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三十章 欣赏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三十章 欣赏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虽说开了春,但夜里还是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黄印吃了酒,又哭了一场,等第二日酒彻底醒了,人也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醉酒、受凉,添上这几个月的辛劳,又兴许是因为大仇得报,屏在嗓子眼的那股子气消了,黄印的风寒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人倒是没有烧糊涂,就是咳嗽不断,连说话都艰难。

    既如此,黄印也不去给其他人添乱了,老老实实在屋里养病,余下的事情,自有都察院其他官员经手。

    夏易给黄印诊脉、开方子、抓药,见他一个佥都御史身边没跟着个伺候的人手,夏易干脆自个儿动手,在屋子外支了个小药炉,搬了杌子坐下,认真煎药。

    药香浓郁,夏易闻惯了,不觉得难受,就是屋子里的黄印被风寒和药味弄得一个劲儿的咳嗽。

    蒋慕渊听说黄印病了,处理好手头事务之后,就过去探望。

    一迈进去,蒋慕渊就看到了夏易,便问起了黄印的病情。

    “黄大人是受寒,歇上几日,去了身子里的寒气,就不要紧了,”夏易恭谨问安后,解释了一番,“小鲍爷不用担忧,黄大人只是咳得凶,没有大碍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颔首,想敲门进去,黄印的声音从里头传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鲍爷就别进来了,”黄印喑哑着嗓子,“免得过了病气,我趁此机会歇一歇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习武之人,身强体壮的,倒不介意那些,但黄印坚持,他也就随了他的意思,只站在廊下,隔着窗户与黄印说事情。

    都是官场上的正经事儿,只因黄印不住咳嗽,蒋慕渊不得不说几句就停一停,而黄印的回复更是辛苦,并不复杂的事情,两人费了些工夫才敲定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叹气摇头,道:“怪我,昨夜晓得黄大人吃醉了,也没有留个人手给你,若有个伺候的人,不至于受了寒。”

    当时隔着门,蒋慕渊听见了黄印压抑的哭声。

    同样是哭,中年人表达悲痛的方式与小儿不同,那种想隐忍又忍不住,从嗓子眼里冲出来的沉闷的哭声,能直直穿到人心底。

    蒋慕渊听着就不好受,但也明白,黄印只是一时之间情绪收不住,他一定不希望被别人看到他的眼泪,听到他的哭声,这是黄印的傲气。

    因此,蒋慕渊没有留下个人手看着。

    若是换位处之,以蒋慕渊的身体是不至于病倒的,所以他也就想当然了,只是疏忽了黄印毕竟只是读书人,不及他身体好。

    屋里头的黄印闻言沉默了,而后像是被嗓子痒得难受,一连串的咳嗽声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黄印咳得面红耳赤,与其说是憋得慌,不如说是羞愧极了。

    昨夜半醉半醒,有些话原本是不应该与蒋慕渊说的,黄印早上醒后回忆起来,已经十分后悔了,恨不得蒋慕渊能忘了他醉后的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两人不止身份有别,年纪都差了两轮了,在人生道路上,黄印可谓是蒋慕渊的先辈,结果他这个“老人”,被一个后生给宽慰开解了。

    这让黄印很是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他缓了缓气,道:“哪里的话,小鲍爷昨日陪我吃酒,让我有个酒友,我已经十分高兴了,受寒是我自己不仔细,不怪小鲍爷。”

    饶是黄印克制着,蒋慕渊还是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几分别扭。

    蒋慕渊见状,昨日之事便不多提,与黄印版辞。

    夏易相送。

    蒋慕渊一面走,一面道:“听起来,黄大人的嗓子很不舒服,除了药方,你再给黄大人备一些润嗓的,他还要任职的,嗓子坏了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夏易认真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个季节没有生梨,已经使人去寻些干品了,梁院判似是带了些梨膏,备了人手回荆州府去取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颔首,交代了“缺什么只管来寻我”后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易的医术是家中启蒙,又跟着乌太医学了好几年,黄印只是风寒,蒋慕渊对夏易的诊断很是放心。

    同时,对于夏易这个人,蒋慕渊是很欣赏的。

    夏易那时对顾云锦心生欢喜,蒋慕渊是知情的。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像顾云锦那般好的姑娘,喜欢上了,不是很寻常的事情吗?

    再者,夏易很是守礼,从未有过半分唐突行径,他也是个很清醒很通透的性子,乌太医简单点拨之后,夏易就拎清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其实是蒋慕渊自己仗着身份,仗着顾云锦对感情的懵懂和对他的信任,把夏易的心思掐灭在了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哪怕夏易人品才学都不错,蒋慕渊也不会把心心念念的姑娘让出去。

    正如他告诉顾云齐的那样,顾云锦那样的姑娘,就该被人捧在掌心上,他怕别人摔着她,还是他自己捧着放心。

    只是,夏易在医术上终究是有天分的,因此,蒋慕渊也愿意给他指一条路,示意夏太医让夏易出京游历一番。

    夏易本身也上进,知道行万里路的重要,跟随太医院的大人们来了两湖。

    这半年多,蒋慕渊虽然很少与夏易交流,但他听梁院判说过,夏易增进许多。

    不止是在医术上,更多的是面对病人时,夏易更有自信,也比从前做乌太医的药童时更晓得处理各处关系了。

    夏易的心境似也收拾得很好,在听说蒋慕渊与顾云锦定下来之后,面对蒋慕渊之时,没有敌意、不自在,他依旧踏踏实实的,这让蒋慕渊意外之余,又看重几分。

    如此心性,如此通透,再添上数年历练,夏易会十分出色。

    这厢蒋慕渊对夏易欣赏,那厢夏易亦是极佩服。

    两湖治灾不是纸上谈兵,蒋慕渊也不是来当甩手掌柜的,大小事情,他都在安排、准备。

    别以为皇亲国戚的身份就能在官场上横着走,夏易听说过,最初蒋慕渊到两湖时,荆州府给了下马威,结果愣是被蒋慕渊给压回去了,这靠着的是真才实学,是对灾情的理解。

    能在半年时间里,就把整个两湖的官场傍肃清了,蒋慕渊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而这么有真本事的小鲍爷却没有半点勋贵架子,夏易好几次看到他巡查回来,一身泥泞狼狈,比工部的几位大人都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