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逼他穿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逼他穿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软轿是小曾公公准备的,已经停在二门外了。

    单氏正笑着与小曾公公说话:“这么大冷的天,还劳烦公公走一趟,实在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笑容和煦:“这不是还有一个月,云锦姑娘与小鲍爷就要完婚了嘛,皇太后很是记挂准备事宜,想亲自问问是不是有不周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小曾公公听见脚步声,抬头看见顾云锦过来,他笑着问安。

    顾云锦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上下一打量,小泵娘今儿个裹了身鹅黄色的雪褂子,袖口一圈厚厚的白兔毛,看着就是暖和装扮。

    只是手上还缺了些……

    “天冷,姑娘的手金贵,可不能冻着,还是捧个手炉吧。”小曾公公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她从前是极怕冷的,大抵是在岭北的那几年渐渐损了身体,最后那个深秋初冬,过得十分不顺畅。

    今生再来,兴许是回到了健康的十四五岁,又每日里练拳脚的关系,身子骨比以前结实多了,火气也旺,倒没有那般惧冷了。

    再者,徐氏畏寒,屋里的炭火足,顾云锦白日在徐氏屋里待着,穿得也就轻便。

    这会儿匆匆过来,虽然内里换了身衣裳,也裹了雪褂子,但也忘了手上东西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应下了小曾公公的好意,道:“是我疏忽了,从屋里出来还不觉得,一会儿怕是要冷了。”

    单氏赶忙让人送了个热腾腾的手炉过来,塞到顾云锦手中。

    雪后,软轿比马车易行,入了宫城,直直到了慈心宫外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请顾云锦下轿,低声道:“小鲍爷也在呢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闻言微怔。

    只听小曾公公又道:“小鲍爷说好些时日没有见着姑娘了,皇太后又想听这些日子京中的事情,便请了姑娘来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了然,抿着唇忍笑,她就说皇太后怎么会这般心急,原是蒋慕渊生出来的花样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进去通禀,顾云锦站在正殿炭火边去身上寒气,听见暖阁里传出来的蒋慕渊的声音,她压着的唇角终是一点点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不是好些日子没有见着了嘛……

    刚从两湖回来时,蒋慕渊寻着由头接连见了几回,但毕竟还未成婚,哪儿寻得到那么多合适的理由,之后也就是中秋夜,蒋慕渊翻墙来了一回顾家。

    再往后,就不曾见过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算,比她家的盛哥儿还长了两天呢。

    只是这段时日,“热闹”一场接着一场,虽与顾家无关,却也并非完全没有牵扯,顾云锦除了赶女红,就是听抚冬她们说外头事情,时间一紧,倒也顾不上想旁的了。

    直至这会儿,听见蒋慕渊的声音了,顾云锦想,她还是很念着他的。

    这份思念,等进了暖阁,与蒋慕渊四目相对时,越发沉沉起来,像是溪流潺潺,流入心田。

    皇太后可不管晚辈之间的眼神的你来我往,她只揪着顾云锦的衣着装扮看,扭头与蒋慕渊道:“你看看,穿得漂亮又暖和,云锦丫头把手给哀家摸摸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还不知道先前皇太后与蒋慕渊之间的那一番“唇枪舌战”,闻言便依着皇太后的意思,把手伸到了她跟前。

    皇太后握住彼云锦的手,笑道:“掌心热热的,一摸就知道是捧着手炉来的,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“手炉”两字,顾云锦下意识地看向小曾公公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眼观鼻、鼻观心,站在角落处,似是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皇太后拉着顾云锦坐下,指着蒋慕渊与她道:“你看看阿渊,大冷的天还穿得这么单薄,睿儿裹得严严实实的,阿渊非说人家是被媳妇儿逼的,哀家说他、他不听,你给哀家说说他,真真是年轻不知道身体金贵!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小曾公公让她带手炉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哪是单单要说一说不惧寒的蒋慕渊,更要紧的是热热闹闹逗皇太后高兴。

    顾云锦不是扭捏性子,也不觉得婚礼未成时说这些显得太厚脸皮,只顺着皇太后的话,道:“我看这样单薄也不行,您放心,我逼他穿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就喜欢这样的,哈哈大笑起来,手指虚点着蒋慕渊:“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蒋慕渊也跟着笑了,小泵娘话语里透着的亲昵劲儿比一屋子炭火都暖人心,跟回了六月里似的,怎么会有一点儿寒意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我没有几身厚衣裳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才不信他呢,撇嘴道:“骗谁呢!”

    哪怕蒋慕渊不爱穿得厚实,安阳长公主还能不给他备着。

    皇太后跟着点头:“就是,骗谁呢!”

    蒋慕渊见皇太后高兴,道:“是,骗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嬷嬷宫女们也纷纷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西暖阁里笑声一片,顾云锦却是有一瞬的恍惚,她想起了前世岭北的那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那年,蒋慕渊不过二十六岁,还算得上是个年轻人,可顾云锦的印象里,蒋慕渊彼时穿得并不单薄。

    岭北的初冬自是冷的,可照习武之人的身体来看,蒋慕渊的衣着是稍稍厚重了些的,尤其是他在抵达白云观前,还在一路骑马奔驰。

    此刻想来,可能是他接连战事、身上受过伤的关系吧。

    皇太后说得不错,就是年轻不知道身体金贵。

    就算不怕冷,往后她也要逼他多穿些。

    “云锦丫头,给哀家说说这些日子的事情吧。”皇太后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闻声回过神来,知道皇太后想听的是哪一段,她理了理思绪,从徐砚回京时说起。

    这一段由旁人来说,还容易说些,而顾云锦开口,很多用词就不得不斟酌了,毕竟,她叫徐砚为舅舅。

    顾云锦说得不偏不倚的,把重点放在了京中百姓的议论上,等说到杨家老太太先发制人的“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”时,她瞧见皇太后的眉头紧了紧,再往下,到了田公子以同样的罪名反骂杨家时,皇太后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等顾云锦全部说完,皇太后缓缓道:“依哀家看,杨家长房这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的罪状,还真是没有诬陷他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