇头:“这臭小子!”

    屋里全是笑声。

    奶娘和吴氏一道给盛哥儿换尿布,顾云齐回房去更衣梳洗,他走出暖和的屋子,迎面吹来的凉风让他打了个寒颤,但也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难怪顾云宴和顾云熙都抱着儿女不松手呢。

    当爹的感觉,实在是太好了,畅快得让他想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顾云齐迫不及待地想要与人分享这份喜悦,可两个哥哥都是当了父亲的,说了也白说,再寻旁人……

    他在京中没有几个好友,他也不想特意出府去,有那个闲工夫,不如媳妇儿子热炕头。

    夜里,西林胡同少不得给顾云齐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顾云齐心情大好,顾云熙给他添酒,他却不肯喝。

    顾云熙诧异。

    顾云齐笑道:“一嘴的酒味,盛哥儿肯定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顾云宴笑得拿不稳筷子,顾云熙笑骂他没出息,却在巧姐儿伸手要爹爹抱时,乐颠颠地抱起女儿,自顾自哄去了。

    顾家里头,欢笑不止。

    顾云锦夜里歇得极好,翌日早上起来,刚出屋子活动筋骨,就听见了后墙外的花园里有舞枪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寻着声音绕到了花园里,一眼就看到了练功的顾云齐。

    顾云齐道:“怕吵着盛哥儿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忍俊不禁:“盛哥儿睡得可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揉了揉脸,也笑了。

    吴氏与他说了盛哥儿睡得香,轻易不会醒,可他就是担心吵着孩子,便来了花园里。

    顾云齐上下打量了顾云锦,道:“这小一年,你的功夫练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功夫好坏,嘴上说了不算,使出来才是真架势。

    顾云锦也不说废话,把顾云齐教过她的拳法、枪法都一一展示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先前从木棍换作长枪,因为怕伤到,动作不知不觉就走了形,叫蒋慕渊从掌心的茧子上看出了端倪,后来便向顾云宴请教了一番,一点点改过来,如今也算是有模有样了。

    顾云齐给她鼓掌,道:“像是这么一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?”顾云锦挑眉,道,“哥哥可别小看我们姑娘家,三姐姐嫁了人之后都没有疏忽了练功,我也会做好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弯了唇角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,顾云锦会以将门出身而自豪了,她的妹妹是真的长大了、也懂事了。

    却是要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以前盼着顾云锦长大,现在满满都是舍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