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六十九章 影子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六十九章 影子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几句话,说得段保珊本就惨白的脸色,越发没有血色了,连嘴唇都是白惨惨的。

    乐成公主没有点到为止,反而继续道:“什么叫作你性情品德皆可,只是与恪扮哥没有缘分?

    哄外头的流言,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但在这儿,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,你被永王府拒亲,就是被皇叔父和哥哥从模样嫌弃到名字,从名字嫌弃到性子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嫌弃你……

    你,唱戏不看戏台。

    要装柔弱扮可怜,你只管去外头扮,别来这儿。

    这儿不是你的地方,你再怎么赔礼道歉,在座的姐妹们,都不会傻乎乎地回家给你说一两句好话的。

    你想寻个门当户对的,不如看看不在京中的公候伯府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段保珊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她其实没有想要定人家的意思,成国公府再被满京城的笑话,也不会少了她一口饭吃。

    她只是要一个好名声,不想叫人说道她长短。

    乐成公主的话中,虽有误解她的地方,但也把段保珊的一部分想法掰开来说得明明白白了。

    不止说了,还说得她无地自容,笑话她用错了方式。

    与公主一比,顾云锦之前的说辞已然是留了大面子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不管圣上待皇后如何,中宫还是中宫,乐成公主是皇后唯一亲生的女儿,她的身份,使得她说话做事能更直接、更明了。

    段保珊张口想要解释,可面对这样的乐成公主,解释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她便是在这里说成了一朵花,也是无人欣赏,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规规矩矩退到一边?

    难道就不是笑话了吗?

    此刻的进退两难比之前更甚,段保珊心里着急,眼前一白,整个人栽倒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就在段保珊边上,眼疾手快,见人倒下来,下意识地扶了一把,原以为架住了就无事了,哪晓得段保珊整个人软绵绵的,没有丝毫的反应,直直就往下坠。

    顾云锦只好加大了手上的力气。

    很快,边上伺候的侍女过来,从顾云锦手上接过了段保珊。

    人已经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侍女们掐人中,请医婆,把段保珊挪去了花阁里休息。

    乐成公主见状,叹息着摇了摇头:“她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,上次出事时,她不也是当场厥过去了?不好好在府里休养,是要损了谁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各人有各人的思量。

    段保珊身体不好,着急起来就接不上气,说昏就昏了。

    若是今儿个公主不在,寿安和顾云锦等人不愿意陪段保珊唱戏,甚至说了几句太直白不好听的话,那段保珊一倒下,岂不是又成了她们得理不饶人了?

    兴许段保珊并非故意如此,可万一发生了,说得清说不清,都很叫人糟心。

    也就是对上公主,旁人轻易不愿意造口舌是非。

    贵女们之中,寿安算是与乐成公主能说上一些话的,低声问她道:“你原是不会管这些的,怎么今儿个硬要与她说道一番了?“

    乐成公主直直饮了一盏酒,撇嘴道:“心情不顺畅,原就指着今日出来透透气,偏她还在这儿装样子,越发不爽快了。你们不方便与她说明白,那就由我说,我不用顾忌她,她也不敢硬拉扯我。”

    寿安郡主见状,也就拿过酒壶,招呼众人行酒令。

    嘴上虽不说,寿安心里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让乐成公主不爽快,肯定是因为谢皇后。

    公主是在段保珊身上看到了她母后的影子吧……

    皇家的母女,与寻常人家的母女,肯定是有一些差别的,但谢皇后只有乐成,而乐成亦只有母后,算得上“相依为命”,感情固然极深。

    乐成公主十分关心谢皇后,盼着谢皇后好,自然也会因着她不好而心焦。

    之前偶有一次,寿安听公主抱怨过“母后性子太软”,就只一句而已,多余的话,乐成公主是不说的。

    寿安通透人,自是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圣上再宠虞贵妃,只要皇太后还在,是绝对不会起废后的念头的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哪怕皇太后不在了,谢皇后没有亲生儿子,圣上无需冒天下之大不韪,去那般为难皇后。

    可,皇位终究是要传承的。

    没有皇太后做依靠了,谢皇后的日子只会越发辛苦。

    乐成公主希望母后硬气一些,而谢皇后却选择粉饰太平。

    宫里没有糊涂人,圣上与皇后关系如何,后宫之中,谁都看得明明白白,一再的粉饰,又有什么用处呢?

    谢皇后与段保珊一样挑错了戏台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乐成公主此番如此说破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因着晕过去一个人,行酒令起初不热闹,等侍女来禀了段保珊的状况,知道她并无大问题之后,这厢便放开了许多。

    段保珊躺了半个多时辰才转醒过来,隐隐约约的,能听见园子里热闹的动静,她心里憋得要命,却不敢在万寿园里哭。

    厥过去已经够丢人的了,再红着眼睛出去,又要添好些笑话的……

    来之前,段保珊想着,顾云锦是个认同“冤有头债有主”的性子,否则也不会在与侍郎府交恶的状况下,还与徐令意那般好,只要她好好与顾云锦说话,伸手不打笑脸人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顾云锦不会为难她。

    与顾云锦客客气气的,寿安郡主、长平县主也会给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只是,事情的发展与她计划之中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态度比上一次冷淡,乐成公主的出面更是不在段保珊的意料之内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除了回去怪段保珍,还能如何?

    月色清亮皎洁,万寿园里的姑娘们高高兴兴地拜月求巧。

    相比后园,前头的人更多,也更热闹。

    珠娘换了身万寿园里做事的侍女的装扮,妆容上亦做了改变,在夜色之中,哪怕是见过她的人,粗粗一眼,也很难看破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垂手站在一旁,看似等候吩咐,实则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园子这么大,她只一双眼睛,在那么多姑娘之中寻找要观察的目标,真是有点儿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