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五十一章 削发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五十一章 削发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好好好!一个个都是好样的!”杨家老太太拍着床板,气红了双眼,“有好处的时候扒拉着不放,出了事儿,做鸟兽散!这个家,就毁在他们手里!”

    伺候的丫鬟婆子各个垂着头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气了一阵,强打起精神,让人把长房上下都唤了来。

    贺氏那儿也是鸡飞狗跳的,恨得咬牙切齿,等到了老太太跟前,道:“分家就分家!谁怕他们似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们是铁了心分家的?”杨家老太太嗤笑一声,“不过是以退为进,逼我们一把而已。”

    都是几十年的老妯娌了,肚子里有几条虫也早就数过了,杨家老太太摸得透其他几房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若我们跟徐家低头赔礼,外头风声渐渐淡了,他们也就不提分家的事情了,”杨家老太太道,“若是我们不低头,他们才分出去。”

    贺氏听罢,撇嘴道:“总归他们是不吃亏,我们处在风口浪尖,凭什么叫他们好过?”

    杨昔知闻言,偏头看了杨昔豫一眼,见对方垂着眸子、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,他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是做甩手掌柜的时候吗?

    杨昔知试探着建言道:“母亲,现在要面对的是姑母和外头留言,不是自家人置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他们是自家人,他们当我们是自家人了吗?”贺氏啐道,“他们要是还知道自己姓杨,知道这些年靠着老祖宗积攒下来的名声谋了多少好处,就不该在这时候逼我们。”

    贺氏这话,粗粗听着有几分道理,可仔细一辨,一个字都站不住脚,毕竟,长房有亏在先,又拒不认错,其他几房不跳出来,才是真的跟“自家人”过不去。

    别看“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”的骂名还下不了大狱,随着时间推移,百姓们也会渐渐淡忘,可顶着这样的罪状,子弟们往后还要如何在官场上立足?

    杨昔知自知科考无望,他不是中进士的料,他指着杨昔豫呢。

    偏偏杨昔豫这幅态度。

    杨昔知迟疑再三,还是劝道:“您就当是为了昔豫的前程,给姑母低个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贺氏拉长了脸,“她怎么影响昔豫了?她口口声声地疼昔豫、护昔豫,我倒要看看,她是怎么一个疼法、护法!”

    贺氏一面说,一面巴不得把杨氏踩到脚底下去。

    已经把她的一个儿子养偏了,现如今,另一个全然没有在杨氏跟前生活过的儿子,都偏向对方了。

    这口气,她怎么能咽得下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冷眼看着儿媳与孙子的争执,道:“行了,吵得老婆子脑壳疼,你回自个儿屋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氏原就不喜与老太太打交道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她前脚离开,后脚老太太与杨昔知、杨昔豫道:“别管你们母亲,你们自去徐家赔礼。”

    杨昔豫一怔。

    杨昔知也是诧异:“那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都说老太婆顽固、不肯低头吗?一只脚都在棺材里的人了,外头骂就骂吧,你们做你们的,冤有头债有主,王甫安作恶,那群看戏的不也没有为难王琅吗?”杨家老太太道。

    杨昔知一时琢磨不出其他法子,闻言点了头,想了想,与老太太说了钟家老太爷那日的话。

    “若无法平息,我担心钟家那儿也……”杨昔知道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阴沉着脸,眼底波涛汹涌看着杨钟氏,一副要吃人的模样:“他倒是个硬脾气,老太婆能舍了徐家,还舍不起钟家?你要归家你自顾自去!”

    杨钟氏吓得脸都白了,一个劲儿直摇头:“孙媳妇不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交代完了事情,闭目养神,让两个孙儿只管做事去。

    她吩咐身边嬷嬷道:“给大郎去信,让他回京来,他这个颠三倒四的媳妇,老太婆是吃不消管的。”

    嬷嬷应了,犹豫着又问:“您让大爷、二爷去徐家,这能成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徐家难道还为难两个晚辈?”杨家老太太哼道,“我倒要看看,他们两个去了,另几房还分不分家!”

    杨昔豫主意不多,被杨昔知押着到了徐家,可他不是个会赔礼的性子,连低头都低得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杨氏看着两个娘家侄儿,笑得很无奈:“是我母亲让你们来的吧?瞒着你们母亲?”

    杨昔知讪讪。

    杨氏不用看他们神色也知道答案,老太太会让孙儿低头,贺氏那性子绝不会让儿子来给她认错。

    “你们且回去吧,免得你们母亲听了风声,又来徐家闹腾,我操心了一旬,现如今婆母又病倒了,实在撑不住闹了,”杨氏说得很慢,“娘家挨骂,我心里亦不好受,你们与其来跟我说道,不如想想如何平息外头的风言风语吧。”

    杨昔知与杨昔豫吃了软钉子,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画竹一路送出去,邵嬷嬷站在一旁,一副欲言又止模样。

    杨氏看见了,道:“有话就直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邵嬷嬷心一横,道:“奴婢的话恐怕不中听,老太太的性子,会让两位表公子来徐家走一趟就算了吗?防人之心不可无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是真真难听,杨氏的心一阵一阵的痛,她的亲生母亲,已经成了要防备的“外人”了。

    可邵嬷嬷的话又是有道理的,她之前已经一时不查被老母亲占了先机,今日难道还要再落在后头,被动挨打吗?

    打她一个人也就算了,可杨家老太太动起手来,绝对会把徐家一并拖在里头,为了徐砚、徐令峥与徐令婕,她也绝对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杨氏站起身来,在屋子里来回踱了踱,目光落在罗汉床上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病着,杨氏再装病,似乎也缺些力道……

    邵嬷嬷提醒了,可两人一时也没想到合适的法子,画竹从外头回来,了解了状况,从绣篮里拿了一把剪子,双手捧着递给杨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杨氏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画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坚毅:“您若不狠,老太太一定比您狠!”

    杨氏霎时间泪流满面,亲手拆了盘发,简单顺了顺,抓起剪子,闭着眼睛一把剪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