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六十二章 雾里观花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六十二章 雾里观花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孙抿了抿唇,小心翼翼建言道:“过年时,让燕清真人祭天祈福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绍府尹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圣上虽说把燕清真人请回了京城,但绍府尹猜测,圣上对真人依旧有一肚子的不满意。

    若不是真人说的那番话传扬开去了,京中百姓哪里会闹得那般热闹?

    真人的存在,就是圣上错误修建养心宫的证据,这怎么能让圣上舒坦呢?

    可不舒坦归不舒坦,绍方德也清楚,年节里把燕清真人推出来祭祀祈福是一个极好的主意,由他说一番“顺心”的话,也能安了百姓们的心。

    绍府尹暗悄悄看向了圣上。

    圣上的脸上满是不喜,但到底没有拒绝这个提议,颔首道:“祈福这主意不错,但之前做假戏是什么破招?与其想那些,不如再仔细想想怎么抓人吧!”

    孙刚听到祈福不错,面露喜色,哪晓得后头又被接着骂了几句,一下子垮下了脸,泄气了。

    圣上只瞧了他一眼,便问起了蒋慕渊:“阿渊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蒋慕渊恭谨道:“贼人既是冲着煽风点火来的,那眼下的场面还远远不够,他还会继续做些‘劫富济贫’的事儿,依我之见,还是继续加强各处布防要紧。”

    京城的地图被摊开,几人细细商议布防。

    孙睿认真听了会儿,道:“那贼人会不会杀个回马枪?重新再偷一次青柳、西林胡同?”

    绍府尹倒吸了一口气,目光落在了地图上那两处已经被光顾过的胡同上。

    蒋慕渊沉思一番,道:“既如此,官兵着重盯青柳胡同,而西林胡同则唱个空城计吧。”

    哪怕没有官兵,西林胡同有顾家的护院,只要警醒些,应当能发现些端倪。

    商量好了安排,蒋慕渊和绍方德一起告退,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绍方德心里七上八下的,直到出了宫门,才压着声儿问蒋慕渊道:“小鲍爷,您真的觉得那贼人会再来?”

    蒋慕渊淡淡看了绍府尹一眼,目光又重新投向了远方,清冽的声音里添了几分嘲讽:“又是偷盗又是冻死人的,如此大手笔,怎么会就此收场?弃子,又不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以为,贼人会像三殿下说的那样杀个回马枪?”绍府尹又问。

    蒋慕渊的唇角微微一动,脚步依旧不疾不徐的,却是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就在绍府尹以为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的时候,蒋慕渊突然又开口了,他只是轻轻叹了一声: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的,不过都是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从皇城回到东街上,正好是中午时间,百姓们都在说道那三个被冻死的祖孙,言谈之中具是不满。

    听风小跑着跟上来,附耳与蒋慕渊道:“爷,五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转头,径直去了那座不起眼的小院。

    周五爷风尘仆仆抵京,刚换了身干净衣裳,和袁二坐下来吃了一杯酒,蒋慕渊就寻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诧异,以前在京中时,若有什么状况,都是寒雷递信给他,蒋慕渊从未亲自过来过。

    蒋慕渊开门见山,问道:“京里这几天的状况都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周五爷颔首,道:“刚刚听阿袁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蒋慕渊又问。

    周五爷的眉头皱了起来,良久,一五一十道:“怪。小鲍爷是不是觉得,做出这些事情的人与关帝庙里弄翻青龙偃月刀的是同一伙人?”

    彼时查验过,青龙偃月刀倒下来不是意外,而是人为,而对方的目的与今时的偷盗太想象了,以至于周五爷刚听袁二一说,就联想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他们。”蒋慕渊低声道。

    周五爷的面上严肃许多,他示意袁二先出去,等屋里只剩下他与蒋慕渊之后,才压着声音道:“与两湖决堤也脱不了干系?”

    蒋慕渊的眸子一紧,没有直接回答,却也已经是答案了。

    他在两湖数月,周五爷待的比蒋慕渊还久,两人根据水情推断过,即便堤坝有问题,洪水也不该造成那么大的损失,况且,他们还收到了堤坝被炸毁的证词。

    周五爷犹豫了一番,终是又问了一句:“您认为对方会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一次,蒋慕渊倒是没有沉默,他淡淡道:“有点儿想法,却还只是雾里观花,有很多想不通、想不周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既如此,周五爷也就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把早上冻死的祖孙三人的信息留给了周五爷,让他仔细调查一番,看看其中是否还有内情状况。

    交代完了事情,蒋慕渊便往西林胡同去了。

    顾家宅子里,顾云锦陪着徐氏用了午饭。

    吴氏这几天闻不得浓郁的饭菜味道,虽然乌太医说不打紧,也开了方子,但单氏还是让厨房另给吴氏准备了吃食。

    这也是避免吴氏与徐氏、顾云锦一道上桌,突然难受起来,反而要让别人照顾她,都吃不好。

    顾云齐还是陪着吴氏用饭的,这一点上,徐氏压根不发话,顾云锦捂着嘴笑话了吴氏一通。

    这厢刚撤桌,单氏那儿使人来禀,说是蒋慕渊来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正漱口,闻言险些呛着,她愣是没想到,蒋慕渊突然正大光明就登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鲍爷往我们这儿过来了?”顾云锦擦了擦嘴,问传话的婆子。

    婆子摇头道:“小鲍爷来寻三位爷说事的,太太让请六爷过去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了然了,这定然是来说偷盗案的。

    顾云齐从厢房出来,要随婆子过去,见顾云锦在窗边探头探脑的,他故意沉下脸,道:“你好好待着,有什么事儿我自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若是顾云齐不说她,顾云锦也没有生出什么念头来,被他这么一说,小泵娘的小脾气就冒上来了。

    弯了弯眼,顾云锦揣着手炉出来,笑道:“我去寻三姐姐,哥哥也要拦我?”

    顾云齐拿她没有法子,只能看着她走在自个儿前头,还一个劲儿去问婆子“姐姐在做什么”、“妹妹在做什么”,直到半途,兄妹两人才想转过来,纷纷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蒋慕渊来访,自是在花厅,顾云思与顾云霖,肯定在自己院子里,这根本就不是同一处。

    顾云齐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寻云思、云霖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