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四十三章 空手上门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四十三章 空手上门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夜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永王府的主院依旧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永王妃从书卷中抬起头来,目光落到了孙恪身上,她这个儿子,正支着腮帮子,偏头看着窗外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视线收回来,永王妃又瞥了眼西洋钟。

    快到亥时了。

    自打用过饭,被留在屋子起,孙恪保持这么个样子,差不多有一个多时辰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永王妃真是要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恪儿,”她唤了一声,“你父王怎地还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孙恪闻声,愣怔了半响,才缓缓转过了头:“真的是跟阿渊吃酒去了,您担心什么呐?”

    永王妃瞪了他一眼,她其实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说早不早,但也不至于晚到叫人心慌慌的地步。

    再者,永王妃晓得永王爷的去处,与蒋慕渊一道吃酒,能吃出什么麻烦来?

    她只是烦孙恪。

    “阿渊刚回京,怕是连国公府都没有回,就拉着你父王吃酒,还不是叫你给闹的?”永王妃心里明镜一般,“你真是越来越能了,千里迢迢把人搬回来当救兵!”

    “孤军奋战,不找救兵突围,岂不是死路一条?”孙恪挑眉,浑然不在意地撇了撇嘴,“兵法上都是这样写的,我没领兵打过仗,我也看过不少兵书的。”

    这般强词夺理,永王妃当真是气也不是、笑也不是,只能瞪了儿子两眼。

    孙恪笑嘻嘻的:“再说了,他说亲时我给帮了多少忙,怎么也该还我些利钱才是。”

    永王妃这下子是一句都不想说了,她怕再说下去,真的会绷不住脸笑出来。

    而她这儿子,那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,她只要露了笑,铁定缠上来,提这提那,不达目的不罢休的。

    刚好,外头来人通禀,说是小鲍爷送醉酒的永王爷回来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起身,刚出了屋子,就见蒋慕渊架着永王爷过来。

    永王爷是真的吃多了酒,摇摇晃晃不说,还仰头对着月亮吟诗,最后更是放声高歌起来。

    永王妃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哪有跟外甥吃酒吃成这幅模样的舅舅?

    没瞧见跟出来的浑儿子笑得都直不起腰了吗?

    蒋慕渊把永王爷交给了无可奈何的永王妃。

    两家熟悉又亲近,场面话一概不用说,永王妃只是道:“你怎么也随着恪儿胡闹?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孙恪乐不可支地过来,揽着蒋慕渊的肩膀往自个儿住处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父皇答应了吗?”孙恪着急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答道:“这会儿反正是答应了,酒醒后会不会改口,那就不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脚下险些踉跄了。

    他父王的酒品,他最知道。

    吃醉了时候,说什么都点头,一觉睡醒,满肚子的后悔。

    平素碍于颜面,不好食言,大抵是硬着头皮办了,但碰上能耍赖的,绝对不认账。

    这也是孙恪没有拿酒灌永王爷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老子醒来,十之**是反悔。

    永王爷也晓得自己是个什么酒品,这几年越发不爱出去与人吃酒了,反正他这个身份,只要不端起酒盏来,哪个敢硬叫他喝?

    却没想到,今儿个落入了自家外甥的圈套里。

    “若是后悔了……”小王爷摸着下巴思忖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了起来:“道理都与舅舅说明白了,他醒后琢磨,应当能想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困守孤城半个月的小王爷,今儿总算得了一次捷报,兴高采烈地也想对月高歌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离开永王府,转身往城西去了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听风站在树下,压着声儿道:“爷,姑娘应当睡下了,您是要把人叫起来?”

    蒋慕渊抿着唇,浅浅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也清楚顾云锦大抵已经睡了,只是,离京几月后回来,不来瞧瞧,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脚下用力,蒋慕渊翻身越上顾宅高墙,看向了顾云锦住的院子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片漆黑,显然是熄灯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不想惊搅人,便干脆在院墙上坐下,目不转睛看着那黑漆漆的小院,脑海里不住想着,她睡得可踏实?梦见了什么?

    直至巡夜更夫的脚步传来,蒋慕渊这才回过神,动作轻巧地落了地,朝听风抬了抬下颚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迅速离开了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听风回头看了一眼乌起码黑的胡同,心里不住犯嘀咕,他们爷也真是的,光坐墙头就坐了小刻钟呢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蒋慕渊才见过了父母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:“你说说你,风尘仆仆地回来,没见你好好歇歇,就与你舅舅吃酒吃到三更半夜,眼下都泛青了!总仗着年纪轻、精力好,不晓得自己悠着些。”

    母亲的叮嘱絮絮叨叨的,蒋慕渊却不觉得烦,体会过生死,经历过长公主束手无策的痛苦,连这些唠叨都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长公主拍了拍蒋慕渊的手:“恪儿的婚事,你舅舅他们自有决断,你别只顾着兄弟义气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了起来:“您也说了舅舅他们自有决断,我就说说我的看法,最后怎么定,还是舅舅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通透,长公主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收拾了一番,进宫去看皇太后。

    “昨儿就一直等你过来,没想到在御书房里商议了这么久,”皇太后叹了一口气,眼睛却不住在蒋慕渊的两个袖口处打转,“哀家可真的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抬起双手动了动:“今日没有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道:“你这个说客还空手上门?照哀家看,你是给恪儿拆台子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大笑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当真没有,只能撇了撇嘴表示不满:“你且说着,哀家且听着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儿哀家不会应的。

    恪儿瞎胡闹,你别跟着他浑!

    要哀家说呢,就是恪儿打小太顺畅了,但凡他开口要的,哀家宠着,全给他。

    这是头一回不顺他的心意,倔脾气就上来了,跟他父王以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是多喜欢那符家女,就是犟!”

    蒋慕渊一边听,指腹一边摩挲着茶碗,待皇太后说完,他才缓缓摇了摇头:“一半是犟,一半是真喜欢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