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细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七十四章 心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迈进慈心宫时,珠娘正低声与皇太后禀着话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都照着去年备着的,皆是郡主喜欢吃的。”珠娘道。

    皇太后颔首,见顾云锦进来,笑着道:“外头热,坐下消消暑气,珠娘,取些豆酥糖来给云锦丫头尝尝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正要福身问安,闻言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她每次来慈心宫,尝过的饮子、糕点不少,但糖果,却是少数。

    寿安私底下与她咬耳朵,说皇太后舍不得分糖的,她老家人的心肝孙恪不嗜甜,只偶尔尝一两块,而蒋慕渊每次讨糖,虽讨来了,事后还过去的更多。

    彼时顾云锦听得直笑,不由自主想到了去年夏天蒋慕渊给她送的那些西洋糖果来。

    此刻一回忆,那似乎也正是去岁此时吧。

    珠娘取了一小碟来,搁下与顾云锦道:“这豆酥糖,也不知道该说是糖果还是点心,前日赵姑娘进宫拜见皇太后时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了然。

    她虽不认得赵知语,但因她要做孙睿的侧妃,京里近来时常谈论这位“同知孙女赵姑娘”,所以顾云锦也有耳闻。

    皇太后示意顾云锦尝尝:“赵同知在明州任职多年,听说以前也带过儿子去任上,如今倒是都送回了京中,但家里人都偏好明州口味,便请了个明州的厨子。

    明州的豆酥糖口味不错,只是两地路远,不易保存,夏天易化,吃了粘牙,也就是冬天时,哀家偶尔能尝上一两口。

    赵家那厨子做得很地道,知语进宫来,就给哀家送了些。”

    朝廷疆域广阔,好吃的也极多,只因路远,哪怕是贵为皇太后,也不可能在宫里遍食天下美味。

    高氏未入皇家之前,亦周游数地,见多识广,当姑娘时喜欢的那些口味,事到如今回想起来,依旧觉得怀念又喜欢,可就算请了厨子入宫做,吃起来又与当年滋味不同了。

    倒是这豆酥糖,与皇太后旧年印象里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云锦尝了一口,口中满满的豆香,又酥又甜,各种料子配得正好,多一分则粘,少一分则松。

    京中虽也有铺子做过这种,却不及这些适口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顾云锦喜欢,也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她今日兴致好,歪在引枕上,与顾云锦回忆她在江南游历时的那些往事。

    “云锦丫头不曾去过江南吧?”皇太后问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颔首,她自幼长在北地,后随徐氏入京,前世最终去了岭北,但那一桩肯定是不能说的,至于南方,她从不曾涉足。

    “都说江南极美,我这从诗词上读过,也听傅家姐姐说过一些。”顾云锦道。

    “是了,敏芝那孩子在江南住了好些年,”皇太后笑了起来,“姑娘家也该多走走,闺中是来不及了,等与阿渊完婚,有机会时,你也跟着他出去,反正他整月整月的不在京里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嫁给先皇之后,只能束足京中,久居宫中,再不能如未嫁时一般天南海北,身份高贵,却不自由。

    顾云锦不一样,嫁入国公府,她不一定要被管住双脚的。

    说过了江南,皇太后又提起了北地,少不得又讲到了顾微。

    “岁月无常,”皇太后感慨不已,“哀家与她年纪相仿,哀家还精神不错,她却已经入土了,人这一生,当真是谁也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见皇太后的神色之中添了不少怀念与哀伤,便转了话题:“您去过北地,喜欢北地的口味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倒还不觉得,你一说,倒是有些想的,”皇太后笑道,“但还是那么一回事,宫里做的,总不比哀家在北地尝的,大概是身边与哀家一道用的人变了吧。你那三姑婆,嗜酒好笑语,与她一道用饭,什么都香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笑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絮絮说了些往事,这才讲到了正题:“明日要与寿安一道游湖吧?你是姐姐、也是嫂嫂,你多开解开解她,她喜欢的枣糕,明儿会送到船上,还有这豆酥糖,哀家给她留了些,你也叫她尝尝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想到皇太后唤她来是为着这一桩,意外之余,也赶紧应下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了顾云锦的意外,皇太后眯着眼睛直笑:“阿渊年年这时候来给寿安讨枣糕,今年自个儿不在,早就交托了恪儿,几块枣糕的事儿,哀家能不给吗?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只要孙恪不把皇太后的糖盒子搬空了,皇太后都会给的。

    倒是蒋慕渊,心细得叫人心暖。

    外头传来脚步声,似是有宫人过来禀话。

    珠娘出去问了声,笑盈盈进来,道:“皇太后,说小鲍爷、小鲍爷就到了,刚是御书房那儿来传的,说是小鲍爷刚回京,正与圣上说事,一会儿就来给您问安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喜笑颜开:“阿渊回来了?风风火火的,也不晓得提前报个信!不知道他们说事要说上多久,别又跟上回一样,叫哀家等了好几个时辰都见不着人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垂手站在一旁,闻言,眼珠子转了转,上前道:“皇太后,不如奴才去御书房那儿看看?”

    皇太后颔首,道:“去吧,你告诉他,他没过门的媳妇还在哀家这儿,他不来,哀家就不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应声,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着他离开,听着宫女嬷嬷们的笑声,心中亦是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她自是惦记着蒋慕渊的,也在猜想他何时会回京来,可再是怎么猜,也没猜到他这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一个在御书房,一个在慈心宫,把隔着半壁江山的京城与两湖,一下子缩小为只隔了小半个宫城。

    她只要在这儿等着,最多一两个时辰,就能看到他了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顾云锦忍不住,弯着眼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顾云锦有些时日没有收到蒋慕渊的信了,不过,他应当知道她受伤了吧……

    会不会还似前回一般,握着她的手,细细与她分辨上头每一处痕迹的缘由?

    皇太后也瞧见了顾云锦的神情,那无法掩盖的笑意从眉梢眼角溢出来,看得她都要跟着勾起唇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