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五十八章 心意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五十八章 心意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赶到清平园的是夏易的父亲夏御医。

    确定伤口都干净了之后,夏御医轻柔又仔细顾云锦包扎,嘱咐道:“看着虽可怖,但皮肉长好了就不碍事了,反倒是胳膊上的,姑娘这些时日莫要使劲,静静养上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应下。

    只是这段日子天气越发热起来,伤口不比冬日好养,要费些心思。

    夏御医知道顾家平素是乌太医在看诊,顾、乌两家又同住西林胡同,他便建言,涂药包扎时,让顾云锦去借乌太医身边的药童。

    药童不比厉害的大夫,但检查伤情、包扎一事,还是比丫鬟婆子们妥当多了。

    此时,得了信儿的永王妃也到了。

    按说今日过小定,她作为婆母是不来的,但清平园出了这等岔子,顾云锦又伤着了,她没有不露面的道理。

    欢欢喜喜的日子,最后闹出这么一番,永王妃心里也憋着气。

    亏得先前圣上提及让孙恪娶段家女时,永王爷直接回绝了,若不然,与成国公府做了儿女亲家,永王妃怄都要怄死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给顾云锦带了盒药膏来:“宫里的东西,涂上清凉,你用着试试。”

    安慰了顾云锦,永王妃又看向符佩清。

    符佩清盛装打扮,原就清丽的模样,此刻看来越发温婉。

    永王妃却无心思欣赏,柔声道:“我让你搬过来住,是想着这里清净,好叫你安心跟着嬷嬷学规矩,却没想到会有这种差池。我一会儿就重新安排人手,决不许再叫人胡乱闯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符佩清颔首。

    因着段保珍被拦在路上,符佩清并没有见着人,可看顾云锦的伤情,她是后怕的。

    她一个从未接触过武道的人,在面对气势汹汹的鞭子时,能有什么下场?

    哪怕事后评理,她是受害的那一方,但吃亏挨了鞭子,疼还不是疼在自个儿身上?

    等永王妃与安阳长公主去商议了,符佩清寻了顾云锦说话,语气诚恳:“姑娘来观礼,却受罪了,要不是你与郡主在路上拦了拦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锦摇头:“即便我没有拦住,她进来了,屋里人多,她也不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”符佩清说得很慢,却很坚持,“她若进来了,大伙儿见了她,多是吃惊愣神,没有反应过来,就让她占了先机。最后即便被拖住了,她也已经先出手了。无心难防有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点都不假。

    段保珍挥鞭子朝寿安抽过去,寿安没有躲开,而顾云锦抓住了,不正是因为寿安没有想过段保珍真的会出鞭子,而顾云锦则防着对方气急败坏吗?

    符佩清顿了顿,复又笑容浅浅叹道:“我想多说些的,可好似除了感谢,我也没有旁的能做的、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这句话,突然叫她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蒋慕渊曾对她帮助良多,彼时的她,也是除了感谢也只有感谢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顾云锦莞尔:“心意是真的,我感受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符佩清愣了,半晌才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没有这事儿,原本姑娘们是打算在安阳长公主离开后,凑一块打叶子牌、观花说笑的,此刻,挂念顾云锦的伤情,便商议着是否散了回府去。

    顾云锦听见了,忙道:“不散呀,我鞭子挨了,你们还不许我看花,不许我听故事了?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屋里的人都逗笑了,之前的气愤、沉闷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见了,也啼笑皆非:“这孩子惯会苦中作乐,也好,你们乐你们的,在这儿吃点心说笑话,若要观花,等太阳下山了再去。别热着了。”

    姑娘们应下,长公主与永王妃一道启程进宫。

    慈心宫外,成国公夫人战战兢兢跪着,段保珍但凡有半点不耐烦,她就一个眼刀子狠狠甩过去。

    皇太后正在午歇。

    向嬷嬷自是不会去唤醒皇太后,只管让那母女俩跪着。

    便是皇太后醒了,听向嬷嬷说了来龙去脉,也气得不理会那两人。

    “哀家就说,圣上看姑娘的眼光不行!”皇太后不住摇头,“段保珍是这幅性子,她那胞姐,可想而知!拿着鞭子冲去清平园里寻事,还伤了人了!闻所未闻、闻所未闻!”

    娇滴滴的寿安,讲故事活灵活现的顾云锦,这两个在皇太后心里,那就是两件小棉袄,贴心得紧。

    眼瞅着吃亏了,皇太后只觉得一嘴苦味,吃两颗糖都甜不回来的苦。

    段保珍母女一直跪到了日头西下。

    成国公夫人实在挨不住,直直栽倒了,皇太后才松口让人挪到了偏殿,又请了太医来看看。

    段保珍再大的性子脾气,在慈心宫里也成了鹌鹑。

    清平园里散场时,城中百姓已经把事情都推断完了。

    素香楼跑堂的小二把菜端给客人,立在边上听了两句,道:“去岁时的赏花宴也是在清平园吧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”客人一拍大腿,“去年一个金二姑娘,今年一个段五姑娘,啧啧……说的都是为了姐姐,谁家姐姐摊上这么一个妹妹,都吃不消!”

    “金大姑娘当时好歹是说了亲的,”另一人道,“可成国公府的四姑娘,以后怎么办哦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我们操心了,”另一桌的来搭话,“再艰难,人家也是国公府的姑娘,不会少了筷子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反倒是嫁人的金大姑娘,也不见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题转来转去的,从清平园又说到了王、金两家的联姻,金老爷前些日子上串下跳的事儿又被拎出来说了一回。

    这些事,是极好的佐酒佳肴,你一言我一语,你举杯我夹菜,在半熏半醉里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送顾云锦回的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毕竟是将门之家,断胳膊断腿的都见过,顾云锦的这点儿“小伤”,还不足以让人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再者,有本事就要出力气,顾云锦拦在郡主跟前、挡下段保珍的鞭子,这在顾家人眼里,是理所应当之事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说她强出头不对,连丰哥儿都说“姑姑好样的”。

    可受伤了,上上下下还是极心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