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九十章 更没影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九十章 更没影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段保戚一听就悟了。

    难怪呢!

    就施幺这个模样,便是有人看到他进了成国公府,也断断想不到蒋慕渊身上去,小鲍爷是特特挑了这么一个人呐。

    段保戚郑重应下,回到书房后,与成国公一块,把写了大半的流水席折子都推翻了重来。

    翌日,折子递到了御书房,圣上看完似笑非笑道:“人手、安全的事儿考量得挺细致的,怎么这菜色有点拿不出手啊,太清淡了些吧?”

    成国公忙把“贫苦之人忽然间大鱼大肉易伤肠胃”的理由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圣上听罢,颔首道:“确有道理,既如此,就先照着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成国公连声应了,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圣上心情也不错,这两天积攒在心中的怒气散了,因而皇太后与他提及清点各宫各院人手时,他也没有多问,一口就应下了。

    拿成国公的银子理清楚京中灾民状况,和后宫清点人头,一个不出钱,一个省银子,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,他自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皇太后提过了,各处便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冷宫与永巷,是小曾公公亲自办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受蒋慕渊之托,另一方面,这两处平素没有主子关注,管事内侍横行惯了,清人头就是从他们手里扒拉银子,谁都不会心甘情愿交出来,没有点资历、底气的小内侍,恐还压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饶是小曾公公亲自去的,在永巷还是遇上了些波折。

    管事的老太监是不敢和小曾公公顶着来,但拖拖拉拉、阳奉阴违那一套还是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心里跟明镜似的,看着老太监蹦了几天之后,直接寻了个底下小内侍的错处,噼里啪啦一通板子,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老太监一下子老实了。

    对管事太监位置虎视眈眈的另一个内侍,当即就到了小曾公公跟前,把老太监的底细扒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后宫的这一次清点,持续了十天,清出来的吃空饷的人头有百余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永巷,有死了不报继续领钱的,还有病得半死不活、银钱全进了老太监口袋的。

    等八月十一,蒋慕渊到慈心宫时,小曾公公寻了个机会,仔细说道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应当就是邓公公了,”小曾公公压低了声音,道,“照永巷里的几个内侍的说法,他的腿在刚被打发去永巷不久就被打断的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他护着古公公,有几个曾在古公公手里吃过亏的内侍滋事,拿他出气。

    眼下不知道人去哪里了,都说从去年上元后就没有见过这人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颔首。

    那蹶子的身份确定了,但他是不是十年后出现在孙睿身边的面容全毁、两腿全断的老内侍,还在再一步询证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蒋慕渊抬起眼帘,看了眼步入慈心宫的孙睿。

    今日,二殿下孙淼的长子孙栩满百日,虽不大办,但皇室宗亲还是少不得来皇太后这儿添些礼的。

    孙睿与孙兄弟一道来,见了蒋慕渊,互相问候一声。

    孙问:“两位说道什么呢?”

    蒋慕渊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客客气气,笑道:“小鲍爷关心皇太后身体,想知道她老人家这些日子歇得如何,吃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孙似乎是随口问的,对回答似是也不上心,胡乱点头就算数了。

    孙睿见状,替孙打了个圆场,夸了蒋慕渊一句:“阿渊向来关心皇祖母,论对皇祖母的孝心,我们谁也不及你与孙恪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嘴上各自客套几句,蒋慕渊不动声色地打量孙睿,脑海里盘旋着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孙睿为何选中了赵知语?

    或者说,他为什么选中了明州府赵同知。

    最终的人选是皇太后定的,但事情的来龙去脉,蒋慕渊已经了解过了。

    孙睿写下的名单里,有几位姑娘不在京中,而在京里的,赵知语鹤立鸡群,从中挑一个,只会挑到她。

    若老内侍的确是邓公公,他在替孙睿做事,那便是孙睿主动舍弃贾婷而选赵知语。

    赵同知比贾佥事高明在哪里?

    再者,老内侍是绍州出身,绍州与明州相距不过几百里,快马加鞭都不要一日就能抵达,这会是巧合吗?

    忽的,慈心宫里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。

    孙栩哭了。

    与哭声相伴的,是大人们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的声音也在其中,夸孙栩哭声嘹亮、底气十足,可见是个身体倍棒的。

    皇太后也喜欢精神的孩子,亲自抱过来柔声细语地哄,等孙栩又睡着了,她都舍不得把孩子交给奶嬷嬷。

    蒋慕渊与孙睿、孙一道进了内殿,取出一块长命锁给孩子当百日礼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眼尖,奇道:“怪眼熟的,好像是阿渊你小时候戴的那一块吧?”

    蒋慕渊颔首。

    如此,倒是把孙淼给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长命锁、玉项圈,是给小儿添礼时常见的,可若不是喜欢极了,寻常是不把自个儿幼年戴过的送出来的。

    孙淼讶异道:“不给你儿子留着?”

    蒋慕渊还未答,坐在边上剥花生的孙恪先笑出了声:“他媳妇都还没进门,儿子更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栩儿亲切,你别跟我推托,”蒋慕渊说着就睨了孙恪一眼,继续与孙淼道,“以后我儿子戴孙恪的,反正他儿子更没影呢。”

    婚期定在三月后,与婚期还没敲定的,当然是蒋慕渊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孙恪一听,气得拿花生壳丢蒋慕渊,被他一扭身躲过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乐呵呵听他们对话,虚指着两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孙恪把剥好的一小碟花生仁推到了皇太后面前,笑眯眯道:“皇祖母,您还是把小侄儿交给嬷嬷吧,他在这儿,您连笑都不能大声笑,那我怎么逗您开心呀?”

    皇太后这才应允了,让奶嬷嬷把孩子带去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这态度倒也明白,她是喜欢曾孙儿,但在她心中,最宠的依旧是孙恪。

    孙淼的母妃出身不高,他从小到大都不受器重和喜欢,也养成了淡然的性子,不爱与兄弟们争宠。

    况且,谁也争不过孙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