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零二章 喜事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零二章 喜事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吴氏不紧张了,反而有了笑容:“有大伯娘在,就有了主心骨了,我感觉背都挺直了。”

    单氏笑着与吴氏东拉西扯了两句,确定她是当真放松下来了。

    与吴氏相反,顾云锦的心里却是慌的,只是怕影响嫂嫂情绪,她才板着脸,摆出一副浑然无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伯娘嫂嫂们说什么,她都只顾点头摇头的。

    前世,顾云锦自己没有生养过孩子,杨家里的妯娌、庄子里的妇人,她们怀孕生子时,她又丝毫不上心,因而对那鬼门关,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,亲疏有别,如今跟她的嫂嫂如何能比?

    况且,她还答应了顾云齐,会把一举一动都细细致致记下来,写信告诉他,好叫那个错过了孩子出生的新父亲也了解了解,孩子到底是怎么落下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顾云锦如何会不小心,不谨慎呢?

    她都快要成为这屋子里最紧张的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好在,吴氏的心思都在她自己的肚子上,也就没有留意到顾云锦。

    等吴氏稍稍平复了一些,葛氏和朱氏陪她一道往四房走。

    她感觉肚子在往下坠,像是孩子沉稳了半个月,突然迫不及待要出来了,但还不妨碍走动。

    稳婆之前也讲过,能活动的时候就动一动,对后续用劲儿有好处。

    虽然走走停停,费了不少时间,但总算是走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徐氏已经收到了消息,在院外等着她。

    徐氏直直看着吴氏,见她神色如常,并无痛苦,便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产室是早就收拾出来了的,几个不经事的小丫鬟都在外头,沈嬷嬷和几个壮实婆子一道候着。

    单氏一看这架势,噗嗤就笑了:“如临大敌。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嘛,家里有妇人临盆,一家人都跟着惴惴。

    单氏让厨房备了不少长力气的吃食送来,吴氏并不饿,但想到孩子,趁着这会儿不痛,还是硬吃了一小碗。

    刚搁下筷子,稳婆也到了。

    稳婆做惯了这一行,笑得热情,几句话就让一院子人轻松了些。

    她进去产室里头瞧吴氏,顾云锦也想跟进去,叫朱氏一把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哪有叫你一个小泵娘进去的道理?”朱氏笑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闻言,打起了马虎眼:“我们家还讲究这个?哪个没见过血光呀。”

    这种歪理自是过不了关的。

    眼瞅着要出阁的小泵娘,那还是个小泵娘。

    单氏瞅着她道:“里头才多大地方,不缺你一个帮手,你还占地方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只好在外头等着,时不时扒着窗户往里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为了让产妇避风,窗户也关得严实,透过雕花缝隙,能看见里头人影,而吴氏的状况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法子了,只能找了沈嬷嬷帮忙。

    沈嬷嬷一听这兄妹两人的约定,不由笑弯了腰,她这两个小主子怎么能这般有趣?

    有趣之外,又是对家里人满满的关心,真是叫她的心也一并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家里现在这样的和睦与热闹氛围,在一年多以前,沈嬷嬷都只能在梦里想一想,如今成了现实,她既感慨又激动。

    她自是连声应了,拍着胸脯道:“姑娘只管交给嬷嬷。”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里头场面,但里头的动静还是时不时会传过来。

    吴氏此时没有阵痛,不晓得稳婆与她在说什么,逗得她发笑。

    突然间,那愉悦的笑声就跟卡了壳一般,发出来的成了的痛叫声,清清楚楚地落到了顾云锦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再没有停歇,从起先的隐忍,到痛极了时的惨叫,再到后来嗓子哑了,力气小了,连叫都要叫不动了。

    血腥味从屋子里传出来,热水端进去,再拿出来时泛着红光。

    哪怕顾家人不畏惧鲜血,也知道妇人生产就是如此,但还是替吴氏揪着心。

    单氏见顾云锦脸色发白,以为她是叫吴氏的状况给吓着了,便与她道:“听得骇人,血气也重,但一旦孩子落下来,整个人都顾不上那些了。

    你看伯娘我生了三个,每一次都是咬牙切齿,恨不能把这个痛得我死去活来的臭东西给摁死算了,真抱在怀里,全忘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,道:“我有些庆幸哥哥不在家里了,他要是亲眼看着,肯定要急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该叫他们爷们着急,”朱氏哼了声,“不让他们急一急,还当孩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呢,可惜男女有别,不能让他们知道生产有多痛。”

    妇人对这个话题总有共鸣,你一言我一语的,也就冲淡了众人焦虑的心情。

    其实,吴氏的这一胎,以初次生产来说,生得并不算艰难。

    上午开始发作的,刚过了未正,家里就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,如划破了黑夜的第一抹晨曦,让大伙儿都振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初时,孩子的声音有些小,后来就清亮了。

    “只听这哭声,就是个壮实好养的。”单氏抚掌,一面笑,一面往产室去。

    徐氏也跟着出去,颔首应了这话,心里还挂着吴氏,孩子是好好落地了,那大人呢……

    几人围在廊下,长着脖子等着。

    很快,沈嬷嬷从里头出来,脸上笑开了花,与众人道:“是个哥儿,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悬着的心,应声而落。

    顾云锦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母子平安呢,真好。

    哥哥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哥哥是晓得嫂嫂这个月要生了的,定是从月初起,就长着脖子等府里去报喜呢。

    偏哥儿沉稳,拖到了今日才出来,哥哥怕是等得提心吊胆了。

    单氏也是这般想的,忙吩咐人道:“赶紧着人手去各处报喜。”

    添丁是大喜事,在军中的顾云齐、吴氏的娘家、北地将军府,一处都不能少了消息,而京里的姻亲、相熟的人家,则要备好红鸡蛋,一家家分过去。

    府里做事,并不是孩子落下来就好了,还要邀请宾客们来见证哥儿洗三,又要计划满月酒,样样都是事儿。

    忙碌是忙碌,却是甜蜜的忙碌。

    哥儿收拾好了,由稳婆抱出来给家里人看一眼。

    顾云锦也凑上前看,孩子的脸还是皱巴巴的,实在算不上好看,可她就是觉得,孩子五官与顾云齐有七八分相像,往后一定是个跟哥哥一样厉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