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二十四章 你们交流交流?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二十四章 你们交流交流?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杨氏苦笑。

    明白人终究是少数,而谣言一旦传开,岂是解释就能让所有人都明白的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一条条的解释,并不能让看戏的人满意,要扭转眼下局面,只有一个法子把事情闹大,闹得更符合看戏之人的心理。

    藏着掖着,反而不妥。

    也正是存了这个心思,杨氏才把人安置在了东街。

    把事情摊到青天底下,有什么稀奇货色只管亮出来,徐家再一一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至于效果……

    杨氏叹息,总比关起门来不给看,好一些。

    如此沸沸扬扬的传闻一下,哪怕黄印把弹劾的折子拦了拦,最终还是绕过了他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既然是弹劾的折子,肯定满满都是徐砚的不是,一面倒的笔法,一股脑儿地盖了罪名。

    圣上看完,偏头看向韩公公。

    韩公公抿唇笑了笑:“小鲍爷在慈心宫,他这一年往来两湖,圣上不如听听他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圣上应了,使人到慈心宫唤人。

    皇太后靠着引枕,颇为不满:“连午膳都没有用上,又要被叫去御书房,怎么的,当哀家这儿是候班的朝房了?”

    小内侍垂着头不敢应话。

    皇太后说归说,还是放了人,叮嘱蒋慕渊道:“若是不迟,只管来哀家这儿用午膳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进了御书房,圣上不说什么,只把那御史弹劾的折子递给了蒋慕渊,示意他读一读。

    圣上等着蒋慕渊的见解,哪知道他扫了个开头就笑了。

    斜长剑眉上扬,乌黑的眸子里全是笑意,蒋慕渊又丝毫不掩饰,时不时笑出声来,甚至连肩膀都微微颤着。

    圣上被他这个反应弄得摸不清头脑,笑骂道:“你这是看弹劾的折子,还是看市井的话本呢?要不是朕亲手拿给你的,朕还要当是拿错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得爽朗,从折子里抬头:“徐侍郎没有做过那等事儿,叫人上折子骂一通还要定罪,甚至言之凿凿,仿若是钻到了徐侍郎的床底板下似的,这样的笔法,不就是当个话本看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圣上眯了眯眼睛,“你知道徐侍郎清白?”

    “舅舅您在宫里,不及孙恪日日坐在酒楼里听来的全,我给您说说,”蒋慕渊张口甩给了小王爷,把那些疑点一一列了,“其余几条,推测居多,可正月二十六七,我、黄大人、徐侍郎一道不在荆州府,这事儿错不了。

    可,看热闹的不听,我作证了、黄大人作证了,好些官员都替徐侍郎说话,不一样还有自以为正义的御史上折子弹劾吗?”

    “难怪朕听说,这折子到黄印苞前时给拦了。”圣上道。

    “黄大人是个直性子,”蒋慕渊道,“他若不拦折子,会叫人说那几天我们都在荆州城的,徐侍郎与那曲娘子不明不白去了,那我和黄大人做什么去了?这脏水,黄大人也不愿意沾,我要娶媳妇了,肯定沾不得,说什么也要替徐侍郎说话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说得仿佛要娶媳妇是天下最大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圣上被他这理直气壮的态度弄得哭笑不得,摇着头道:“照你所见,这折子就不理会了?”

    蒋慕渊的笑容顿了顿,露出几分思索模样。

    他在言语之中却有误导。

    黄印拦下折子,自是因为他耿直,他信任徐砚,但那是在婆子胡说八道日子之前。

    较之一味的信任,与黄印自身名誉切实相关、且他参与其中、是个活生生的证人,这样的理由,更能取信于圣上。

    毕竟,黄印因知晓缘由才出言相助,与只凭好恶打回弹劾的折子,这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不想因为金老爷、王甫安生出来的这些风波,让黄印受责,能帮一把的地方也就帮了。

    至于圣上问的话……

    蒋慕渊其实早有计较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您跟徐侍郎一样,都因为男女之事而被京城百姓茶余饭后议论不休过,”蒋慕渊嬉皮笑脸的,“您是我舅舅,徐侍郎也算是我舅舅,不如你们二位交流交流被满城百姓议论的体会?”

    哪怕圣上内心里对这个外甥颇为审视,这下还是真的被气笑了,手指虚点着蒋慕渊的脑袋:“胡闹!整日里跟恪儿一道,没学点好的,就染了一堆不正经的脾气!”

    “他也没有好的地方让我学啊!”蒋慕渊答得很顺口,根本不介意再戳小王爷一肘子。

    这般赖皮,圣上还能说什么,只能气鼓鼓地让人去叫徐砚来。

    “还议论的体会,分明是被痛骂的体会!”圣上骂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扬着唇直笑:“他比您冤,他压根没做过,您是真宠着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朕九五之尊,连想宠谁、不想宠谁都不能做主吗?”圣上哼道。

    内侍到工部衙门传话,一路来,沿途的衙门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有人替徐砚担心,有人替徐砚委屈,也有人幸灾乐祸,等着徐砚被圣上骂一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王甫安自是后者,他透过半开着的窗户看着徐砚离开的背影,眼底深处迸发出了得意笑容。

    徐砚此刻的脊背再直,被圣上一顿骂,看他们徐家还能硬挺到什么时候!

    跟着内侍到了御书房外,徐砚心中是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哪怕他能在圣上跟前把曲娘子的事情解释清楚,可他无法说明,为何总是他处于流言蜚语之中,不似个勤恳官员,反而像是个登台唱戏的。

    不过,蒋慕渊在内,徐砚多少松了一口气,他恭谨行礼。

    被气笑过一阵的圣上此刻心情不差,见了徐砚,还真就把蒋慕渊的那番“交流”言论给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砚嘴上说着惶恐,连声告罪,等圣上洋洋洒洒说完了心得,他才退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站在庑廊下,徐砚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,心里对蒋慕渊十分感激。

    若只于公,两人在两湖公事一年,蒋慕渊在百姓之中公然替他作证,已然是尽心了。

    能在御书房里,以同样的“舅舅”身份,拉近圣上与他的关系,这是蒋慕渊替他解围、开脱,是结结实实拉了他一把,单单的于公就不够了。

    还是看在了“私”上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徐砚对徐慧和顾云锦越发愧疚、汗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