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章 真没意思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章 真没意思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姚二垂下了头,半晌羞愧地道:“大人,小人偷看的时候没瞧见那女子的脸,她捅刀子时,小人光顾着怕了,这会儿认人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绍府尹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,果真如他与小王爷所料姚二绝对不会指证贾婷。

    无论是姚家兄弟还是钱举人,都是戏本上的角色,那一匕首不会真的要了姚二的命,姚大、姚二的供词也绝对不会让钱举人陷入死局。

    下一步,应当就是在一个合适的时候,姚大跳出来改口,说他认错了人,他看到的不是贾婷。

    至于贾婷身上的血迹是怎么来的,与钱举人相好的那女子是谁,总归有会个让彼此能交差的答案。

    甚至,有没有那么一个女子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绍府尹口头上安慰了姚二几句,便回了衙门里。

    厢房内,贾婷的精神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身上虽背了伤人的嫌疑,但绍府尹知道她是无辜的,因而也卖了贾家一个面子,让她的母亲贾温氏来府衙看望照顾。

    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,但贾家始终没有承认过被差人带进府衙的女子是贾婷,因而贾温氏去的时候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她换了身仆妇的衣裳,梳着最简单的妇人头,没有半点首饰,脸上也没有抹粉,她这两天操心贾婷的事儿,整个人憔悴极了,如此装扮下,一下子跟老了十岁似的,不是极其熟悉的人,乍一眼还真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母女两人相见,搂着又是一场大哭。

    贾温氏亲自喂贾婷吃了些东西,她有一肚子的话要问,可又怕在女儿的伤口上撒盐,犹犹豫豫的。

    反倒是贾婷,慢慢镇定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要是让我知道,是哪个歹人害我,我定要了他的命!”贾婷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贾温氏心里着火似的,真能寻到那仇人,不用贾婷动手,她先要拿着刀子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多大仇多大怨,竟然这般毁人!

    一辈子都折在这上头了!

    “一道被抓进来的那两人,你认得吗?”贾温氏道。

    贾婷摇头:“我当时整个人是懵的,没瞧见那两人模样。”

    母女两人说着话,外头衙役说绍府尹来了,想要见见贾婷。

    贾温氏迟疑,她想先和贾婷理一理来龙去脉,说辞里有那儿不妥当的,能事先就揪出来,可贾婷却止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”贾婷深吸了一口气,“行凶伤人,我根本没有做过。”

    贾温氏只要顺着她,让绍府尹带着师爷进来了。

    绍府尹坐下,温声道:“贾姑娘,虽然是揭伤疤,但衙门办事儿,还望你谅解。”

    贾婷一听这话,就知道绍府尹没有把她当凶手,心中大定,缓缓讲了经过。

    上元那夜,她跟着贾琮去看灯,突然之间就走散了,她四处张望想寻人,却被人拿帕子捂住了口鼻,之后就没有意识了。

    再醒过来的时候,她恨不得再晕死过去,身上痛得要命,眼睛却没蒙得死死的,她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后来,她又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时,她已经被穿好了衣裳,扔在了胡同里,然后被差人发现,就此带回了衙门。

    “我只记得这些。”贾婷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贾温氏死死咬着下唇,随着贾婷的讲述,泪眼婆娑。

    绍府尹颔首,这一番说辞与他猜测的经过**不离十,贾婷蒙难,身上衣服被脱下来过,对方拿去染了血再给她穿上去的。

    问过了贾婷,绍府尹又审了一次钱举人。

    “姚二醒了,他和姚大的供词一样,那个女子绝不是你的婢女小婉,她到底是谁?”绍府尹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钱举人缩了缩脖子:“但也绝不是贾姑娘,在下当真不认得贾姑娘,也不晓得为何姚大要把脏水往人家姑娘身上泼。哎,大人,是不是姚大自己害了那贾姑娘,要寻人嫁祸,干脆转到在下头上来了?”

    绍府尹牙痒痒的厉害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戏本一出,这钱举人还蹦得挺起劲的,也就是仗着他举人的身份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若没有功名傍身,绍府尹恨不得先给这浑人来几十板子。

    师爷搁下笔,道:“你干脆说,姚二也是姚大捅的,人家兄弟两个合起来算计你,捅刀子也到你院子里去捅!”

    钱举人干巴巴笑了笑,垂头道:“绍大人,不是在下有意隐瞒那女子身份,而是……

    哎,小婉是在下母亲定下的,给开了脸的,在下进京念书备考,母亲就让她跟着伺候。

    腊月时,在下在街上看见了乞讨的姑娘,见她实在可怜,就问她要不要卖身当婢女,换口吃食,她应了,在下给她取名叫小茹。

    起先真的是可怜她,没想到收拾干净之后,挺水灵的,在下就中意了。

    就因此,小婉气坏了,年都没过完呢,正月初七还是初八,收拾东西跑了,留信说要回去让在下母亲做主。

    她走后,照顾在下的就是小茹了,那天早上,姚二看到的其实是她。

    小茹伤了姚二,在下就是一时鬼迷心窍,觉得她没过几天好日子就要奔命,在堂上就谎说是小婉。

    是在下考量不周,是在下胡言乱语了,但在下真的与贾姑娘的事情不相干,也会出钱赔给姚家兄弟的。

    至于小茹,在下也不知道她去处了。”

    绍府尹一言不发地听完,下意识地看了眼四周,若非这里还是他熟悉的衙门,他甚至要以为自个儿是坐在茶楼里听说书先生讲了一个话本故事呢。

    这一日下衙之前,孙恪使人去衙门里问了一声,得了回话说“只等着姚大”改口了。

    孙恪啧了声,嘀咕道:“看了开头就让我猜到了结局,这戏本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待身边人亲厚,亲随与他说话也没有那么顾忌,问道:“奴才觉得挺有意思的,奴才还没猜出来写戏本的人到底是谁呢,小王爷给奴才解惑?”

    孙恪噎了一口气,这个答案,他也还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姚二能活动了,被挪到衙门里认人,同样是五名类似装扮的女子,只是这一次,贾婷也在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