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夹着尾巴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夹着尾巴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想的与顾云齐不同,沈嬷嬷的话就像一根手指头,瞬间捅破了窗户纸,把之前她没有好好想过的问题全部摊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与蒋慕渊的婚事来得突然,这些日子,顾云锦就只琢磨着关系转变了,往后要如何相处,她听蒋慕渊的,试着将对方放在心中,渐渐去适应新的身份,也接受完全不一样的将来。

    只是,兴许是她前世没有怀过生过孩子,哪怕家里有丰哥儿、巧姐儿,身边还有吴氏这个孕妇,顾云锦都没有思量过生儿育女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顾云锦下意识地把目光落在了吴氏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吴氏月份还小,还不到显怀的时候,冬天衣服又厚,根本看不出她有身孕。

    顾云锦想,这大抵也是她浑然不开窍的其中一个缘由吧……

    若是吴氏挺起了大肚子,顾云锦会多些实在体会。

    可那些体会是作为小泵子的,与作为大肚子的人妇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会儿叫沈嬷嬷一提,顾云锦才猛然间醒悟,往后她要思量的不仅仅是与蒋慕渊的相处,还有各种其他变化。

    将来,等她有了身孕,蒋慕渊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

    会像哥哥待嫂嫂那般吗?

    吴氏嗔怪过了顾云齐,又看向顾云锦,见小泵娘木愣愣的,她扑哧就笑了:“你别叫你哥哥给带偏了,离你成亲都还有一年半载的,你先琢磨明白婚事,等上轿了再来琢磨当娘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被吴氏这么一说,心神平缓许多,她眨了眨眼睛,笑了。

    吴氏这是在告诉她“船到桥头自然直”?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的确是那么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京中百姓的视线虽从金培英身上转开了,但与此相关的,这会儿依旧不轻松。

    恩荣伯府阴云密布了几天,终是耐不住,伯夫人递了帖子进宫,拜见虞贵妃。

    “金总督真保不住吗?”伯夫人压着声音问虞贵妃,“如今就真的弃了他不管了?那往后谁还敢跟我们真心往来?”

    “管?你叫我怎么管他?”虞贵妃挑眉,语气不善,“是圣上容不下他,我能如何?前朝的事情,我素来是不管的,又怎么好为了金培英去求圣上?

    就因为金培英他弄出来的那些事儿,我这些时日都要夹着尾巴做人,就怕再生些事端,叫人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我去求了,落在皇太后那儿就是后宫干政,我作死了自个儿给她递把柄?”

    恩荣伯夫人被她一通话堵得回不了嘴,只能喃喃道:“到底是谁搞出来了这么多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。”虞贵妃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宁国公府的小鲍爷?”恩荣伯夫人疑惑道,“他在两湖要做的事情,肯定与金总督不是一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虞贵妃摇了摇头,“要是没有出人命,还能往他那儿猜,一下子冻死三个人,他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恩荣伯夫人讪讪,道:“提起他,我倒是想到他那婚事了,起先不是说那顾家女是永王妃给小王爷相看的吗?怎么又成了宁国公府的儿媳妇了?

    表兄弟两个都相看了同一个,这事儿传开去,多大的笑话呀!”

    虞贵妃眼神一厉,横着自家嫂嫂,冷声道:“叫谁看笑话?满城百姓吗?永王妃站出来说是帮着长公主相看的,谁信你们那些没凭没据的风言风语?

    慈心宫里就更不管了,小王爷是皇太后的宝贝孙子,外头说道百句,不如他在皇太后耳边说一句的,他跟小鲍爷一条裤子长大,能互相坑吗?

    赶紧歇歇吧!没几天就过年了,再兴些风浪,倒霉的是我!”

    恩荣伯夫人的面色越发难看了,可她不好反驳虞贵妃,只能听着。

    虞贵妃坐直了些,盯着她道:“三娘、四娘没有再与卫国公府那疯丫头一道耍玩了吧?”

    恩荣伯夫人眼神闪烁:“很少的,很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前回说过她们了,怎么就不听呢!”虞贵妃沉声道,“嫂嫂你再多叮嘱几遍,不要再与柳家那个往来了。

    宫里上下如今哪个喜欢她?圣上原还想让她嫁去宁国公府,就因为万寿园里那一桩,永王妃亲眼瞧见的,转头就跟长公主说了,皇太后也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都叫皇太后记下了,三娘、四娘再与她一道,是想跟着一块倒霉吗?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姻亲,撇不开面子……”恩荣伯夫人试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些弯弯绕绕、画一张纸上都算不清的关系,算什么?”虞贵妃不赞同极了,“没看到平远侯府都不理金大人府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侯府,又出了个亲王妃,”恩荣伯夫人撇嘴,“咱们就是个恩荣伯,柳家好赖是个国公府,脸上抹不开呀……”

    伯夫人几次寻理由,虞贵妃顿时失了耐心,道:“反过头来扒着我们伯府的,又算哪门子国公府,他柳家早不及几代前风光了!

    你以为我不晓得你们怎么想的?等惹出了祸事,叫我来收拾场面。

    我话搁在这儿了,叫三娘、四娘不要再理柳媛!

    要真因此出了状况,不用来宫里求我,我是断断不会帮她们周旋想法子的。

    叫我姑姑?叫姑老太太都没有!

    不肯收敛了做人,是怕我死得不够快!”

    恩荣伯夫人见虞贵妃当真动怒了,当即拍着胸脯保证不会让两姐妹再与柳媛一道,好言好语说了许多安抚的话,这才稳住了虞贵妃的脾气,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小年前,衙门正式封印,京城百姓都兴高采烈等着过年。

    小年夜里,顾家长房、四房坐下来吃了一道用饭。

    徐氏不能多饮酒,只意思意思抿了一丁点助兴,与单氏道:“前几年过年,一直冷冷清清的,跟现在这样热闹,倒是好几年不曾有了。”

    单氏笑道:“往后咱们一道住着,还能缺了热闹的时候?倒是云思,二月里要出阁了,这是跟娘家的最后一个大年了。云锦应当也是明年,一下子身边又要少了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单氏说得感慨,徐氏劝道:“这不是云齐媳妇怀上了嘛!明年过年,家里有新丁的。若是老太太与二房、三房一道进京,那这几张台面就不够坐了。”

    提及北地的亲人,单氏笑容一顿,很快又恢复如初:“是啊,盼着她们能与我们团聚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