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零二章 割肉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零二章 割肉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贾琮拧眉:“我倒觉得,这件事未必与三殿下选侧妃有关,兴许就像父亲所言,是官场上的利益……”

    “官场上爷们的事儿,我们女人家不懂!”贾温氏气愤极了,一面哭,一面道,“什么样的利益冲突,不能明刀明枪的,要对别人女儿下手,还是这样的狠手!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贾琮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贾温氏。

    朝堂争斗,什么样的手段法子都是可能出现的,碰见些阴毒之人,明面上笑呵呵,背后直直捅上一刀子也是常见的。

    而贾桂,四十出头的年纪就能爬到佥事位子上,得罪的人又怎么会少?

    不过是不把那些丑陋事情告知妻女罢了。

    贾琮倒是知道些,但说出来无异于火上浇油,干脆不提,只是道:“这段日子,还是低调些,莫要再引人注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打晓得要做侧妃起,一直都低调安稳的,”贾温氏的心揪着痛,“现在好了,不仅是侧妃的位子没了,你妹妹往后……”

    贾温氏越说越难过,也不知道是怨自己还是怨贾婷,重重在床板上捶了一下:“太太平平过了这一段多好!为何一定要去看灯?我就该死死拦着你,我就该死死拦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贾婷见贾温氏又要痛哭起来,忙给贾琮递了个眼色:“哥哥扶母亲回去歇一会儿吧,我也累了,想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贾琮顺着贾婷,好言劝了贾温氏一番,半扶半架着,把人领出去了。

    贾婷打发了丫鬟,心里也不住自问,她怎么就一定要去看灯了呢……

    明明原本对这种事儿不是很热衷的。

    可突然间,就像被迷了心窍一样,满脑子都是去看花灯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段时间在家里憋得狠了吧……

    连过年时去道观求签祈福,都没有去熟悉的灵音观,而是选择了香客极少的天水观,年节里的走动也一并省了,就怕一不留神说错了话、得罪了人……

    贾婷死死咬着下唇,一想到贾琮的话,就觉得床板跟带了钉子似的,扎得她两条腿痛得要命。

    她当即爬起来,从桌上拿了个瓷杯,褪了裤子,背朝着铜镜,把瓷杯磕碎了,看着那两颗红痣的位置,反手拿着碎片就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饶是她硬想忍着,还是痛得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丫鬟听见动静进来,只瞧见贾婷腿上鲜血直流,吓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贾婷恶狠狠瞪她,把帕子塞进自个儿嘴里垫着,生生用瓷片把腿上那块肉给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痛得浑身直颤,手上一松,整个人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贾温氏和贾琮得到信了赶来,看到血淋淋的场面,当娘的两眼一翻,直接厥过去了,而贾琮亦是目瞪口呆,回避不是,不回避也不是。

    好在,婆子丫鬟们不少,分工合作,先把贾温氏挪到了榻子上,又把贾婷挪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外头传言纷飞,贾琮也不敢请医婆,亏得有老仆妇懂得治疗外伤,给贾婷止血包扎。

    贾温氏缓缓醒来,捶胸顿足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你这般割肉,你在割我的心呐!”

    “不割了这两颗痣,我往后就是死路一条!”贾婷喘着气道,“割了再长,也就无人知道了。无论外头说什么,腿上有两颗痣的都不是我!”

    这厢贾家“伤筋动骨”,那厢虞贵妃宫中亦是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虞贵妃沉着脸坐在木炕上,低声询问孙睿:“到底是何人所为,你心中有没有一点猜测?”

    孙睿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,淡淡道:“贾桂坐在那个位子上,多少人眼红着,儿臣也不晓得他得罪了谁,叫人报复到女儿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妃一直挑不顺心,我好不容易说服你父皇,让你先娶侧妃,朝中这么多人家瞧下来,我就只挑中贾桂,这是手里稳稳有实权的,你娶了他女儿,就等于收拢了他,”虞贵妃叹气摇头,“谁想到会出这状况!

    若是真眼红贾桂的也就算了,母妃担心的是有人冲着你,冲着虞家来了。

    先是金培英,再是贾桂,这个年,我都过得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孙睿抿唇,笑容极浅,似是宽慰虞贵妃,又似是浑然无所谓:“皇祖母不喜欢您,您本就整日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虞贵妃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不管外头传言如何,虞贵妃自己清楚,她真的是夹着尾巴在做人了。

    史书上记载过的那么多位宠妃,有哪一个跟她这般憋屈的?

    不敢恃宠而骄,不敢仗势欺人,见了低位的嫔妃,“妹妹长妹妹短”的,比谁都亲热。

    大动作半点不敢有,小心翼翼地从圣上那儿给谋些好处,却也不敢要得多了,甚至要拦着圣上,不叫他胡乱来。

    可圣上的心思哪里是她能拦得住的?

    那什劳子的养心宫,等她知道的时候,桩子都打完了。

    虞贵妃越想越气闷,道:“晓得我不容易,你们兄弟就争气些!”

    孙睿道:“母妃,既然贾桂的女儿不成了,那您赶紧再重新挑一个,回头皇祖母问起来,我也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重新挑?”虞贵妃长长叹了一口气,“不过是矮子里头拔高个罢了。容我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孙睿起身告退,走出大殿时遇上了来请安的孙。

    孙抬头看着兄长,道:“皇兄,出了这些事,你怎么半点不着急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呢?”孙睿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心中另有人选?”孙奇道,“我以为母妃挑的贾家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孙睿道:“好还是不好,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?我不急,是急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。”孙点头。

    贾婷失了机会,皇太后还是依着原定下的,寻了个由头,给各府传了旨意。

    旨意也传到了西林胡同,小曾公公亲自来的,请顾云锦两天后进宫去。

    单氏念着小曾公公前回对顾云锦的提点,特特包了大红封,笑道:“给公公和慈心宫里的嬷嬷、公公、姑姑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通透,一下子就转过弯来了,笑容不由越发亲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