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九十六章 珍贵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九十六章 珍贵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在经年累月中追忆过,才会明白能彼此相依的时光是多么的珍贵。

    珍贵得让人舍不得浪费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惜取眼前人,这话太对不过了。

    偏偏,还隔着规矩礼数,能闹腾,却绝不敢闹疯了。

    可哪怕是收着那股子劲儿,在望着顾云锦时,蒋慕渊还是恨不能把人揉碎了,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这个小泵娘,怎么能这般勾他心魄呢?

    只那一眼,就在心底驻扎,哪怕他累上了石土,最终也冲破了,长成了再也挪不开的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这种欢喜,起于皮相,却也不仅仅是因为皮相。

    他是喜欢顾云锦的性情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现在这个活泼又俏皮的她,还是前世顾云齐讲述中的别扭、不听话的小女孩,他都是一样喜欢的。

    骄横也好,不讲理也罢,那些在与徐氏、吴氏等人相处中伤人心的举动,说到底,是顾云锦内心的不安与彷徨。

    幼年丧母,又到失去父亲,不安来不及抚平,就已经加剧扩散。

    蒋慕渊见过那样的孩子。

    寿安五岁失去父亲时,不也是那个样子的吗?

    蒋仕丰常年征战,寿安又年幼,对父亲的记忆其实并不深刻,可她还是体会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方氏对她态度的转变更是一棒子敲得寿安回不过神来,她敏感又失措,噩梦连夜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倾注了无数的心力,才让寿安走出的阴霾,重新变得开朗又乐观。

    彼时的顾云锦与寿安有相似,也有不同。

    寿安要接受的是伯娘,顾云锦要接受的却是继母。

    若顾云锦当时与顾云齐一般年纪,她会看得懂徐氏的善意与示好,会听得进沈嬷嬷的开解与道理,可她只那般大,喜恶都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旁人说一句“你娘不喜欢你只喜欢你弟弟妹妹”都会痛哭出声的年纪,又怎么能指望她明白“继母不全是坏人”。

    那个年纪的孩子,在面对变故时,需要的是长久的耐心。

    顾云锦还未敞开胸怀接受徐氏,又遇上了父亲病笔,四房迁至京城。

    她学着信任,却所信非人,被杨氏领着走了一条越发疏远继母兄嫂的路,用艰难的生活来明白谁是真心待她之人。

    年月久了,连后悔愧疚都难以对他们明明白白的说出来,最终也只有偶然相遇的蒋慕渊做了她的听众。

    这样的成长,叫人心痛。

    从前的顾云锦,始终不及寿安幸运。

    若是彼时牵着她走的不是杨氏,若是他能在她二八年华里接过她的手,让她信任让她依靠,她也不会那般不安彷徨。

    可还是那句话,无论哪一个性情的顾云锦,都是她,是他愿意给予耐心、爱护的小泵娘。

    人生路很长,他来牵着她。

    蒋慕渊抬起眼,一瞬不瞬看着顾云锦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氤氲,如一汪泉水,映了月光,也映了他,直至眼底。

    吻,再一次落下,温情,越烧越烫。

    体温,透过衣料,热得无处遁藏。

    外间,念夏搬了把小凳子坐在门边,心里不太安稳。

    小鲍爷不是头一次夜里过来了,可兴许是今夜月圆,外头亮堂堂的,照得她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次间里起先还有些说话声,这会儿静多了,静得念夏不知道他们在捣鼓什么,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想探头去看看,又不敢发出声音来,只能耐着心思等。

    她惴惴不安等候了许久,里头才又重新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屋里头,蒋慕渊与顾云锦都有些狼狈,虽入秋了,衣着还是轻薄,亲近时难免乱了衣衫,颇有些春光乍泄的意思。

    蒋慕渊亲得狠了些,等顾云锦坐起来,才发现里头肚兜的系带都松了。

    当然蒋慕渊也没好到哪儿去,小泵娘那只白玉一般的手都紧紧贴在了他的腰腹间,若不是怕不好收拾,他都想带着她的手继续了。

    外衣皱皱巴巴的,蒋慕渊重新整了整,也就勉强能对付。

    还好是在夜里……

    偏是个月明之夜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算早了,但蒋慕渊以前待过更晚,只是差点失控一回,再坐下来也不是个事儿,也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出去时没有再翻窗,念夏拿着帕子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翻身越过院墙,矫捷身影在月光中很是显眼,看得念夏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一面擦拭墙面,念夏一面不住安慰自己,夜已经深了,大抵是没有人在看月亮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脚步飞快,穿过花园往宅子后围墙去。

    园子里安安静静的,巡夜的人手似是巡至别处去了,连看景的人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蒋慕渊不由松了一口气,可等穿过大半个园子,他突然顿了脚步。

    经历过无数战场,他对周遭状况十分敏锐,这种直觉告诉他,情况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环顾了一圈。

    园子叫游廊一分为左右,在对侧的树下,顾云宴孤身一人,背手而立。

    看顾云宴的模样,似乎只是一人赏月,但蒋慕渊清楚,对方是在等他。

    估摸是他来的时候,就已经叫顾云宴察觉到了,而他却以为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被大舅哥抓个正着,蒋慕渊只好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顾云宴听见脚步声,转过身来,目光落在蒋慕渊身上,露出了一个”果真如此“的表情。

    之前他带着丰哥儿看月,隐约觉得有一个影子越入了顾云锦住的东跨院。

    回想起去年腊月时曾冒出来过的猜测,顾云宴虽拿不准,但也觉得一半一半,便干脆打发了所有人,不许巡夜的过来,只自个儿在这儿候着,还真叫他等着了。

    顾云宴比蒋慕渊长不了几岁,自然明白成亲前那焦急又惦记的心情,他也不想做那个恶人,便清了清嗓子:“小鲍爷别闹过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蒋慕渊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夜探姑娘闺房,叫人家哥哥逮了个正着,怎么顾云宴比他还尴尬、还不自在?

    蒋慕渊看了眼四周,问道:“四舅哥呢?”

    “没让他知道。”顾云宴答道。

    顾云熙的脾气,顾云宴太清楚了,不止不会提醒蒋慕渊两句,说不定还要反过来拍手叫好呢。

    毕竟,顾云熙也是个成亲前就各种由头往朱氏娘家跑的,天晓得他夜里有没有翻过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