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为何不用?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为何不用?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袁二是与闻讯而来的百姓一道进素香楼的,他就站在大门边,因而东家最初没有看到他。

    他说了那么一番内幕,见大堂里都在讨论虞贵妃的事儿,这才悄悄转身,离开了素香楼。

    二楼雅间里,孙恪与程晋之对坐着,把各种消息听了个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以程晋之的年纪,他自然不清楚金培英与虞家的关系,听得他瞠目结舌,偏过头问孙恪道:“小王爷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孙恪慢条斯理饮着茶,半晌才冒出来一句:“阿渊的百姓缘真不错,人人都替他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这般答非所问,显然是不想对金培英的事儿过多品论,程晋之也干脆不问了。

    另一厢,袁二绕回了落脚的小院,推门进去,就瞧见了站在庑廊下的听风,他心里有数了,让听风往里头禀了一句,就说消息放出去了。

    听风进去传禀,周五爷和蒋慕渊正落子下棋,闻言,两人都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五爷捻着棋子,道:“要不是我清楚一连串的事情与小鲍爷无关,我都要猜测是你在整金培英了。”

    从偷盗起,到控诉金培英纵容底下人霸产,添上蒋慕渊手里的一些佐证,足够让金培英在两湖总督的位子上坐不下去。

    蒋慕渊是要收拾金培英,要不然,也不会在离开两湖前让徐砚盯着金培英,看看对方是否会出现霸产的状况,可他却没有料到,有人比他还着急。

    蒋慕渊落下一子,道:“我只是没弄懂,孙睿也好、孙也罢,他们整金培英做什么?”

    前一回,蒋慕渊与周五爷说过,眼下的状况,他是雾里观花,有很多弄不懂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对孙睿及孙都起过疑心,但事情有说不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北一、北二胡同的大火是一场意外,但青龙偃月刀的事儿的确是人为的,弄出来之后,一系列引导之下,遭受了骂名的是虞贵妃。

    孙睿和孙都是虞贵妃亲生的,把火点到他们母妃头上去,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更别说之后趁着两湖水情浑水摸鱼了,不管怎么摸,站在风口浪尖上的还是虞贵妃。

    这也是盗窃案发生之后,蒋慕渊虽然质疑孙睿或是孙牵扯其中,却始终不敢确定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今,背后之人真实的目的浮现了,却是直指金培英。

    为了拿捏金培英,蒋慕渊让周五爷多番打听,才从陈年旧事里隐约挖出来那么一段,周五爷回京后,又问了几个人,昨天夜里却才准了这些往事。

    他们得来辛苦,但孙睿和孙却不可能不晓得金培英与虞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金培英是虞家的好助力,这两兄弟动他做什么?

    周五爷低声问道:“三殿下、七殿下,小鲍爷更疑心谁?”

    “孙睿,”面对周五爷,蒋慕渊答得很直白,“孙睿经常出入御书房,听说我在两湖的时候,有一阵子他替圣上处理过折子,孙年纪小些,他能接触、动用的关系不比他哥哥。

    可偏偏,孙睿是最不需要做这些事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五爷寻思着蒋慕渊的话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身为皇子,在朝政上拨弄搅和,他们的目的无外乎是拉党结派,图的是最后的金銮宝座。

    中宫皇后没有儿子,虞贵妃极其受宠,一众皇子之中,孙睿最受圣上喜欢,如此状况下,他动其他不同路的官员也就罢了,为何要去动与虞家一条船上的金培英呢?

    周五爷迟疑道:“莫非是金培英起了旁的心思?他想离开虞家这条船?”

    疑问一出口,周五爷自个儿就品出矛盾来,失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对金培英而言,如今局势下,还有什么比虞家更好更大更安稳的船呢?做生不如做熟,金培英这个人,没有那么蠢的。

    明明线索指向了孙睿,但逻辑上说不通,这也是事情进展到现在,蒋慕渊依旧说“雾里观花”的原因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孙睿嫌疑重,但也不能排除御书房里有别家棋子。”

    韩公公,其余当差的小内侍,这些人之中,兴许就存了答案。

    可周五爷清楚,无论答案是谁,这个人都是暂时揪不出来的,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,别说是孙睿、孙这样的身份,连把事情推到韩公公身上都是不可行的。

    对方就站在阴暗处,露出了半点看不透彻的端倪,而后动动手指,把所有的矛头指向金培英。

    “小鲍爷,要不要以此来动金培英?”周五爷问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掂了掂手中棋子,将它落在棋盘之上,棋子落盘声音清脆利落,而后他抬起头来,那双眼睛黑沉得看不清眸底,片刻,突然迸发了笑意,一下子溢出了眼角,他笑得十分爽快。

    “瞌睡了有人递枕头,为何不用?”蒋慕渊朗声道。

    这事儿若搁在旁人身上,兴许会觉得有点儿憋屈。

    动金培英,那就是顺了背后之人的心思,被人当作枪,指哪打哪,可要是隐下这些事儿,不去动金培英,那又违背了初衷。

    可蒋慕渊丝毫不觉得憋屈,不管是其他势力掺合着要削弱虞家,亦或是孙睿、孙想不开了要自家内讧,他的目的就是收拾金培英,能给他要走的路添砖加瓦的,他才懒得管这砖瓦是泥的还是玉的。

    毕竟,在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之前,蒋慕渊手上现有的证据还不够让金培英跌一个大跟头的。

    如今,城里沸沸扬扬的,蒋慕渊再添上些柴火,让袁二把金培英与虞家的关系传出去,一通煽风点火之后,差不多就能让圣上弃金培英保虞家,来平息民愤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蒋慕渊拿着府衙准备好的案卷,再一次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圣上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,气得吹胡子瞪眼的:“天下有那么巧的事情?这一桩桩的就是朝着金培英去的!真当朕是瞎的不成?”

    蒋慕渊不会跟圣上唱反调,况且,这就是一出戏本,违心咬定没有内幕,那是把圣上当傻子,也显得自己是个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