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六十七章 无赖与诚意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六十七章 无赖与诚意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挑眉,认真看着徐令婕,见她不似随口问的,便不与她周旋着说些场面话,直截了当地回答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简单利索的拒绝叫徐令婕瞪大了双眼,下意识要反问一句,还没等她问出口,又被顾云锦赶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顾云锦道:“是你办笄礼还是搭擂台?你不怕桌子被掀了,我还嫌费力气呢。老太太和杨家那位太太,早恨不得撕了我了。”

    今日徐令婕有此一问,顾云锦听得出来,这是她自己的想法,并不是杨氏授意的。

    哪怕私心里,杨氏想要修复与顾云锦的关系,但她不会拿徐令婕的及笄礼开玩笑。

    顾云锦上回从徐令意那儿得知,在纪家去徐家放小定时,席面上就有不知趣的说三道四,惹得魏氏、杨氏都极其不快。

    彼时在场的胡言乱语的都是外人,人家逞个口舌也就罢了,但顾云锦若去了徐令婕的笄礼……

    闵老太太被别人挑几句,劈头盖脑地寻顾云锦麻烦,杨氏夹在中间,无论是拉偏架还是一碗水端平,都是让人看笑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即便闵老太太当天念着徐令婕,端起个正儿八经的架子来,杨氏还要防备着贺氏。

    嫡亲的两姑嫂,哪怕贺氏不想来,杨家那儿的女眷也会押着人来的。

    杨昔豫又是在徐家生活过几年,阮馨这位新嫂嫂亦是不会缺席。

    顾云锦往那儿一站,哪怕他们都不愿意起纷争,但架不住有煽风点火的人。

    那一旦闹腾起来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是不怕闹的,她敢当众打杨昔豫,就不会怕被人说道长短,也不怕与人争锋。

    可这事儿实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她已经脱离了杨氏的安排,也不会再跟杨家扯上干系,井水不犯河水的,她才懒得去费力气。

    有那个劲儿,不如在院子里舞棍打拳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徐令婕闻言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杨昔豫娶亲那天,她亲眼见到贺氏与杨氏的冲突,或者说,是贺氏单方面对杨氏的不满和抱怨。

    嘀嘀咕咕没完没了的,要不是杨家其他舅娘们周旋,贺氏能念上一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徐令婕为此很不喜欢贺氏,明明杨氏那么照顾杨昔豫,到了贺氏嘴巴里,那些照顾全成了祸害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不喜欢阮馨。

    要不是词会上阮馨生出来的那些事儿,杨昔豫怎么能被全京城的人当笑话呢。

    这两人最后却成了夫妻,徐令婕想想都憋气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不希望大舅娘和阮馨来的,”徐令婕撇嘴,“我与你还好些。”

    她对阮馨直呼其名,可见是压根没把对方当嫂嫂看,可不管徐令婕自己怎么想,如无意外,贺氏与阮馨是不会缺席她的笄礼,而顾云锦,她压根不想去。

    这厢徐令婕拉着顾云锦说话,另一厢徐令意也脱不开身,她的面前,纪致茗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纪致茗是跟着傅敏芝来的,刚进来时彼此就介绍了一番,徐令意晓得这位是纪致诚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旁说话去?”纪致茗指了指角落。

    徐令意不好驳她面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各自说着话,一时无人注意她们两个,纪致茗压着声儿,问道:“过年时,嫂嫂定了哪天去道观里拜一拜吗?是去哪一座?”

    一声“嫂嫂”让徐令意的脸涨了个通红。

    虽说是定个亲,但并未完婚,一般都像寿安叫顾云锦那样唤“姐姐”,直接改口的极少。

    徐令意被纪致茗突如其来的称呼弄得怔了怔,抿唇定了定神:“还未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看她脸红了,纪致茗掩唇直笑:“我今儿个是来传话的。”

    小泵娘一张口,来龙去脉说了个全,把纪致诚彻彻底底给卖了。

    原来,纪致诚这回月考成绩出众,老尚书高兴之余,就想奖孙儿些东西,希望他明年也能踏踏实实念书。

    可纪致诚挑三拣四的什么都不想要,老尚书吹着胡子问他“到底想要什么”,纪致诚直言不讳,他想见徐令意。

    自打定亲起,徐令意就几乎没有出过徐家大门,哪怕出府,纪致诚也不知道消息,除了偶尔让人捎封信去,并无其他法子。

    既然是奖赏,那他就想见徐令意。

    纪尚书气也不是,笑也不是,他舍不出脸去替纪致诚安排这些事,干脆睁只眼闭只眼地,由着纪致诚去鼓动祖母、母亲。

    “纪家与将军府之前没有往来,顾姑娘的笄礼,我们也没有帖子,哥哥说动了母亲,最后由我厚着脸皮求芝姐姐带我进来,”纪致茗小眼珠子转了转,“我给芝姐姐说了那么多好话替哥哥传口信,我就把他的无赖状告诉你,不便宜他!”

    徐令意忍俊不禁,那点儿羞涩都抛在了脑后,嗔道:“他本就无赖!”

    若不是无赖,纪致诚能在大街上跟着她走?能在被肃宁伯府的小厮问话时,愣头来一句中意她,想认得她?

    纪致诚无赖到让她无奈,但两家议亲起纪家锁表现出来的诚意也让她知道,纪致诚做了十足的安排与努力。

    徐令意轻声问纪致茗:“你哥哥他是怎么说服家里的?”

    纪致茗从徐令意的那句“无赖”里听出了亲切味道,正要同仇敌忾地说道说道纪致诚平日里的无赖样,不想徐令意问起了她这一桩,她不由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“我好似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认真的样子。”纪致茗道。

    纪致茗是很喜欢这个哥哥的,有趣的事儿,好玩的东西,哥哥从来不会落下她。

    可长辈们对纪致诚是有些抱怨的,说他吊儿郎当,在国子监里念书却不思进取,尤其是与幼年时的天资聪慧相比,长大后的纪致诚极其平庸。

    纪尚书狠狠抓过纪致诚的功课,然而收效甚微,老尚书也算看得开,孙儿读书无所进,但为人还算正派,不给家里惹祸,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纪致诚认真地提出他想娶徐令意,所有人都被他唬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是六月里,祖母生辰的时候。”纪致茗道。

    徐令意闻言讶异:“六月?不是七月?”

    不说中元那一日,她与魏氏从道观回来被纪致诚跟上的时候,也分明是七月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