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七十三章 闷酒易醉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七十三章 闷酒易醉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这一封鬼画符,蒋慕渊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每一遍看,眼中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看过寿安写给顾云锦的那封“前情”,但只从回信上,倒也能看出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把自救的段保珊放在一旁,蒋慕渊只觉得跳脚的寿安和安抚她的顾云锦各有各的可爱。

    尤其是顾云锦,小泵娘急着给寿安顺毛、用左手在书案前提笔写信的模样,蒋慕渊在脑海中勾勒起来就觉得有趣极了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剩下的是对顾云锦受伤的右手的心疼。

    左手书写,哪怕是鬼画符,也不是那么好画的。

    前世,蒋慕渊伤过,右手彻底伤到了筋骨,仔细休养之后,虽也能活动活动,但再想用劲是不可能了的。

    右手提不动刀剑,拿不住笔杆,况且,朝廷外忧内患不断,也没有时间让他好好休养。

    岂能为他一人,而耽搁了大事?

    不得已,蒋慕渊尝试着改用左手。

    快三十岁的人了,改变自己的惯用手,不是一朝一夕之事。

    他似是又回到了稚子之年,重头开始练字、学剑,所有能挤出来的时间全部堆砌于此……

    辛劳还是有回报的。

    左手的字迹哪怕比不得右手书写,但也有**分功底了,刀剑亦如此。

    重生回来之初,右手自然还是好好的,他却有点儿不习惯,花了些工夫才适应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左右手自如。

    而顾云锦的鬼画符,在蒋慕渊眼中,几分亲切,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惊雨把案上的残酒都收拾了,余光瞥见了顾云锦的信,一时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顾姑娘的字不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再一想,忆起顾姑娘伤了手,也就了然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那么一封歪七扭八的信,能叫他们爷笑得这般高兴,顾姑娘到底是顾姑娘。

    毕竟,前一刻,他们爷还因为那么一丁点酒而微醺着。

    惊雨很清楚蒋慕渊的酒量,绝不可能因这么点酒就醉了,肯定是心里存了事,闷酒才易醉。

    而就是顾云锦的信,叫他瞬间开怀。

    七月十六,慈心宫中,皇太后起得有些迟,甚至是请了乌太医进宫诊脉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圣上耳朵里,少不得使韩公公来问候。

    皇太后歪在引枕上,半阖着眼养神,语气淡淡的:“不妨事,哀家只是梦见了先帝。”

    一声“先帝”,让韩公公脖颈发凉。

    皇太后极少当面提起先帝,但每次一提及,肯定是有要事的。

    圣上也很清楚,得了韩公公的回禀,午间便来慈心宫陪皇太后用午膳。

    食不言,母子两人静静用过了之后,皇太后才瞥了圣上一眼,打破了这份沉默:“不用怕哀家两脚一蹬,先帝说了,哀家还能再活十多年的。”

    圣上抿唇,想说些什么,却叫皇太后抢了先。

    皇太后接了一句:“便是每日吃上两颗、三颗糖,也不会偷了哀家的寿数。”

    圣上满脑子琢磨着皇太后要与他交代什么要事,却得了这么一句,叫人摇头不是、点头更不是,他只能无奈看着皇太后。

    皇太后就跟无事人一样,坐直了些,道:“睿儿自己写的那名册,哀家打听了,就明州府赵同知的孙女吧,那几个之中,她还出挑些。”

    圣上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他的本意是给孙睿选娘家出众些的侧妃,最属意的就是贾桂的女儿,可事情变故,一连耽搁下来,此时再不决定,说不准又要一年了。

    可真依着孙睿的心思,让他立一个同知孙女,圣上是不满意的。

    再者,明州府赵同知,他连人和脸都对不上,勿论对方功绩、能耐了。

    起先随着孙睿“胡闹”,让皇太后琢磨琢磨名册上的人选,圣上也就是顺水推舟,压根没料过皇太后还真挑出来一个,毕竟,前回除开贾婷,那一众一二品官家出身的姑娘,皇太后一个都没瞧中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圣上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皇太后摸着指套,叹道:“昨夜先帝……”

    原是在这里等着,把先帝搬出来了,皇太后根本没有再从长计议的打算了,圣上缓缓点了点头:“母后挑的,自然是好的,朕晚些问问睿儿,要么就这么定了吧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又说了另一桩:“淼儿那个侧妃余氏,刚生了个儿子,宫里自打去年秋冬起,一直在节省开支,为国库打算。

    哀家琢磨着,孩子的满月、百日势必会简单些,但作为长辈,又不能不表示一番。

    余氏端庄文静,是个好孩子,圣上说呢?”

    这话只说了一半,但其中意思已然是明明白白的,皇太后是想把二皇子孙淼的侧妃扶正了。

    对孙淼这个儿子,圣上谈不上喜欢或是不喜,原不至于为了孙淼的正妃侧妃与皇太后意见相左,可圣上心里有另一层担忧。

    余氏出身很一般,做侧妃是无妨,母凭子贵亦不是说不过去,只是,今日皇太后能扶正余氏,将来,若迟迟定不下孙睿的正妃人选,在赵氏女生下儿子之后,皇太后会不会也提出扶正?

    哪怕心中存了疑惑,圣上此刻也只能答应,若不然,还不晓得先帝爷昨夜入梦到底还交代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圣上应了,也就不多言了。

    圣上回御书房召见了孙睿。

    名册是孙睿写的,这会儿又有什么好挑的,圣上说了,他拱手应了。

    皇子娶侧妃,议程不敢说繁琐,但也不随意。

    赵家接了赐婚的旨意,虽不知皇家为了挑中了他们,但也不敢回拒,恭恭敬敬交出了赵知语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一切有条不紊,礼部亦忙碌,除了孙睿这一桩,他们也要安排好二殿下侧妃扶正的事宜。

    七月眼看着要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手伤,从表面看已经看不出伤情了,可乌太医还是让她再多养半月,她只好继续搁置下那一绣篮的女红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如去年一般,定下了泛舟平湖,顾云锦知道,除了游湖,寿安是要去清水观祭奠父亲,她父亲的忌日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游湖的前一日,慈心宫召见,顾云锦进宫给皇太后请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