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二十七章 俊俏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二十七章 俊俏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许是习武之人精神,顾家兄弟们往那儿一站,身形颀长,五官俊朗,一个个都是好模样。

    姑娘家就更不说了,顾云思是叫顾云锦给遮掩了光芒,单独看,她也是好面相,其他几个姐妹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小辈里,丰哥儿、巧姐儿固然讨喜,但却不是顶顶拔尖的那个。

    单氏笑着与吴余氏道:“亲家太太是没瞧见我们云婵的儿子隶哥儿,比巧姐儿大了几个月,那相貌啊!眉心一点红,仙人、菩萨身边的童子似的,见谁都乐呵,他一笑起来,我的心都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般好?”吴余氏听着也欢喜,“往后若有机会,我也要见见这可心孩子。”

    四房的都没有见过隶哥儿,吴氏听了,便与朱氏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顾云锦这儿听一嘴,那儿听一句,唇角扬起来了就落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让人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前世,顾云锦从未体会过婆家、娘家其乐融融的场景,不止是她自己,她还在侍郎府里时,杨家人过来走动,就贺氏与闵老太太的性子,能好好说话才怪呢。

    魏家那儿,只魏游一个少年人在京里,偶有几次魏家长辈登门来,印象之中,似也不愉快。

    杨家隔了房的嫂嫂、弟妹们,顾云锦不算熟悉,只说杨昔知的妻子,摊上贺氏这个婆子,两家关系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因而,此刻的融洽叫顾云锦新鲜,也十分舒坦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安阳长公主,之前拜见过一次,之后又听寿安讲了不少,顾云锦想,长公主虽身份矜贵,但往后对待顾家人,应该也是十分客气周全的。

    这是性子使然。

    顾云锦东想西想了一圈,等思绪收拢回来,朱氏还在说隶哥儿。

    “我大着肚子等产时,二姑姐抱着隶哥儿回来,我一看到呀,恨不能把他塞进我肚子里去,给我当儿子,”朱氏一边说一边笑,“当然我们巧姐儿也招人疼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朱氏、葛氏都夸隶哥儿,不由也好奇起来:“当真那么俊?”

    葛氏颔首:“可不是嘛!我去江家看二姑姐,江家上下都乐疯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记得,她那年离开北地时,顾云婵已经说亲了,男方是军中参将,顾缜一手提拔起来的,想来就是葛氏说的“江家”了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看向吴氏,目光落在那微微隆起来的小肮上,一个劲儿地想,不晓得这一个是侄儿还是侄女,长的什么模样……

    那厢朱氏还在说道:“爹娘好看,孩子差不了,我们云锦这般漂亮,小鲍爷亦是俊朗,等将来有了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锦还在想侄儿侄女,隐约听见了朱氏说的几个词,这才稍稍回过神来,**醋胖焓稀


    待反应过来嫂嫂话里的意思,顾云锦的耳根子烫了。

    明明婚期都未定下,却好似那一天并不遥远一般。

    吴余氏辛苦进京来,被顾家人热情劝说,便定了住上半月再回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顾家人诚恳,便是住上一月也无妨的,但毕竟家里还有一个怀孕的儿媳,有两个孩子要看顾,她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至于女儿这里,连平日里诊脉的大夫都是宫里告老的太医,那她还有什么好担忧的?

    吴氏有母亲作陪,心情极好,与吴余氏商量道:“我这些日子也不吐不难受了,您难得进京,不如我陪您走走?”

    吴余氏更希望吴氏歇着,但孕妇一味安养并不是好事,见天气不错,她也就应了:“就在城里转转。之前不是住在北三胡同吗?邻里对你多照顾,我既然来了,就给他们去道了谢。尤其是你提过的贾家大娘,一定要谢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贾大娘了,便决定翌日一道去。

    这厢定了出门,那厢就被得了信的单氏给否决了。

    “改一天去,”单氏亲自过来了,给她们解释道,“小鲍爷抓回来的那些两湖贪官,定了明日午时上路,不晓得多少人要去看热闹,街上闹哄哄的,就别去挤了。”

    斩首示众这等事儿,顾云锦和吴氏是没有兴趣去围观的,闻言便改日子了。

    吴余氏对两湖贪墨之事知晓不多,吴氏便大体给她讲了一番。

    此刻京中的茶馆酒楼里,在说道的也是这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因着年前冻死灾民,百姓对金培英等人的所作所为十分气愤,囚车进京时已经砸过一回石头烂菜叶了,就等着定下日子去看砍头了。

    家里有痨病的,更是准备好了馒头,等着去沾一沾血。

    第二日还不到午时,砍头的广场上就已经挤了不少人了,等囚犯们押解到场,众人长着脖子看金培英。

    金培英整个人佝偻着,满头乱糟糟的银白发,看起来像个七老八十的穷酸老头,哪里还有两湖总督的气派影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,似是魂魄都散了一般,瘫倒在地上,跪都跪不好。

    时辰一道,监斩官大手一挥,血腥味喷涌而来,直到那血都渐渐凝固了,围观的人还没有全部散开。

    素香楼后,东家战战兢兢地把银子交给了袁二,买了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明明他跟袁二也打了不少交道了,可东家就是觉得,近来袁二横眉冷眼的,看着极凶,就像有人欠了他几百几千两似的。

    “袁哥,”东家壮着胆子,道,“您近来遇见什么糟心事儿了?”

    袁二闻言一怔,隔了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钱举人画人像不诚心,袁二为了吓唬他和姚家兄弟,没少瞪眼睛装凶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脸,袁二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东家惯会察言观色,当即也不问了,转身回了楼里,把消息给传出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们机灵,一面上菜、一面和客人们套近乎,没一会儿,满大堂的客人都知道了,金培英连一顿像样的上路饭都没有吃上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虞家的便宜儿子吗?”有人惊讶极了,“犯了事儿,头肯定要砍的,但虞家就没给他打点打点,让他死前吃顿好的?”

    “哪里打点了呀,”小二撇嘴,“人进了大牢,虞家没有去看过,也没有打点过,就跟没有这么一个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金培英也太亏了,白当了这么多年儿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