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零八章 凶神恶煞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零八章 凶神恶煞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姚家兄弟两人都叫绳子捆着。

    袁二捆人颇有手法,哪怕是力大无穷的壮汉,都极难挣脱,更别说姚大和姚二了。

    姚二本就文弱些,前些日子又挨了一刀子,精神气没有全养好,挣了两下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姚大健壮些,死命挣扎起来,却不想绳子越挣越紧,勒得他浑身都痛,他只好停下来,喘着粗气瞪着袁二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屋里黑暗,姚大瞪大眼睛瞅了半天,渐渐看清楚了袁二的轮廓。

    袁二个子高,长得也壮硕,他这几日特特没有刮胡子,五官看起来越发骇人,跟个煞神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子是什么人?”袁二压低了声音,粗中带哑,“老子是来讨债的!姚大,银子好赚吗?”

    姚大被他的声音唬了一跳:“你是赌坊的?我们兄弟欠赌坊的银子都还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个屁!”袁二继续吓他,“你们要是真还清了,还会撒丫子就往城外跑?银子好赚不好花啊,你有命赚那银钱吗?”

    姚大梗着脖子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袁二哼笑一声,往姚二的肚子上踢了一脚,正好踹在了伤口上,痛得姚二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姚大急了:“你别动我弟弟!”

    “你都舍得让他挨一刀子,还怕老子踹两脚?”袁二哈哈大笑起来,“你们兄弟没钱,命也贱,不想死就把主谋供出来,老子去讹他的银子去。要是讹得多了,老子高兴,指不定还分你们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主谋?我不知道。”姚大嘴硬。

    “笨是真的笨,晓得老子为什么揪你们两个,不揪那钱举人吗?”袁二嗤笑,“钱举人在他那宅子里半步不挪,他一旦出事情,左邻右舍都知道,谁都会想到之前的案子有诈了。

    而你们两个,一溜烟跑出了城,老子便是杀了你们,草席一裹扔到乱葬岗去,满京城的,谁会知道你们其实死在了京里?

    你们是死了也白死的。”

    姚二听得瑟瑟发抖,牙齿不住打颤,姚大面上还端着,心里也慌得要命。

    袁二见状,火上浇油一般,继续吓唬那两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想知道老子做什么生意的吗?”袁二蹲下身子,拍了拍姚大的脸,“老子是舔刀口的,拿人钱财,与人方便。

    主家明面上不好收拾的人,都交给我们兄弟做,杀了了事。

    来来来,给你说一桩你肯定晓得的。

    就杨家二公子,去年跟阮姑娘一道被人堵在三祥胡同,只能娶了。

    可他明明相中的是顾家姑娘,之前还一个劲儿地去北三胡同献殷勤,次次被打出来,次次都不放弃。

    其中原因,当然是被人给算计了呗。

    算计他那娘们,当天就跑出京城了,她比你们兄弟厉害,逃得挺远的,可还不是被老子给抓住了,她这会儿坟头都长草了,你们兄弟掂量掂量,是要命还是要草啊?”

    杨昔豫的事情,姚家兄弟自然知道,也隐约听说过是被人算计了,但彼时大伙儿都看热闹呢,算计一说冒了个烟就熄了,不晓得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可袁二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姚二撑不住了,喊道: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个屁!”姚大打断了弟弟,“别听他的,说了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袁二一把掐住了姚大的脖子,厉声道:“你想死就自己去,何必拖上你弟弟呢?”

    姚大气都喘不上来,想反抗又无力。

    袁二不松手,偏头与姚二道:“你哥哥没把你的命放在眼里,你已经挨了一刀子了,还想跟他一道走黄泉路?”

    这句话跟戳在了心窝上一样,姚二浑身颤抖,大叫起来:“是个跛子,是个跛子让我们那么做的!我们一身赌债,实在没办法,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一旦开了口,就跟洪水决堤一般,姚二把来龙去脉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那跛子先寻的钱举人,又找了他们兄弟,安排了计划和说辞,给的银子也大方。

    姚二怕过,匕首要是没扎好,他的命就没了,可赌坊的人逼得紧,还不上银子也是死,他咬咬牙就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巧,让你们撞上了小王爷和小鲍爷?”袁二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城门口瞅着呢,一见到小鲍爷就来报信,然后钱举人就扎我一匕首,我再使劲往城口跑,就算我跑慢了,也安排了人手阻一阻小鲍爷。”姚二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跛子什么来历?为什么要算计贾姑娘?”袁二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”姚二急切极了,“我们兄弟就是办事的,除了挨刀子时,跑腿的送来了贾姑娘的衣裳,让沾上血迹,我们连贾姑娘的面都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人不是你们掳的?”袁二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这细胳膊细腿的,掳谁呀!”姚二道,“全是那跛子安排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袁二这才松开了手,姚大能喘气了,重重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留着你们的命,让老子知道你们说假话,那可不是一刀子那么简单了。”袁二起身,对着那两兄弟一人一脚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听风从暗处出来,两人到了另一侧屋子,他才笑着道:“凶神恶煞的,装得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袁二自个儿也笑了,摸了摸扎手的胡子:“真不习惯,我明儿还是刮了吧。姚二说的跛子,可有印象?”

    听风摇了摇头:“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有,我估摸那跛子也是个底下办事的,就算找出来,也不一定能揪到他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事做得多了,总会有马脚的,”袁二想了想,道,“还是要把那钱举人抓回来审一审,他兴许知道得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京里待着就不好动。”听风道。

    袁二眯着眼笑起来:“那就让他出京吧。”

    事情发生有一阵了,再过上一旬,等京里都瞅着傅、顾两家的婚事时,再把钱举人骗出京城开刀,应该就不会那么打眼了。

    听风和袁二商量好了,便离开了小院。

    他一面穿过小巷,一面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周家的爵位虽然没了,但五爷怎么说也是望族公子,虽然行事不羁,但也难掩贵气。

    那样的五爷,到底是怎么结交的歪主意极多的袁二,还让袁二对他死心塌地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