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五十七章 老妪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五十七章 老妪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秦大人的官职在西林胡同里数一数二,秦夫人又长袖善舞,与各家关系都极好,因而昨日报官,也是他家打头。

    顾家新搬来的,单氏自家事情一桩接一桩,也无意跟秦夫人别苗头,自不会抢她威风。

    送人出了门,单氏先把消息告知了长房众人,又往四房去。

    徐氏屋里,顾云锦翻着寿安郡主手抄给她的话本,她读得津津有味,得趣处,还与徐氏交流一番。

    徐氏也拿了一本看。

    十年前这套话本面世时,徐氏还不曾嫁去北地。

    彼时,徐砚还不是工部侍郎,只是一个员外郎,但徐家几代经商,家里的银钱是不缺的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虽然大小事情上打压徐氏,但却不拘她看书,徐氏当时看过那套话本,可惜时间久了,很多情节都不记得了,也就是顾云锦提起来,让她生了重新翻看的念头。

    能与顾云锦一道看书品读,对徐氏而来,也是全新的经历与体会。

    单氏进来的时候,那两人各坐在木炕一边,看得出来,气氛极其融洽。

    “母女两人一道看书呢?”单氏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闻声回头,见了来人,起身让单氏坐下,自个儿搬了把绣墩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她动作自然,听见“母女”两字也没有任何不满情绪,单氏看在眼里,不由再一次想,小泵娘是长大了。

    单氏从前是亲眼见过顾云锦与徐氏的矛盾的,进京之后,她也见到了顾云锦的改变,几个月下来,这种改变依旧让她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作为家中长媳,如今有一道住着西林胡同,单氏自然希望家里人人都和睦齐心,若是有隔阂有矛盾,她不能甩手不管,那日子真是愁也愁死了。

    单氏端起茶抿了一口,先问了顾云锦:“昨夜睡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一早起来时徐氏已经问过她了,顾云锦笑道:“我不认床的,睡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虽是碧纱橱里,但床褥被子都是干净绵软,舒服极了,火盆热气也够,一觉睡醒并无不舒坦的地方,比起她曾经住饼几年的岭北庄子,那好了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单氏仔细观察,见她气色好,脸上也没有疲态,便放下心来,与她们说起了秦夫人带来的消息:“不晓得方不方便让云齐问问小鲍爷?”

    徐氏听闻侍郎府遭贼,待确定只丢了东西之后,放心了些,便让人去叫了顾云齐来。

    顾云齐一听,满口应下,出门寻蒋慕渊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在查贼人,蒋慕渊应当不在宁国公府,顾云齐也就没有让人去递帖子,而是径直去了府衙打听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蒋慕渊就在府衙里,他让顾云齐先去素香楼里等他。

    书房内,除了西林胡同的卷宗,又添了一份青柳胡同的,蒋慕渊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周五爷还留在两湖,京城里的大小事情,交由了袁二打理。

    昨日,蒋慕渊就让寒雷寻了袁二,让他去打听打听夜间西林胡同的北口有没有人见过贼人的接应。

    可惜,当时夜色太重,伸手不见五指,又是雪天,寒冷得不行,住在附近的居民早就闭门歇息了,谁也没有在街上转悠,而城中巡夜的官兵、更夫,亦是回想不出什么来,这条线暂时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偏偏青柳胡同又紧接着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蒋慕渊往素香楼去,见了顾云齐。

    两人刚一落座,还未细说什么,底下大堂里的议论声就断断续续传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西林、青柳,这两胡同住的全是官老爷,你们说那贼儿莫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昨日听说书听傻了?真以为如今还有什么劫富济贫的侠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有了?官老爷们富不富的先不说,城里百姓贫的是真的贫,远的不说,就前头北一、北二两个胡同,烧成那样了,哪家缓过气来了?”

    火情之后的惨状,大伙儿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虽说衙门里有发了补助,也赶出了新宅子,但毕竟大伤元气,补来的那点儿银子当真不够好好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这两条胡同的住户,从前还是有些家底的,可京城之中,还有更加贫苦的人家。

    朱门酒肉臭、路有冻死骨,无论在哪儿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只是,此处毕竟是京城,天子脚下,府衙还真不敢出冻死人饿死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底下议论纷纷,东家怕客人们慷慨激昂起来说过了头,赶紧让茶博士稳住了众人情绪,又让说书先生开讲故事。

    蒋慕渊与顾云齐耳力都好,基本都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没有直接说案情,蒋慕渊敛眉,叹了一句:“据我说知,两湖地区受灾的百姓,有一些来了京城。”

    受灾的百姓在两湖活不下去的,自是往他处逃难,或是投奔亲友,或是乞讨为生,正如客人们所言,天下脚下不敢出饿死人的事情,为此,绍府尹入冬之后就揪着心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些两湖的事儿,终是绕到了正题上。

    蒋慕渊直言道:“一时之间还没有线索,城门处也加紧了巡查,典当行也盯着……”

    偌大的京城要寻个贼人,不是容易事情,城门处设卡,其实也不见得有用,小件的东西藏在腰包香囊里,守城官兵不可能搜身检查,大件的东西,贼人也不会傻到运出去。

    顾云齐听得明白,与蒋慕渊商量了些其他法子,但这些法子说到底也就是碰运气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有想到,瞎猫就是有碰到死耗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听风敲了敲门,快步进来,禀道:“绍府尹刚使人来报的,说是有人拿着黎大人家的银锞子去了金银铺子,想要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家金银铺子?”蒋慕渊问道。

    听风道:“就在东街上,前头那一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蒋慕渊和顾云齐交换了一个眼神,前后出了雅间,寻去了铺子里。

    有衙役已经到了铺子,把人与东西都看了起来,铺子的掌柜站在一旁,神色紧张,比掌柜更紧张的是一个衣着破烂的老妪,她缩在一旁角落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衙役指给蒋慕渊看:“小鲍爷,就是她拿着银锞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