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四十章 随你搁哪儿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四十章 随你搁哪儿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家今日不大摆筵席,过来观礼的客人若要留下用饭,那也就是比平日里略丰盛些的便饭。

    各家都忙碌,永王妃一走,大部分客人也都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秦夫人笑眯眯的,与单氏一道送客,一副自家人模样,等送走了客人,她才轻轻敲了敲腰板:“还没到老太太的年纪,但也比不得年轻媳妇子们了,你看看我,累呦……”

    单氏不做声,等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秦夫人又唤了两声累,末了道:“我要回去好好歇一歇,好在走几步就到府里了,不用送我了,我们两个谁跟谁呀。”

    单氏想了想,还是寻了个嬷嬷送秦夫人回去,左不过几步路,她才不想欠人情。

    此时东跨院里,姑娘们还在说笑热闹。

    男方的定礼之中,必定会有四盒点心,宁国公府送来的,自然是御膳房里做的。

    点心盖子打开,摆了一几子,几人一面说一面吃,各种尝了个味道,就已经半饱了,压根不觉得饿。

    吴氏空闲下来,过来想询问她们何时摆桌用饭,见了那四盒点心,失笑着不问了。

    傅敏芝坐到下午才离开,顾云思替顾云锦送客。

    今日议程,顾云锦虽然没有做什么,但这会儿也有些乏,便让念夏打了水来,想洗去脸上比平日里要厚重的妆容。

    铜盆清水,她低下头来,伸手想入盆掬水,却不由看着水中倒影出了神。

    水面上映着的她,眉梢眼角全是笑意,连嘴角都微微扬着,露出了浅浅梨涡。

    若不是亲眼照见,顾云锦自己都不知道,她一直都是笑着的。

    是和姐妹们凑一块儿、一个劲儿说欢喜事情的缘由吗?

    不仅仅是。

    能让她这般喜笑颜开,最重要的,是她满意这门亲事吧……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如何去喜欢一个人,但她还是从心底里满意,因为她清楚,她能与蒋慕渊处得拢。

    顾云锦轻轻抿了抿唇,而后,笑意更浓了些。

    笑了会儿,终是掬了水,一点点洗去胭脂,直至洗净,她还是笑着的。

    换下身上的华衣,顾云锦取下金簪,仔细看了看,之后小心地收进了妆匣里。

    沈嬷嬷送定礼册子过来,知道顾云锦歇着,就把册子塞到了念夏怀里:“定礼都在正院里搁着,你跟我一道来点了,一会儿好收到库房里。”

    念夏应了,让抚冬看着顾云锦,她随沈嬷嬷一道去。

    东西极多,好在册子清楚,并不难点。

    一箱东西清点完成,念夏又开了一箱,视线撇过里头的东西,起先还不在意,再多看一眼,她不由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把箱笼里的两块顽石取出来,念夏越看越眼熟,下意识地就往东边瞟了一眼,再转过来时,她对上了沈嬷嬷的视线。

    沈嬷嬷拧着眉,目光在顽石和念夏之间来来回回,一副探究模样。

    念夏心虚极了,垂着眼帘不说话。

    两厢沉默着,最终是沈嬷嬷重重咳嗽一声,道:“杵着做什么?东西还没点完呢。”

    念夏暗暗松了一口气,忙不迭点头,只当没有那两块顽石,把其他东西都点完了。

    定礼收进了库房,念夏手快,一手抱起一块顽石,冲沈嬷嬷傻笑一通,蒙着头冲回了东跨院。

    念夏走得急,进屋里时险些与抚冬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抚冬皱眉:“做什么呀?你抱着什么呢?怪眼熟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眼熟嘛!”念夏吐了吐舌头,进里间寻顾云锦。

    顾云锦已经起来了,听见动静转过头来,目光也被那两块石头所吸引,等念夏把石头放在桌上,她定睛一看,惊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她在珍珠巷住着的时候,搁在她屋里博古架上当摆件的两块顽石吗?

    搬过去时,顾云锦没有带什么东西,贾妇人见她屋里空荡荡的,从库房里挑了几样东西给她摆上。

    那宅子是蒋慕渊的,库房里的东西自然也是他的,彼时在那里住着,借着摆了也无事,等搬来了西林胡同,顾云锦就一样也没有带过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,蒋慕渊这是重新给她送过来了?

    他那天夜里来见她,在她屋里转了一圈,就记下这些了?

    顾云锦指着顽石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念夏道:“是写在定礼册子上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锦真的恼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

    想让她摆上,让贾妇人寻个由头送来就是了,可蒋慕渊倒好,偏偏把东西掺在定礼里,正大光明、堂而皇之地送过来。

    她若一会儿摆在架子上了,等徐氏、单氏瞧见了,哪个看得不眼熟?

    珍珠巷里的摆设,却出现在定礼之中,家里哪个都不傻,谁会猜不到?

    念夏苦哈哈补了一句:“沈嬷嬷应当是看出来了,刚才盯着奴婢一通瞧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了,不由牙痒痒的,要是蒋慕渊在她跟前,不管打得过打不过,她肯定跟他打一架。

    哪有人做事这般直接的?

    这是晓得婚事大定,明晃晃的不掩饰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鼓着腮帮子,又好气又好笑,与念夏道:“你把这两块石头丢回库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念夏试探着问道:“姑娘说真的?真丢回去?”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,纠结了会儿,终是认输了:“随你搁哪儿!”

    念夏强忍着笑,和抚冬一块把顽石摆上了博古架。

    另一厢,沈嬷嬷把这事儿告知了徐氏:“就是当时摆在姑娘屋里的那两块,这么想来,姑娘与小鲍爷应当走得极近的,贾家大娘应该也认得小鲍爷的。

    虽说规矩上……但,奴婢琢磨着,他们熟悉些也好,要做一辈子夫妻的,小鲍爷与我们姑娘有往来,互相晓得为人脾气,还诚心实意求娶,可见是真的把姑娘放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徐氏听完,想了想也笑了。

    婚事定下了,这会儿去追究前情,不仅没有意义,反而伤了和气,那么不知所谓的事情,她是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姑娘与姑爷情投意合,只要婚前不僭越了,当长辈的,何必瞎掺合呢。

    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我们只管当不知道。”徐氏道。

    沈嬷嬷笑了,道:“奴婢刚才瞪了念夏几眼,把那小丫头吓得够呛,其实压根没有想拆穿的。”

    徐氏亦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