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零五章 搁置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零五章 搁置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忙停下了与傅敏芝的私语,转身看着皇太后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容慈爱,偏过头来问她:“哀家记得,云思丫头是下个月出阁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下个月十八。”顾云锦答道。

    “二月十八,日子挺好的,哀家到时候也给添一份礼,沾沾喜气。”皇太后朝向嬷嬷颔首,示意她记下来。

    顾云锦赶忙起身,郑重替顾云思谢过皇太后的赏赐。

    皇家添妆,这哪里是皇太后来沾喜气,分明是顾云思和傅敏峥的福气。

    傅敏芝亦恭谨谢恩,笑道:“皇太后,以后您叫云思姐姐进宫来说话,就要辛苦公公们走一趟宝山胡同傅宅,再去西林胡同是寻不到人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鬼机灵!”皇太后指着傅敏芝哈哈大笑,笑过了,嗔了她一眼,“我改明儿先叫你祖母来,你比云锦丫头都大了快一年了,还不把婚事定下来,哀家都替你着急!”

    傅敏芝“引火烧身”了,捂着脸怪叫了一声,躲到了顾云锦身后。

    这般模样,逗得皇太后越发欢喜。

    也越发觉得今日相看的姑娘们索然无味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看得差不多了,便借口疲了,叫向嬷嬷把人都送出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鱼贯告退。

    顾云锦与寿安、长平几人嘀咕说话,有姑娘想上来攀谈几句,见她们说得热闹,实在插不进来,只好走了。

    长平见状,长松了一口气:“我都替她们累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笑了笑。

    慈心宫失了热闹,渐渐就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珠娘手持美人捶,轻柔地给皇太后敲打双腿。

    皇太后闭目养神,等向嬷嬷回来了,这才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眼皮子:“你看着如何?”

    向嬷嬷实话实说道:“那几位姑娘头一次面见皇太后您,多少有些放不开,紧巴巴的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是实话,但也给留情面了。”皇太后点评了一句。

    紧张,说话迟疑,前后三思,这都不奇怪,也没有什么不好,可让皇太后不满的,是有几个没有老实说话。

    明明出门看灯了却说没有去,明明眼底掩盖不住对顾云锦、傅敏芝的嫉妒,却还要顺着去夸赞的……

    皇太后一辈子见过的人多了,不说火眼金睛,看姑娘的情绪看得尤为准确,在她跟前演戏,实在是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珠娘柔声道:“奴婢觉得,年前顾家两位姑娘头一次进宫来问安时,说话举止都是进退有度,云锦姑娘虽不及如今大胆活泼,但也没有那么放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哀家才喜欢她,”皇太后叹气,“这几个都没趣儿,难怪恪儿一直挑不中意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向嬷嬷扑哧笑了。

    “敏芝挺好的,可就是不合适。”皇太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话没有说透,向嬷嬷却是听懂了的。

    作为太师孙女,傅敏芝的出身是极好的,可若给小王爷当妻子,傅敏芝的性子是拿捏不住孙恪的。

    再者,孙恪认得傅敏芝,但凡他有一丁半点儿的男女好感,早就主动来跟皇太后开口了,既然孙恪只把她当妹妹看,皇太后也不想乱点鸳鸯谱。

    至于把傅敏芝说给三皇子,皇太后根本不会动那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圣上只想在一二品的官员府中给孙睿挑选侧妃,而正妃之位必须是公候伯府出身的姑娘,可让傅敏芝当侧妃,皇太后可没有那个厚脸皮。

    傅太师是三朝元老,傅家祖上也是朝廷重臣,这种底蕴的人家,与孤身爬到大员位子上的贾家是浑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原琢磨着贾佥事府上可以,却出了这种事情……”皇太后揉了揉额头,从荷包里取了颗糖含在嘴里,装作不晓得向嬷嬷在瞅着她,叹道,“哀家真是头痛,这事儿费心思极了,要吃颗糖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缓了三五日,都没有缓出个合适的人选来。

    圣上亦是操心,来与皇太后商议了一番:“要不然就林尚书府上的吧?”

    “圣上说的是琬丫头?”皇太后摆了摆手,“不瞒圣上说,琬丫头有在说亲的,横插一脚,多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哪家?”圣上不由接了句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道:“虽然比不得皇子身份,但府里也是世袭罔替的爵位,想娶了做嫡妻的,怎么能抢来给睿儿当侧妃?”

    圣上不好忤逆皇太后的意思,又一连提了几个人选。

    皇太后叹气道:“圣上与其让哀家拿主意,不如先问问睿儿自己的意思,他中意谁,哀家再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圣上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这事儿耽搁下来了,京中关于贾婷的传言,也一日比一日少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,是傅太师府与镇北将军府结亲的事儿。

    两家的喜帖都送出去了,傅太师府所在的宝山胡同在京中东北角,到西林胡同结亲,东街并不是必经之路,而是其中的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这叫大伙儿好奇极了,迎亲的队伍到底走不走东街?两家的排场又会如何?

    太师府去迎亲的全福夫人,顾家请来梳头的夫人,各自会是什么身份,这足够让人津津乐道上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外头猜归猜,府里头,单氏已经和傅家比算着吉时,确定好了路线。

    秦夫人这几日来得勤快,笑容满面的:“这好日子总算就在眼前了,从定下来的那天起,我就一直盼啊盼啊,可算要盼着了。”

    单氏哪里不知道秦夫人心思,笑着打起了太极:“你是大媒,媒人酒是少不得你的。是了,我已经请了梳头的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的算盘落空了,惊讶极了:“谁呀?”

    依她来看,单氏进京这小半年,认得的人都是泛泛之交,并无关系极好的,要不然,前回能为了顾云锦及笄的正宾而苦恼?

    前次是傅太师夫人解围的,这次傅家的人不可能来梳头,那请的会是谁?

    单氏笑眯眯道:“林尚书夫人的儿媳妇,之前胡同里进贼时,我与她往来了几回,还真是挺合得来的。她家姑娘林琬,跟我们云锦也是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听了之后,笑容干巴巴的。

    她压根没想到,同住一条西林胡同,沿途就杀出了这么一个程咬金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