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八十章 挖坑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八十章 挖坑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这事儿说复杂也不复杂,小鲍爷不方便参与其中,免得被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黄印冲老大人们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那几位老大人亦是聪明人,来龙去脉一转,也晓得不好讲,纷纷说着会与黄印再商议,让蒋慕渊莫要牵扯。

    两方都不肯叫他掺合进来,蒋慕渊见状,晓得再追问也没有用,便朝众位大人拱手,道: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    几位大人,雨后道路湿滑,千万小心脚下。

    有事儿好好商议,不要太过着急。”

    几位老大人连连致礼。

    黄印这时的情绪也平稳了许多,想到刚才叫年事已高的大人们在后头追赶,颇为惭愧。

    正如蒋慕渊所言,路滑不好走,万一有个闪失,这么大年纪受罪,黄印就很是过意不去了。

    黄印端正地给老大人们致歉,一行人围着他,半劝着把他又叫回了都察院的衙门里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目送他们进去,等人走远了,偏过头问听风:“知道缘由吗?”

    “不曾听说什么,”听风拧眉,道,“看黄大人那急匆匆的样子,可能是眼前才发生的状况,奴才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颔首,叮嘱道:“谨慎行事,莫要辜负了大人们的一番好意。”

    听风机灵人,自然明白这一点,赶忙应了。

    另一厢,顾云锦回了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沈嬷嬷见她回来,眼神落在她有些凌乱的头发上:“姑娘无事吧?压着雨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说辞已经准备好了,顾云锦说得坦然,“雨来得突然,我拿斗篷避雨,匆匆忙忙的,弄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沈嬷嬷笑道:“姑娘回屋梳洗梳洗,虽说是夏天,也别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应声,等净面更衣之后,她在梳妆台前坐下,端详起了脖子上的红印。

    印子不大,挺像是虫咬的。

    念夏见她盯着看,忙取了膏药过来:“奴婢给您抹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顾云锦轻咳了一声,虽说念夏被唬在其中,可她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心虚。

    等收拾妥当了,顾云锦去了徐氏屋里。

    徐氏正与吴氏说话,见她来了,笑着唤她坐下。

    吴氏就靠坐在顾云锦的正对面,抬眸一眼就能看到那红印子,不由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顾云锦状若无事,先发制人:“雨前虫子多,我在御花园里走了一小段,就被咬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不晓得蒋慕渊回京了,更不晓得两人在宫里见过,因而根本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况且,她近来也颇受蚊虫叮咬,提起虫子就牙痒痒的:“就因为这些虫子,我好些日子没睡安生了。”

    入了七月之后,吴氏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鼓得沉甸甸的,夜里本就睡不好,还叫蚊虫闹得更加不舒坦。

    虽挂着幔帐,还是时不时的就觉得耳边嗡嗡作响,更加浅眠易醒。

    白日里蚊虫倒是少些,可蝉鸣不止,午歇也养不过精神来。

    吴氏揉着肚子,感慨道:“恨不能这小东西现在就从肚子里出来,莫要再折腾我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和徐氏一道笑了。

    眼下家里上上下下的,各个都盼着这孩子的到来,不止四房,连长房那儿,葛氏和朱氏都备好了百家衣。

    可生产之事急也无用,怎么说都要等到足月,好在,下个月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却是不晓得,孩子会在中秋前到来,还是要等到中秋后了。

    徐氏琢磨着中秋后好一些。

    只要气候不反常,京城的八月后半就渐渐凉爽了,做月子也会轻松些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儿她们谁琢磨了都不准,要看这小祖宗自己想什么时候出来了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因着蒋慕渊回京,安阳长公主很是高兴,让厨房备了不少好菜。

    菜色丰富,但碍于明日寿安要去清水观祭拜,长公主顾念她的心境,席间并不多笑语。

    等撤了桌,寿安先回去休息了,长公主才听蒋慕渊说了些两湖事情,叹道:“前后一年,总算是处置得差不多了,你也不用再动不动就往两湖去。”

    作为母亲,她肯定是挂念蒋慕渊的,而作为天家女儿,长公主心里明白,对他儿子只是奔波一年,对两湖当地的受灾百姓,却是之前无数年的累积付之一炬,是之后无数年的重头再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很多人,连重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母子两人絮絮说了会儿,长公主便让蒋慕渊去休息,一路跋涉,必然辛苦。

    蒋慕渊退出来,回到书房时,听风正和惊雨在廊下嘀嘀咕咕说话。

    听风当然不敢讲顾云锦脖子上的红印,他与惊雨说道的正是蒋慕渊让他去打听的事儿。

    见蒋慕渊来了,听风赶忙迎上来,道:“爷,打听出来了。黄大人他们讲的应当是成国公府的事情,所以不想让您参与,免得成国公倒霉了,会有人嘀咕到您这儿。”

    说是打听,其实听风根本没有费多大力气,因为那事情在京里已经传开了。

    今儿中午,成国公父子两人赴宴,酒过三巡,不少人都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期间,有人提到了乐成公主,你一言我一语的,就讲到了万寿园里公主让段保珊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一说这事儿,成国公世子段保戚就坐不住了,言语里提及,段保珍硬闯清平园固然不对,但出事之后,成国公夫妇就进宫赔罪领罚,态度也极好,只是皇太后罚得太重了些。

    段保珊处处赔礼,最终却被乐成公主等人讽刺了一回,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他那意思是皇太后太宠着小王爷了,若换另一人,皇太后未必会罚得这么重,”听风道,“公主落段四姑娘脸面,也是为了讨好皇太后……”

    蒋慕渊听着听着,眉头就不由自主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问道:“成国公当时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拦着成世子,”听风摸了摸鼻尖,“卫国公府的二公子也在席间,听着不像话,想拦成世子,都没拦住。前脚席面一散,后脚就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挑眉,这事儿一听,就晓得是有人给成国公父子挖了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