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言难尽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言难尽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都说一石激起千层浪,孙恪这句话砸下来,却是把一屋子都砸安静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说话,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王爷。

    孙恪靠坐在椅子上,算不上吊儿郎当,但也不是正儿八经,脸上带着笑,因而谁也摸不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长平县主试探着道:“哥哥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有假的?”孙恪反问道。

    永王妃欲言又止,反复几次,终是无奈叹道:“我逗长平,你凑合什么?这事儿是能随意逗的?”

    孙恪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结果,摸了摸鼻尖,道:“各个都催我成亲,我真挑了一个了,却说我是逗人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挑吗?”永王妃没好气道,“你瞧见符家那姐儿长什么模样了?晓得她性子了?你若是正儿八经挑了也就罢了,你就是随口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被永王妃挑刺,偏生永王妃说得句句在理,他只能受着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真的不晓得那符家姑娘是个什么样的,要不是蒋慕渊之前提过那么一句,他今日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长平在一旁轻轻哼了声:“挑媳妇没诚意,逗我更没点儿诚意!”

    孙恪扑哧笑出了声:“什么样的有诚意?我学学阿渊,再摆一场赏花宴,我正儿八经地认认人,看着好就给订下来?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永王妃嗔了孙恪一眼,“你也别话赶话的,胡乱说一通了。你这番胡言乱语,出了这个门,我们都只当没有听过。人家姑娘年纪不小了,正是要说亲的年纪,你寻乐子,耽搁了人家,像话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是耽搁了?”小王爷不解极了。

    明明他是认真在说这个事情的,怎么在他母亲耳朵里,就像是他故意为之,就想凑个热闹看个戏一般?

    莫非真是这些年看热闹看多了,连他母亲都不信他了?

    叶老夫人上下打量着小王爷,她是看出来了,孙恪没有领会永王妃的意思,便出言解释了一句:“你娘说的是,你又不可能真娶了她,你掺合什么呀?

    符家那姐儿本身条件不差,嫁个官家子,日子和和美美的,而你,你的妻子即便不是公候伯府出身,也是一二品的大员家的姑娘。符家根基太浅了。

    你别听风就是雨的,坏了人家的姻缘。”

    门当户对,当真是越不过的话题,尤其是孙恪这样的身份,越发如一座高山一般。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小王爷也只好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而顾云锦知道符佩清这个姑娘时,离叶老夫人做寿已经过去一旬了。

    长平县主做东,请寿安郡主与顾云锦到素香楼一聚,她是憋不住了,想寻好友把这几天的事儿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日祖母说过以后,我们都当哥哥歇了那话赶话的念头了,谁晓得他这次怎么想的,竟然真的去‘偶遇’了符家姐姐一回,”长平县主真是啼笑皆非,叹道,“回来之后,就与姑母说,他看中意了,要么就娶这个得了。”

    依照长平县主的说法,永王妃当时就气笑了。

    这是商议婚事?这是讨价还价呢!

    因此,永王妃真的就与小王爷商讨上了,说若他当真瞧着好,反正正妃的人选迟迟定不下来,不如就当个侧的。

    小王爷却是半步不让,坚决不肯应下这一条,只说“要娶就娶来当正妃”。

    顾云锦和寿安郡主听得一愣一愣的,交换了一个眼神,问道:“那永王爷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长平县主支着腮帮子,撇了撇嘴:“一言难尽。”

    永王爷是真的太想把儿媳妇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国子监五月的月考已经张榜了,纪致诚依旧稳稳当当地往前进,与他去年此刻的名次一对比,那根本就是翻天覆地,跟换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这可把永王爷给羡慕坏了。

    反而是王琅,这半年里起起伏伏的,这一次更是大失水准,叫国子监里的博士们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暗地里琢磨,应当是婚后生活不睦,分了王琅的心,让他无法集中精力、认真研读功课。

    永王爷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王琅与金安雅的亲事,是王甫安一力促成的,甚至不惜拖着徐家,把徐砚都得罪狠了。

    可正是因着父母的主张,王琅对这个妻子不见得有多喜欢,金安雅又不是个省油的灯,王家里头,婆媳、姑嫂冲突不断,越发使得夹在中间的王琅行事不易……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还能一心一意读书做文章才怪了呢。

    纪致诚就截然相反,虽也是家里定的,但前回纪尚书明明白白与他说过,自家小子很满意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满意的,不就是喜欢的吗?

    喜欢了,才能管住臭小子的心,才算是达到了永王爷的初衷。

    毕竟,真硬拧了个不喜欢的回来,把孙恪逼得越来越不像话了,那永王爷就真要怄死了。

    只是,永王爷也没有想到,孙恪头一次开口说看得上的姑娘,是一个知府之女。

    一面是门不当户不对,一面是臭小子看上了最要紧,永王爷一个头两个大,起先也想劝说孙恪接受侧妃的提议,后来发现说不通,只能一个人纠结去了。

    饶是顾云锦和寿安都想让长平宽心,听到这儿,还是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长平嗔了两人一眼:“竟然还笑话?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的,可长平自己也憋不住,笑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孙恪的婚事,原就不是顾云锦和寿安郡主能出主意的,自是做个好听客,而长平也不是来寻意见的,她只是憋得慌,想与人说说。

    主客想法一致,气氛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长平最后总结般感慨了一声:“我想有个嫂嫂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,道:“依你之见,这场拉锯最终谁能胜出?”

    “我哥哥可拗不过姑母,”长平县主当即站了队,说完后,又认真想了想,道,“单打独斗肯定不行,不过我听说,哥哥似是要去搬救兵了。”

    长平县主在素香楼上掀孙恪老底的时候,孙恪正研墨提笔,洋洋洒洒给他的救兵蒋慕渊写“求救信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