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是不是你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是不是你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上一刻,他们两个还在琢磨那脚印是蒋慕渊夜访留下的痕迹,为了如此解决这事儿而头痛,下一刻,别家也出现了印子,生生告诉他们一切都是他们想多了。

    顾云齐提到嗓子眼的心上上下下,但总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是不可能去秦家进进出出留一堆脚印的。

    不是蒋慕渊就好,大半夜来找顾云锦,他能安什么好心!指不定怎么哄怎么骗的,就把他那个傻妹妹给弄迷糊了!

    可要不是蒋慕渊,又是哪个混账东西半夜里当贼?

    顾云齐跟着顾云宴一道去了花厅。

    秦夫人与单氏对面坐着,见两人进来,她一脸忐忑道:“我在西林胡同住了那么多年,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今早上底下人来说,我起先还不信嘞。

    我们这条胡同的宅子院墙都算高的,没点儿功夫根本爬不上来的,我自己去看了,哎呦,真有脚印。

    不止围墙上,有几个还在屋檐上,亏得那几间屋子没有住人,不然大半夜的岂不是魂儿都吓飞了。

    我让人在清点那几间屋子的东西,看看是不是丢了什么。

    你们这儿也有?”

    顾云宴答道:“后头围墙墙脊上有一处,屋檐上都没有。兴许是翻墙时发现我们府里有护院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苦着一着脸:“到底是将军府,各个都有功夫,小贼不敢造次的,跑错了门也立刻就走,我们府里上下就没个厉害的!我再去隔壁几家问问,看看是不是都遭了贼了。”

    胡同里进贼,就不仅仅是某一家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单氏陪秦夫人出去,道:“我随你一道去吧,各家都问问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回了四房,直直寻去了东跨院。

    顾云锦见他来了,心里极虚,面上还端着,问道:“看出端倪没有?”

    顾云齐清了清嗓子:“秦夫人过来了,秦家似是进贼了,大伯娘与她一道去邻居家里打听了,那贼儿胆子不小,在抓到人之前,你们夜里千万警醒些,有什么事情就叫人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那脚印不是蒋慕渊的,而是进贼了?

    她呆呆点了点头,应了声“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一整个早上,单氏把西林胡同的邻居都拜访了一通,有三家寻到了脚印子,另有三家没有发现脚印,但都缺了东西,应当是下雪前就遭贼的。

    几家坐下来一道说了说,秦家领头去衙门报了官。

    衙门里听了也着急,西林胡同里住的都是官家,由不得拖沓敷衍,衙役们很快一家一家来查访。

    此处遭贼的事情并没有遮掩,衙役们一来,各处都知道消息了。

    酒楼茶馆里的客人们纷纷咋舌,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贼人,竟然有胆子去西林胡同偷鸡摸狗?官家的东西是那么好偷的?等被揪出来了,他们可要好好看看,那人的胆儿是不是长在脑袋后头了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们紧追着这一茬,讲起了“来无影去无踪的侠盗”、“前朝时出名的大盗”,但凡与偷儿沾上边又波折起伏的,都能引来一众的听客。

    绍府尹上午在忙旁的事儿,直至下午时,才抽空亲自走了一趟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师爷整理个案卷,交由绍府尹过目。

    绍府尹正认真看着,就听外头传报说小鲍爷来了。

    经常出入府衙的小鲍爷,当然是指蒋慕渊了。

    绍府尹起身把蒋慕渊迎进来。

    “西林胡同失窃的?”蒋慕渊看向桌上摊着的案卷问道,等绍府尹点头,他道,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绍府尹把案卷递给他,奇道:“小鲍爷还关心偷盗案?”

    “我媳妇还在西林胡同住着,不抓到贼人,我怎么放心?”蒋慕渊答道。

    怎么就忘了这一茬了,绍府尹汗颜,道:“圣上前几天还使人来说过,小鲍爷您回京不久,皇太后与长公主都甚是想念,您若一直在府衙里,皇太后与长公主要埋怨圣上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问起来,我也是这么说,”蒋慕渊一面看卷宗,一面道,“晓得皇太后和母亲常常念着我,回来之后,我也没上府衙来,但这桩不同,还不许我替我媳妇家里抓贼吗?”

    绍府尹说不过他,又实在不敢留蒋慕渊在府衙里,便让师爷给他抄些了一份卷宗。

    蒋慕渊拿着卷宗出来,被永王府的小厮请到了素香楼。

    素香楼里也在说着与大盗相关的故事,孙恪听了一下午,等蒋慕渊到了,也就不再听了,反而是凑过来看卷宗。

    案卷上写得明明白白的。

    哪一家,何处留了脚印,失窃了什么东西,一并列着。

    孙恪一眼就瞅到了顾家的部分,后围墙的墙脊上留有一处脚印,其余并未再有印子,府中也不曾失窃。

    他啧了一声,打量蒋慕渊道:“真不是你?要不是还有好几家遭了贼,我绝对怀疑这脚印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睨了孙恪一眼,并没有理会他的打趣。

    案卷上清楚写了位置,蒋慕渊自己明白,那的确是他的脚印。

    好在他离开的时候雪还未停,后续的雪花模糊了印子,叫人分不清脚印的朝向,因此,卷宗上推断这人在翻墙后发现是顾家宅子而放弃偷盗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模糊,那所有人都会看清楚,这脚印是朝着宅子外的,是有人从里头翻出来时留下的,但边上没有翻进去的印子,足以推断,那人进去时还不曾落雪。

    在顾家里头待了那么久,却没有一人发现,而顾家亦无失窃,那就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庆幸之余,又不由担心,能一夜之间偷了数家,这贼人很有本事,他离开之时没有发现对方,应该是正巧错过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必须尽快揪出来,若不然,岂止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他昨夜只图了财物,若往后再起旁的心思,那祸害就越发大了。

    除了现银,昨夜还丢了不少东西,这些并在一块数量不少,只一人是搬不走的,在胡同口应当有接应。

    蒋慕渊自己是从南边口子离开的,彼时没有发现不寻常的地方,贼人的接应极有可能是在北边了。

    如此,少不人使人在那一处打听,看看昨夜有没有人留心到什么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蒋慕渊把卷宗往孙恪面前又推了推:“若是图钱,这些物件都要出手的,你帮我跟典当行里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平远侯老夫人手中的德隆典当行是京里数一数二的,他家发话,同行都会警醒些,只要东西出现,都会有风声。

    孙恪轻轻敲了敲卷面,似笑非笑道:“打招呼简单,但你得告诉我答案,顾家墙脊上的脚印到底是不是你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