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一十章 不负所托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一十章 不负所托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讶异,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徐砚恭谨道:“先帝年间的同进士,曾在工部做过主事,名唤应文礼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是圣上登基之后才出生的,先帝年间的官员,且仅仅只是一个主事,以蒋慕渊的年纪,自是不熟悉的,甚至是连名字都没有听过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黄印,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,道:“可是那位早早回家替父守孝、三年后没有等到缺,后来就没有入仕的应主事?”

    “黄大人知道?”徐砚下意识问了一句,而后自己就想转过来了,“是了,黄大人与曹大人相熟,肯定也知道应主事。”

    黄印淡淡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徐砚给蒋慕渊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应文礼的官运并不好,在工部摸爬滚打了很多年,也只爬到了主事。

    原是有可能升迁的,偏偏父亲病笔,他也就回乡守孝了。

    彼时徐砚还未进入工部,因而他也不认得工部的这位老官员。

    去年圣上派他来两湖治水,临行之前,杨氏通过门路给徐砚准备了帖子,让他沿途拜访拜访应文礼,别看应文礼为官时品阶不高,但在水情之事上,颇有心得。

    徐砚来时已经拜访过应文礼了,应文礼给了他很多建议。

    “我受益匪浅,我还与他说,若是治水得当,我会在折子上写下他的功劳,这是应主事该得的名声,可他当时就拒绝了,说他年纪大了不想入仕了,只想稳妥度日,”徐砚说到这里,唉唉叹了一口气,“我直到近日,才明白应主事这句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都察院的官员抵达两湖之后,百姓们也知道金培英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应文礼也听到了风声,使了家仆来寻徐砚。

    “应主事问我,金培英的案子会怎么断,小鲍爷还来不来两湖,”徐砚继续说着,“我回答他说小鲍爷上元后从京中启程,很快能到两湖,应主事说,他手里有些东西,希望当面交给小鲍爷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问道:“是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清楚,”徐砚答道,“猜测是与金培英有关的。”

    应文礼住的镇子离荆州府有些路途,徐砚要引路前往,而黄印也坚持要同行。

    黄印的骑术只是凑活,又可能让马车耽搁了工夫,颠簸着让自己跟上,好在徐砚也不精通,他也不算落下了。

    到了应家时,黄印一张脸惨白惨白的,两条腿肚子都打颤,萎靡极了,他硬撑起了精神,随那两人拜访应文礼。

    应文礼请了三人坐下,他也不绕圈子,开门见山直接道:“小鲍爷,在下想知道,金培英死路一条,其他两湖官员呢?圣上只想惩治了金培英,还是一窝全踹了?”

    蒋慕渊不疾不徐,道:“两湖官场的贪墨,金培英是领头的,底下一个个都不干净,堤坝偷工减料,没有底下官员的配合,金培英一人也弄不定。

    我是想要一锅端的,可手上还却些实证,没有铁打的证据,大抵会有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应文礼听完,神色凝重极了:“恕在下直言,两湖需要人手,小鲍爷把现在的两湖肃清了,后续跟上的人手够吗?能安稳吗?没有哪一位君王会想要看到一锅端的。”

    治理朝政,需求的是平稳,是各方势力的互相制衡,一锅端的隐患非常大,不到万不得已时,是不会采用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也正是徐砚所担心的,他想为民请命,但也不得不揣摩上意。

    否则他们把两湖折腾完了,回京之后,圣上就要收拾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黄印,果不其然,寻了肃清心思的黄印,此刻脸上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蒋慕渊听明白了应文礼的意思,他笑了笑,道:“有此问,是担心我扛不住圣上的压力?两湖的官场,肃清不一定安稳,但不肃清,如此下去,也会出事的。圣上兴许会恼,但轻重缓急,他会想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应文礼沉默了片刻,终是站起身来,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来了一个包袱,放在了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他打开外头的布,里头露出来的是厚厚的数本册子,以及一大叠手稿。

    “这是曹大人交给在下的,”应文礼拍了拍手稿,叹道,“六年前,他返京路上经过这里,把这些都留下了,他说,他恐怕回不到京城,如有一日,朝廷要肃清两湖了,他让在下再把这些证据交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是他当时督工两湖堤坝修建时,他所掌握到的所有贪墨、偷工的记录。

    手稿杂乱,在下怕保存不便,整理成了这些册子,但手稿也都留着,以便辨认曹大人的笔迹。

    在下存了六年,如今总算不负所托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惊讶,他取了手稿与册子翻看。

    手稿上的字迹龙飞凤舞,想来曹峰偷偷记录这些时极不容易,他只求写下来,不求工整。

    应文礼的整理就完备多了,每一条都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这些稿子,从总督金培英,到底下的知府、知州,甚至是县官,但凡曹峰了解到了的,都写下来了。

    上头甚至还有底下官员给曹峰送礼的记录。

    曹峰为了摸透两湖官场,也做了不少虚以委蛇的事情,而这些,恰恰也是两湖贪墨朝廷治理银子的实证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有这份手稿,足够把两湖洗一遍了。”

    应文礼眼眶微红,叹道:“相信曹大人也等着的。”

    谢过了应文礼,徐砚与蒋慕渊一道起身告辞,坐在他身边的黄印却依旧看着手稿,没有半点动作。

    徐砚轻轻咳嗽了一声,想提醒黄印。

    蒋慕渊低声道:“不着急,我们先出去,等黄大人把这些手稿都收拾好吧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,只剩下了应文礼与黄印。

    黄印从手稿中抬起头来,他的眼眶甚至比应文礼还红,哑声道:“应大人既然保留着这些,为何六年里不使人知会我一声?哪怕我巡按两湖,我就是冲着金培英来的,大人都不交给我呢?”

    应文礼沉沉看着黄印:“我不想让你也折在这里,小鲍爷不来,我不会把东西交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