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四十六章 脸面还是要的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四十六章 脸面还是要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一辈子那么长。

    夫妻绑在一块,一过就是几十年,在漫漫岁月里温暖人心的,不就是那个“味儿”嘛。

    一旦滋味不同了,人生的感觉也不同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心存感激,哪怕皇太后身边根本不缺人伺候,但凡去了慈心宫,很多事情,永王妃也愿意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况且,门当户对、与孙恪年纪合适的公候伯府家的姑娘,全是永王妃看着长大的,只亲疏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在她这儿再疏远,在家里都是掌上明珠娇娇姑娘,又不是没有好男儿了,明知孙恪喜欢符佩清,人家做什么要嫁进永王府来当个不得宠、只身份好看的嫡妻?

    那些人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永王妃脸上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仗着圣上下旨硬娶了,性子柔顺的,叫人于心不忍,性子冲动的,那就家无宁日。

    因而,哪怕永王妃对符佩清的出身不满意,也起了将就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不将就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她的傻儿子一门心思都要娶,她又拽不回来。

    依永王爷、永王妃的心思,哪怕松口,也要吊孙恪几天,没有立刻答应的道理。

    小王爷琢磨着的却是另一路。

    蒋慕渊最多还有一两天又要回两湖去了,他的救兵一走,万一敌军反扑上来,他岂不是要傻眼了?

    小王爷嬉皮笑脸的,拉着永王妃回了屋里,坐下安了家,愣是要磨到两人点头。

    永王爷看他这样子,只觉得酒气又冲上了脑门,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个儿子!本王是养废了!”

    孙恪笑容不减:“那赶紧给您添了孙儿,这回好好养,养个厉害的。外甥像舅,肯定是个聪慧的。”

    “像舅?”永王爷没好气道,“你有你几个舅舅的一半,我就谢天谢地了!”

    眼看着这父子俩又要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,打那些笑死人的嘴仗了,永王妃赶紧打岔,止住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恪儿,”永王妃坐直了身子,严肃又认真,“夫妻过日子,不是图一时新鲜。

    你又是爱闹爱玩儿的,可母妃觉得,符家姑娘不是,她沉静稳妥,她与你平日处得多的几个都不同。

    长平喜热闹、寿安活泼,肃宁伯府那几个姐妹也外向,符家姑娘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这几种性子没有高低好恶之分,只有处得来与处不来。

    我们府上是不兴什么娶回来了,过几年失了兴致,就晾着再寻新人的。

    你自己琢磨琢磨明白,是符佩清与长平她们不同,让你一时之间心生欢喜,还是你真的愿意跟一个沉静的姑娘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如此慎重的一番话,让孙恪也不由正襟坐好。

    他有不少话想说,可又怕冲口而出的快言快语在父母耳朵里不够谨慎,便又咽了回去,重新梳理、斟酌了一番,才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最后说出来的,只有最简单的“我是真的想好了”。

    再多的言语,在此刻说来,都是口头英雄。

    他的心意就是如此,无需用各式辞藻来包裹得花团锦簇。

    永王妃看着儿子的眼睛,那双眸子清亮,能一直看到眼底,她不由一怔,复又想到,她似乎已经有很多年,没有看过孙恪这般认真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罢了、罢了,随他去吧……

    永王妃转头看向永王爷。

    永王爷按了按眉心,嘴上狠狠道:“你若是回头嫌弃人家闷,不跟着你胡闹,你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随着夜幕降临,素香楼的生意也热火了起来。

    雅间里,听风伺候了笔墨,蒋慕渊认真看着手中的文书,时不时记上一两条。

    程晋之没有离开,但也不打搅蒋慕渊做正事,就坐在窗边,看着街上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小王爷一出现在东街上,程晋之一眼就看见了,他回过头来与蒋慕渊挤眉弄眼:“喜笑颜开,看来是成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了笑。

    既是程晋之看到的,那就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别看这小子傻兮兮跟块木头似的在这儿坐了一下午,但他的眼睛和耳朵全然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看远近行人,听闲言碎语,习武之人的眼力和耳力就是在这样的日积月累里增长的。

    很快,外头传来敲门声,听风赶紧开门迎小王爷进来。

    孙恪心事了了大半,走路都飘飘然起来:“这回是我母妃应下了,肯定不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好友得偿所愿,程晋之亦是高兴,也没有顾上叫小二送酒送菜,只以茶代酒,贺了孙恪一杯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没有想明白,”程晋之上下打量孙恪,“小王爷怎么就突然对一个姑娘家,一见倾心了呢?”

    孙恪抬着下颚,道:“就许阿渊对人家姑娘一见钟情,我就不成了?”

    程晋之失笑。

    一见钟情,第一眼看到的肯定是对方的相貌。

    顾姑娘是模样好,叫人见过就记住了,但那位符姑娘……

    程晋之的两个嫂嫂当日去过侯府贺寿,亲眼见过符佩清,说符姑娘清秀温和,第一眼看着不引人注目,说过几句话之后,就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这样的姑娘,是怎么让孙恪在寿宴上见过一回、压根没有进展到说话的时候,就挂心上了呢?

    程晋之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绝对想不到蒋慕渊曾让孙恪必注进京述职的官家女的。

    孙恪彼时也就一听,结果当真冒出来这么一个,便是好奇心作祟,他都要好好了解一番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也看着孙恪。

    他对顾云锦的感情是一见倾心,但更多的是长久的后悔、遗憾与思念化成的执着,孙恪呢?他是怎么去见了符佩清一次,回来就咬定要娶的呢?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小王爷挑眉,语气欠打,“我偏不说。”

    不是不说,是他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符家进京借宿在客栈里,环境普通,屋子不够敞亮,符佩清是坐在院子里看书的。

    小王爷对附近熟悉,叫他寻了一处铺面,二楼房间后窗开一个角,刚好能看到符佩清。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孙恪就坐在那儿看着她,一步都没有挪。

    孙恪不是没有一坐就一下午的时候,但彼时他的脑袋里总是充斥着各种念头,东想西想的,只有这一次,他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有想,只是静静地看,却没有腻烦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能说,脸面还是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