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她还是会紧张的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她还是会紧张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程晋之的唇角抽了抽:“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“难说!”小王爷连连摇头,一副痛心疾首模样,“阿渊顶顶记仇,杨二算计抹黑了顾姑娘多少回了,阿渊能让他好过?换我,我也要出口气的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雅间里沉默下来,你看看我,我又看看你,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程晋之咳嗽一声,道:“与其在这里猜,不如小王爷下回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问他能有一句实话?”小王爷背着手在雅间里走了两步,手指尖到处点了点,“春天时,就是在这间屋子里,我们问他看没看清落水的顾姑娘,他怎么说的?他的话,我现在一个字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孙恪当时说的分明是“谁信谁傻”,他从头到脚就不信,程晋之憋笑,也不拆台,但心中隐约觉得撞日子与蒋慕渊没有干系。

    皇太后提出来要尽快定下,日子是燕清真人挑的,不是蒋慕渊随口说的。

    再者,腊月初的好日子就这么一天,撞了也寻常。

    雅间里在讨论蒋慕渊,街上百姓在议论定礼,说来说去,一个结论:哪怕不提出身高低、文韬武略、近景前程,小鲍爷拿出手的定礼就能直接把杨二公子给砸死了,还能剩下几箱笼。

    谁说顾姑娘打走了杨二公子,这辈子的婚事就坎坷了?

    若这样的排场是坎坷,人人都恨不得坎坷一生。

    阮家的丫鬟看得分明,根本不敢向阮馨说实话,但她不说,周围百姓的议论声还是传到了轿子里,阮馨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小儿胳膊粗的玉如意?

    阮馨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着眼泪,牙齿紧紧咬着唇,连咬出血来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永王妃一行过去了,杨昔豫上了马,让迎亲的队伍重新出发。

    这一次,围观的人再没有拦住他们的去路,杨家顺利出了东街,看似是被堵了一程要错过吉时了,可落在旁人眼里,像极了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东街上的看客,有一些跟着去杨家外头看新娘下轿,有一些去西林胡同继续张望,东街上的人渐渐散了,但依旧比平日热闹。

    兴致勃勃挤了一个多时辰,留下来的三五结伴在酒楼茶馆的大堂里坐下,大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此处状况,被杨家仆从一五一十地传到了贺氏耳朵里,贺氏气得脸比衣裳还红,她不能骂蒋慕渊和永王妃,只低声咒骂阮馨和顾云锦,正巧杨氏带着儿女回来吃喜酒,贺氏一瞧见小泵子的面,又是劈头盖脑一通埋怨。

    大喜的日子,杨氏本不愿与贺氏起口舌之争,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的,由着对方胡扯了一番。

    偏贺氏不歇气,没完没了的说道,杨氏火气冒上来,拉着徐令婕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走,是不可能真的走的,还未到二门上,就被杨家的其他女眷拖着了,又是劝又是哄,给足了台阶让杨氏下。

    这边闹闹腾腾的,直到花轿落在大门口了才算停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里,顾家不关心也没有工夫关心杨家状况,他们自个儿就忙不转了。

    虽说今日不大摆筵席,但帖子送出去了,还是有几位好友登门的。

    府里空闲些的,亲自过来观礼,走不开身的,让人送了贺礼来。

    永王妃在大门外下车,单氏与徐氏笑容满面迎上去,应景的话儿不断。

    正要引永王妃往府里走,胡同里,秦夫人乐呵呵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一早就赶紧收拾府里事情,刚空下来就赶紧过来了,可叫我赶上了!”秦夫人哈哈大笑,“今日真是大喜、大喜!”

    单氏干巴巴笑了笑,前回她与秦夫人不快到那个份上,已然是起了疏离之心。

    只是同一个胡同住着,从前又是好友,于礼要给一份帖子的。

    这种帖子,就是表面功夫,单氏给了,秦夫人收下,让人来回一句“抽不出空”,再随便给一两样礼物,往后渐渐疏远,在明面上互相不伤体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默契。

    单氏压根没想到,秦夫人不止不默契,还打蛇随棍上,大摇大摆来观礼了。

    这是吃死了单氏不会当着永王妃的面拒绝她上门。

    单氏怄得要命,若是她自个儿一个人的事情,她肯定不会让秦夫人如意,可今日是顾云锦的要紧日子,单氏只好暗暗念叨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,默许了秦夫人跟进来。

    东跨院里,顾云锦一身华衣坐在木炕上。

    放小定时,她恐怕是最空闲的那一个,除了坐在这儿,认认真真听永王妃说话、插簪,她什么都不需要做。

    顾云思和顾云霖一早就过来陪她说话解闷了,不久前,傅敏芝也到了。

    小泵娘们凑在一块,许是怕她紧张,没有人提插簪一事,只说旁的热闹。

    尤其是东街上的热闹,傅敏芝来时经过了街口,虽不知街里头怎样,但只看街口,多少能够想象。

    顾云锦想,单氏还真是没有说错,今日状况,不就是谁寒碜谁尴尬嘛。

    “姑娘,永王妃到了,正往咱们这儿来呢!”抚冬小跑着来报信。

    前脚才说完,后脚就听到了正院方向传来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些笑声涌进来,顾云锦不由坐直了身子,直到这一刻,她才意识到,她还是会紧张的。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了,脚步落在东跨院里,而后接近了房门,帘子挑起,隔着珠帘都能看到人影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攥紧了拳头,掌心冒了一层汗,她下意识地要抿唇,叫顾云思给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花了嘴上胭脂,”顾云思道,“你别慌,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,没什么可慌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云锦嗔了顾云思一眼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是个过来人,上辈子她也经历过一回的,可这一次,她还是紧张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顾云锦不由扑哧笑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进来时,正好瞧见了顾云锦的这个笑容。

    小泵娘模样本就漂亮,笑起来时,越发明艳,叫人欢喜得不行。

    永王妃几步过来,上上下下打量顾云锦:“佛要金装、人靠衣装,原就是一等一的美人,这么一装扮,真的跟仙女似的。这么好看的仙女,便宜阿渊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