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八十六章 哪一种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八十六章 哪一种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雨来得急,去得也急。

    食盒里的点心还剩下大半,不知不觉间,外头的雨已经止了,一点点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听风躲在岸边的亭子之中避雨,看了眼天色,迟疑再三,还是苦哈哈着脸,到了马车边上:“爷,时辰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闻言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听见了,抬头看着蒋慕渊,奇道:“哥哥还有其他事?”

    分明昨儿就说好了来平湖的,一早进宫去,还特特快马加鞭赶来,结果只一阵雨的时间,就又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,根本都没有工夫好好说会子话。

    “是,”蒋慕渊把目光落在顾云锦身上,语调温和极了,“让寿安送你回西林胡同,我明日再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顾云锦惊讶了。

    她知蒋慕渊近几日一定忙碌,也就没想到他还记挂着到府里拜访的事儿。

   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见蒋慕渊已经跳下了马车,转过身来看着她,顾云锦这才下意识地点头应了声“好”。

    蒋慕渊眼含笑意,沉沉看了顾云锦一眼,从听风手中接过了缰绳,拍了拍马脖子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他翻身上马离去,马蹄声越来越远,直到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卷起的竹帘子放下来了,车把式在外头禀了一声,马车也启程了。

    雨后湿滑,马车亦不好行走,因而车行得缓慢。

    寿安似是对蒋慕渊的来去匆匆很是介怀,叹道:“也不晓得是什么要紧事情,竟然排得这般紧,顾姐姐刚才看到了听风的神色没有?他根本不想来叫人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,就这般回了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等顾云锦与寿安告别,下了马车,看着自家匾额时,才突然悟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说明儿来,那岂不是他们明日又会见到?

    虽然,每一次的时间都很短暂,但日日能见面的感觉还是叫人跟含着糖一样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可是,哪有那么多的理由借口和巧合,能让他们每日里都见到呢……

    要顾云锦说,最多再两三日,蒋慕渊也肯定寻不出由头来了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有些好笑,又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看着摆在罗汉床上的绣篮时,顾云锦的心快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等到了吉日,她嫁去了宁国公府之后,再每日相见,就无需再寻那么多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叫人不免弯了唇角。

    换了身居家衣裳,顾云锦坐着翻看绣篮。

    她对女红算不得精通,到不了那“人针合一”的境界,要想绣活精细、针脚好看,自然是急不得,要慢慢来。

    虽说从说亲到出阁,差不多有一年的光景,但最初一阵子她帮着顾云思赶了不少活,近来又伤了手,耽搁了不少进展。

    这两日,倒是能稍稍动一动针线了,只是记着乌太医的嘱咐,小半个时辰就收了。

    这么算来,后两个月少不得要挑灯赶工,若还来不及,恐怕要把顾云霖和念夏、抚冬都一块算在里头了。

    别看赶工辛苦,可姐妹们一块做精细活、说俏皮话,也是一种乐子。

    顾云锦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东街素香楼上,蒋慕渊推开雅间的门就看到了孙恪。

    小王爷支着腮帮子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眼皮子垂着,不晓得在思考什么,一副浑然出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孙恪才抬起了眼帘,神情也生动许多:“一个多时辰前出宫的,现在才抵达,御书房到素香楼,何时这般远了?”

    蒋慕渊好笑地看向孙恪。

    孙恪是知道他先去了一趟平湖的,明知故问,不过是打趣他罢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坦荡:“御书房至素香楼不远,中间抽出空来去平湖看场雨景,时间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是看雨景,分明是看佳人。”孙恪一语点破,大笑抚掌。

    蒋慕渊沏茶,不疾不徐饮了一口,道:“不及你看十里长亭。”

    前回符佩清随父母回凤阳府时,孙恪一路送到了城外长亭,等符家车马行得看不到了,他还在亭中背手站了良久,叫程晋之的二哥程礼之瞧见了,告诉了程晋之。

    程晋之笑过之后,还特特写信给蒋慕渊,说了这回事。

    孙恪听他回击,只好笑着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毕竟,半斤对八两,谁也别想讨到好处,偏他还未必能说得过蒋慕渊,要亏本的买卖,孙恪是不做的。

    不说闲话,孙恪讲到了正事:“听说成国公父子两个一大早就去御书房外头跪着了?现在圣上是怎么决断的?”

    蒋慕渊睨了小王爷一眼。

    以他对孙恪的了解,小王爷好奇心重归重,但也不是什么事儿都会参与一脚的,而且,孙恪此时语气之中略透着些谨慎,与他平素的吊儿郎当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蒋慕渊迟疑:“担心成国公府出状况被说成是你打压算计,听说成世子把你拉下水了,事情正出在我回京之日、怕我无端牵扯进去平白惹是非……

    你是哪一种?

    还是说,事情本就与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孙恪听罢,整个人靠在椅背上,打量了蒋慕渊两眼,憋着嘴道:“所以说,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就是麻烦!

    他们去郁园吃酒是跟我有些关系,但醉酒后胡言乱语,就不干我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来龙去脉,以至后续发展,孙恪亦是十分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段保珍前回行事,虽没有伤着符佩清,但受惊受伤的是寿安与顾云锦,孙恪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把人套起来拖到小巷里打一顿,这种无赖事,孙恪是做得出手的,可段保珍禁足在府里,哪里能套回来?

    若朝其他人挥拳头,显然就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教养不妥,父兄是有责任,可那不是打一通的责任。

    孙恪思前想后,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间,成国公父子要见他,他就避而不见,直到蒋慕渊回来,才使人放出要去郁园的风声,而当日郁园还有其他人饮酒,只要叫伺候的人手机灵些,就不用孙恪再安排邀成国公父子入席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原就是想抓他禁足期间饮酒作乐的错,这过错挨了骂、罚点月俸也就到头了,哪知道他们酒后会胡说八道……”孙恪叹气,“便是有人去郁园里问话,我向来极少去郁园,落不到我们头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