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二十一章 心意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二十一章 心意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可不就是心意嘛!

    顾云思也不由笑出了声,最初还有些羞涩,但渐渐的,剩下的是满心满意的欢喜与感动。

    那么一份礼物,一幅幅江南美景呈现在眼前的时候,她不止是惊喜,而且想哭。

    指尖拂过画纸时,她拼了命一样的控制着,才没有让手指颤抖。

    彼时心境,原以为已经珍藏在了心底,只一个人时才会打开来细细品味,哪知道这会儿叫顾云锦一提,一下子又翻涌起来。

    顾云霖看着姐姐的神色,捂着嘴,一边笑,一边暗戳戳碰了碰顾云锦的手臂。

    顾云锦会意,也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笑过后,她低声问道:“我还晓得姐夫为何会准备那份礼物的呢,听说是两家议亲时,三姐姐写了封信给姐夫,里头有一首咏江南的诗词?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知道?”顾云思脸上微红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,三姐姐怎么会写那么一首诗呢?”顾云锦晶亮着眼睛,“你从未去过江南,是听人提过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顾云思没有立刻,长睫轻轻颤着,她的眼底依旧有笑意,却是越发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听人仔仔细细讲过的。”顾云思柔声道。

    许是她的表情太过柔和了,叫听她说话的姐妹俩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顾云锦有些愣怔,顾云思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语气与表情,上一回这般时,还是她问“酸甜都是他”的“他”是不是傅敏峥的时候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顾云思是中意傅敏峥的,那她这会儿为何会是这般情绪?难道与她说江南的是傅敏峥?

    这念头一冒出来,顾云锦自己就先否决了,她可不觉得,在这两人定亲前,傅敏峥有和顾云思“仔仔细细”说过话。

    不过,顾云思的喜欢,到底是从何而起的呢?

    顾云锦心存疑惑,正要开口询问,却被顾云霖赶了先。

    顾云霖问道:“姐姐何时听说的?”

    闻言,顾云思的笑容越发深了,她歪着脑袋,想了想,道:“大抵是在……做梦的时候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让顾云霖扑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云思继续道:“其中有一副画的是三潭印月,皓月当空,水波粼粼,明明只有一个月亮,印在湖面上,却是一个又一个的,听的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,从画卷上看越发如此,若有一日亲眼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思柔声讲述着,顾云霖被吸引住了,听得津津有味,还缠着顾云思说旁的江南美景。

    而顾云锦却走神了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想到的是她画的那副中秋圆月。

    顾云思看到礼物时,感动万分,那蒋慕渊呢?他在回信里写下的对月色的感触,是否是他看到画作时的全部?

    那时候,顾云锦还不知道蒋慕渊的心意,但那人已经将她搁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心悦之人送来的礼物,会让人有多少欢喜,只看顾云思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顾云锦不由遗憾起来,她亲手画的,蒋慕渊却不是在她身边打开的,她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反应,没有感受到他的惊喜……

    那下一回呢?

    她要再准备一些,等蒋慕渊回来了给他吧。

    想让他高兴,想让他欢喜,蒋慕渊笑起来时的样子,顾云锦是喜欢的,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这一走神,顾云锦就把她想问顾云思的事儿都抛却脑后了。

    她们这厢说完了,外头姑爷与舅哥的劝酒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单氏打量了,见傅敏峥酒量不错,便不拦着,由着他们喝去,自个儿与徐氏和几个媳妇一道吃些果子。

    见她们三人出来,单氏招手让她们坐下。

    顾云锦拿了个枣子,就听见顾云熙他们在讲那日拦门的事儿。

    彼时热闹,在后面的女眷们忙着待客,自然没有去看,但围出去的宾朋和仆妇们都看了,把有趣的地方与她们说过一回了。

    不过,顾云锦此刻听顾云熙他们说,还是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朱氏听了会儿,凑过来与顾云锦道:“嫂嫂跟你说,你哥哥他呀,就是被我娘家兄弟们拦得差点进不了门,才反过头来欺负姑爷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忍俊不禁,与朱氏打听起了细节。

    朱氏笑眯眯的,把当时场面描述了一番。

    她声音虽压着,但架不住姐妹们爱听,连单氏都凑过来,朱氏只要放开了些声音,免得婆母听不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顾云熙也听见了,他脸上通红,不晓得是被朱氏拆台燥的,还是吃酒上脸了,急道:“你可别胡说了!我进朱家大门时,你在屋子里蒙着盖头等着呢,你能瞧见什么?”

    朱氏半点不恼,也半点不虚他,笑道:“我是没瞧见,可我娘家的嬷嬷们都瞧见了,全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就胡说!”顾云熙哼了声。

    单氏原本还憋着笑,这会儿是忍不住了,放声笑开了。

    她一笑,引得其他人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巧姐儿浑然不知事,身边人笑了,她也挥着小手,一面依依呀呀叫,一面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顾云熙拿自个儿媳妇没办法,又不敢说母亲,对上亲闺女更是直接举手投降,起身要从嬷嬷手里把巧姐儿抱过去亲。

    他身上酒气大,巧姐儿皱了眉头,伸手往外推。

    朱氏忙把女儿抢回来,瞪道:“臭烘烘的,别冲着我们姐儿。”

    巧姐儿咧着嘴,“臭”、“臭”的叫,偏咬字不清楚,还顺带吐了两个大泡泡,越发逗得人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回门宴吃得热闹,笑得也尽兴。

    等傅敏峥歇着醒了醒酒,单氏又细细与顾云思交代了一番,这才催着他们小夫妻两人回太师府去。

    人送走了,笑容终是一点点凝在了脸上,化作了满满的舍不得。

    单氏摆了摆手,道:“都不用来劝我,谁家嫁姑娘都这样,我就是不习惯,过几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当家做主的单氏不得劲,之后几天的事情都是葛氏拿捏着,她跟着单氏学了许多,府里这几日清闲,事儿也简单,因而也能处理得井井有条的。

    隔了几日,外头传来了些新消息,其中一桩,王琅与金安雅的婚期确定了,就在下个月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