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一个都跑不了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一个都跑不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徐氏坐在单氏身边,面朝着正前方,因而没有看到单氏笑容里一闪而过的停顿,倒是顾云锦,正巧坐在单氏对面,把这一顿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单氏到底想到了什么,顾云锦不好直接问,她细嚼慢咽着佳肴,心思转个不停。

    从前,长房并未进京。

    顾云思虽然嫁的不是傅敏峥,而是嫁去了贾佥事府中,但这两家都是长居京城的,这一点并无不同。

    前世只顾云思嫁来了京中,现在,长房整个儿搬来了。

    其中因由,顾云锦一时半会儿猜不到,但看单氏刚刚那神色,长房恐怕与二房、三房起了些纠纷的。

    而这些纠纷,单氏还不好与徐氏这个妯娌开口。

    正思忖着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唬了所有人一跳,巧姐儿更是咧着嘴嘤嘤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顾云锦循声望去,见丰哥儿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,瞪大眼睛看着众人,一副想哭又硬忍着的模样,而他的脚边,是一只碎掉的瓷碗,她一下子明白了。

    丰哥儿用勺子伶俐,用筷子却总是有些不得门道,这小半个月总算有所进展,乐得他越发兴致勃勃,劲头儿十足。

    他拒绝旁人帮忙,吃喝哪怕慢些都要自己来,葛氏觉得丰哥儿有韧劲挺好的,都由着他去,常常一顿饭要吃上许久。

    今儿个团圆饭,小豆芽丰哥儿上不了桌,只单独给他安排了一张小几子。

    偏他爱热闹,谁说话都要探头探脑去张望,一个不小心就失手砸碗了。

    奶娘醒过神来,赶紧把丰哥儿抱开,免得他一不小心碰到碎片,嘴上忙道:“是奴婢没有看好哥儿,是奴婢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紧的,”单氏笑道,“谁家孩子吃饭没砸过几个碗呀,再给他拿个新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顾云宴笑了起来,朝丰哥儿招了招手:“到爹爹这儿来吃。”

    丰哥儿的眼睛霎时间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云宴让丰哥儿坐在他腿上,拿了个干净的碗儿,夹了些菜让儿子慢慢吃,自个儿与兄弟们说话,时不时吃一两口。

    丰哥儿一个失手,把一块肉掉到了顾云宴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顾云宴丝毫不在意,另给儿子添了一块。

    等一顿饭吃下来,顾云宴的衣服上东一块西一块,好些油渍,叫单氏看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顾云熙吃了不少酒,微红着眼睛笑话他。

    顾云宴不恼,道:“等巧姐儿学用筷子时,你也好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顾云熙转头看圆乎乎的巧姐儿,笑得没底气了,反倒是顾云齐,在一边更乐了。

    “云齐你也不用笑,”顾云宴道,“我跟云熙经过的这几遭,你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哄笑。

    顾云锦也弯了眼睛,她突然理解了徐氏说的话,这样的热闹当真挺好的。

    从前那些年,她过得太清冷了,甚至是习惯了那样的清冷,但如今想来,她还是喜欢这种热闹的。

    散了席,各自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徐氏、吴氏都不好吹太久冷风,顾云锦陪着她们快些回去,顾云齐身上酒味重,只一人慢悠悠走,一来消食、二来散散酒气。

    等徐氏回了屋子,饮了热茶,整个人暖过来后,顾云锦才从正屋里出来。

    正巧,顾云齐也慢慢踱回来了,兄妹两人在院子里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夜色黑沉,但正屋、厢房都点了灯,廊下还有灯笼高悬,院子并不算暗。

    顾云齐走到顾云锦身边,目光落在厢房的窗户上,望着里头的影影绰绰,叹道:“其实大哥说得也不全对,起码陪你嫂嫂生产的担惊受怕那一遭,我是体会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约莫是在明年中秋前后临盆,彼时顾云齐肯定还在军中,妻子的肚子到底是何时发作的,痛了多久,生下来的是哥儿还是姐儿,他都无法第一时间得知,只能在后续的家书里了解状况。

    他宁愿在院子里急得团团转,也不想一切都化作家书上的几行简单的文字。

    那报喜的信函,哪里能真切呈现吴氏临盆时的辛苦?

    顾云齐挂念,但也的确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不能陪在一旁,与他而言,实在遗憾又心疼。

    顾云锦偏头看向哥哥,虽然顾云齐只说了那么一句,但其中的情绪明明白白的,顾云锦全部领会到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真的无法两全,他们兄妹都清楚的,顾云锦安慰他道:“我会陪着嫂嫂的,不止我,还有家里那么多人,不至于手忙脚乱的。”

    若是搁在从前,徐氏和顾云锦都没有经验,无论出现什么状况,都是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抛开稳婆,家里只沈嬷嬷一个生养过的妇人,实在不够稳妥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单氏和两位嫂嫂都在,吴氏大小问题都有处问,最起码,心里就先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尽量在腊月前回来,许是还能赶上送你上花轿,”顾云齐笑了起来,他多吃了两杯酒,这会儿只觉得感伤,笑容都涩涩的,“有时候想想小鲍爷挺好的,有时候又舍不得你、恨不得他离你远远的。

    你嫂嫂说得对,我就是瞎挑剔,兴许比当爹的还挑剔姑爷,我偶尔会想,要是父亲还在,可能都没有我这么挑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怔了怔。

    她想说,可能父亲会比哥哥挑,一本正经地挑剔这个那个,也许他会和哥哥一道坐下来,父子两人一块儿品头论足。

    那画面想象起来有些好笑,可唇角才微微一扬,却又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父亲如此,那母亲呢?

    苏氏若在,大抵会狠狠笑话这对父子吧?毕竟丈母娘看女婿,是越看越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不早了,回去休息吧,”顾云齐拍了拍顾云锦的肩膀,道,“等你嫂嫂生了,你要给我写信,写得越详细越好,好让我多体会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再详细,也不过只是文字。

    顾云锦突然想起了从前。

    十年前顾云齐从家书上知道她要嫁给杨昔豫的时候,是什么样的心情?

    肯定也是不舍、不放心,又盼着她往后能平顺安康的吧?

    他不熟悉杨昔豫,又要自己开解自己“那是知根知底的姻亲”,一定十分纠结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