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一十章 一股脑儿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一十章 一股脑儿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来寻我说了?”顾云锦支着腮帮子,抬起眼帘道。

    徐令婕吸了吸鼻尖:“我就是憋得慌。出了这种事情,我还能与谁说去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顾云锦颔首,很是认同。

    在顾云锦眼中,徐令婕只是个闺阁里的姑娘,一根筋,各种光怪陆离的事情见得太少了。

    突然发生了这样的状况,怎么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呢。

    偏这样的丢人事情,徐令婕不能与外人说,她这点机灵还是有的,可一个字都不说,委实难受。

    而府里,谁能听她倒豆子一般骂那几个人呢?

    侍郎府里上下,这会儿怕是各个都想骂人,轮不到徐令婕说话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就不用讲了,她与杨氏婆媳之间本就是东风压倒西风,她能骂杨昔豫招惹石瑛,却开脱不了石瑛监守自盗、还反过来害人,她在杨氏跟前总归要先低一低头的。

    可杨昔豫与画梅搅到一块去了,闵老太太的腰杆瞬间就直了,能不借题发挥吗?

    坏了徐砚的名声,让纪致诚看了场笑话……

    各种由头,脚指头就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而这两个由头,正是徐老太爷最严重的。

    杨氏吃亏是吃定了。

    二房肯定也担心,姑爷到岳家来吃饭,长房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笑话,魏氏在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咒骂不请自来的杨昔豫呢。

    徐令婕又噼里啪啦骂了一通:“我就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!

    是他们杨家要与母亲断了往来,你是没看到,年节里母亲从外祖家出来时,人都跟丢了魂似的。

    换作是我,有一天我爹娘都不要我了,那我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母亲挨过来了,不再去贴人家冷**,结果又让杨昔豫开道,先凑上来。

    不就是见父亲回京,圣上不仅没有处罚,反而还赏了酒菜吗?

    来了就来了,侍郎府不缺他们两双筷子,可你看他做的是什么事儿呀?

    仗着酒气,胡乱行事,他不把母亲害惨了,他不舒坦呀!”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插嘴,只是给徐令婕添了盏茶。

    她年节时听说杨氏与杨家失和,也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虽然,前世,杨氏与杨家最终也越行越远了,但那毕竟是在杨家老太太亡故之后,杨氏与贺氏的姑嫂关系不能调和,尤其是在顾云锦的“生死去留”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,也就一拍两散了。

    从今生来说,他们散得早了些,尤其是由老太太亲手斩断了杨氏心中的亲情。

    杨氏是个事事以娘家为先的,这么多年,亲生的儿女都要排在杨昔豫后头,被亲娘那般对待,的确会寒心。

    不过,顾云锦不认同徐令婕所说的“杨昔豫是开道先锋”,她从前在杨家生活过,还算清楚老太太与贺氏的性情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极好面子,说出去的话,绝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怎么可能会转弯呢?

    贺氏做事只凭喜恶,她不喜杨氏,不会让杨昔豫主动给杨氏示好的。

    今日之行,应该是杨昔豫与阮馨的主意。

    而杨昔豫招惹画梅,也不是什么酒后糊涂,分明是早有瓜葛。

    怪只怪,杨氏一直叫画梅瞒在鼓里,不清楚她的丫鬟与她的侄儿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就发生了故事,结果叫画梅破釜沉舟,闹出这么一场戏来。

    作为现在的局外人,顾云锦不得不说,画梅真的把杨昔豫的性子摸得很透,她吃死了杨昔豫的软,也知道她编出来的鬼话不会被驳斥。

    杨昔豫只会随波逐流,但阮馨会顺水推舟,倒是出乎了顾云锦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画梅进了杨家,肯定不会是毫无波澜的。

    一如画梅了解杨昔豫,顾云锦也很了解贺氏。

    贺氏不会让画梅过安生日子。

    当家太太拿捏儿子的妾室,这事儿说出去不好看,真留不得,远远打发了也就成了,何必亲自下场收拾。

    可依贺氏的脾气,把画梅打发远了,就等于是她给杨氏低头认输了,她怎么会认输呢?

    留下来,整日里鸡飞狗跳,杨家里头有的热闹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杨家,京城里都要热闹热闹。

    顾云锦缓缓道:“你现在气也是白气,府里再想瞒,也瞒不住外头的,最多一两天,各处都晓得了。

    你还是闭门不出吧,省得被人看笑话了,你又受不了,偏你打又打不过,骂也骂不过。

    其实你不该来找我,你与我一说道,改明儿满城风雨时,你家老太太肯定把事儿怪到我头上,我莫名其妙又要被她在背后骂几句。”

    徐令婕真没有想到过这一茬,被顾云锦直咧咧一说,也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止你,她哪个没骂过?前阵子还与祖父吵呢!”

    提到徐老太爷,顾云锦眨了眨眼睛,试探着问了金镶玉的事儿。

    徐令婕一股脑儿全说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撇嘴摇头,她就说呢,徐老太爷怎么好端端送东西。

    徐令婕说了一堆话,心里的火气总算舒坦些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见状,道:“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府的好,这会儿大抵已经闹起来了,你要你母亲在老太太跟前单打独斗?”

    徐令婕一怔:“我回去了,祖母就不说母亲了吗?我帮母亲说一句,她最终全算到母亲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指的不是老太太,”顾云锦直接点破,“我说的是你的舅娘、杨家那位太太,她可能已经打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贺氏大名,徐令婕蹭的站起身来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起身送她,只朝着她摆了摆手,算是送客了。

    徐令婕脚步匆匆,走到门边,突然又转过身,隔着落地罩与顾云锦道:“还好你没有嫁给杨昔豫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不然,就太惨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么一句话,徐令婕又快步离开,只留下顾云锦一人,被这句话弄得沉默无言。

    惨吗?可不就是惨嘛!

    惨得连命都赔在里头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琢磨出推她落水的法子的杨氏,还是亲自动手参与的徐令婕,最初时都没有想过,让顾云锦嫁给杨昔豫,最后会是那么一个“病死他乡”的结局。

    她们固然是从不想要她的性命,但她们曾经做的事情,是她的死路上无法回避的一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