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三十章 总不能真醉了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三十章 总不能真醉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拿起那话本来,含笑与顾云锦道:“你上回信上写的那些话本故事,我看着很有意思,回京后就问寿安借了全套的来看,读完之后,比照你写给我的,我有一处不解,一直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为了把完整的故事转述到薄薄几张纸上,把那两套话本来回翻看了几遍,起承转结,心里明明白白的,她想来想去,她转述的内容与整个故事并没有出入,蒋慕渊说不明白,到底是哪里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直直看着蒋慕渊,等着他提出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她,顾云锦那双乌黑的眸子跟点了漆似的,他笑道:“故事进展没有差异,只是主角的感情戏都不见了……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看得清明,随着他举着几个例子问她,顾云锦有一瞬的晃神,但从头到尾,她的眼中并没有尴尬,只是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蒋慕渊吃不准顾云锦会给出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知道顾云锦对他没有那些防备,也完全不开窍,而且,在他面前,顾云锦曾直白地怀疑杨昔豫和石瑛有关系,也能坦荡地说杨昔豫和阮馨的往来,那她应该不会是“不好意思写”,也不会觉得一个姑娘在给一个男子的信上写他人、哪怕是故事里的主角的情感会显得不妥当。

    因而,蒋慕渊很是好奇,顾云锦到底是为什么去掉了那些原作者花了大笔墨来描述的情感。

    顾云锦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若是在皇太后点破她之前,蒋慕渊来问这个问题,顾云锦的答案真的十分简单,她不写,是她觉得那些不如她写下来的内容重要。

    话本多长呀,故事哪里能完全塞到信纸上,自然有取舍,她取了她认为最推动故事的线来给蒋慕渊讲述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话都说穿了,蒋慕渊再问,顾云锦不确定她这个答案是否合适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迟疑了片刻,捏着指尖,还是决定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蒋慕渊认真听她说完,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虽然出乎他的意料,但这个答案,确实像是顾云锦会有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了一阵,他很想伸手揉揉顾云锦的额头,甚至想要抱抱她,可见她无措得有些谨慎了,他还是没有那么做,只是把手中的话本卷成了卷,轻轻在她额头上敲了敲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用上一点儿劲,顾云锦自然也不会觉得痛,只是有些痒,见他笑容里满是无可奈何,丝毫没有怪罪,她便放心了。

    笑过了,蒋慕渊凑近了些,低声道:“你既答应了,那我明日就禀了皇太后和我父母,你也跟你家里说好,别等保媒的人来换庚帖了,你们还把人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能帮蒋慕渊保媒的人,身份定然高贵,哪个敢赶人出去?

    蒋慕渊这么说,不过是笑话她罢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心里明白,不由嗔了他一眼,后退两步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这一眼有千般万般的风情,蒋慕渊被她嗔得心乱,他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胭脂芬芳,如醉人的陈酿,叫他有些微醺。

    蒋慕渊轻咳一声,站直了些,转头看了眼窗户。

    窗户紧闭着,外头漆黑,自是什么也瞧不见,他想,这么深的夜了,他也该走了,总不能真醉了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我先走。”蒋慕渊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顾着时辰,听他一说,下意识瞥了眼西洋钟,才发现真的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她送蒋慕渊往中屋走,才想起来问:“小鲍爷怎么寻到我院子的?”

    蒋慕渊道:“寿安来过。”

    他答得简单,因着是夜里,宅子里的院落再多,住了人、点着灯的也就那么几处,他知道大致方位,就能寻到四房住的院子,再落到东跨院,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也的确比珍珠巷麻烦些,毕竟要避着顾家巡夜的下人,也要当心不叫顾家习武的几兄弟听见动静。

    念夏轻轻打开门,左右来回张望了两眼,又往抚冬那里看。

    抚冬坐在窗边,一直盯着主院,此刻朝念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念夏这才侧过身让蒋慕渊出去。

    寒风吹进屋里,蒋慕渊柔声与顾云锦道:“外头冷,别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整个人扎进了寒风里,顾云锦刚从屋里探出头,就见那矫捷的身影越过院墙。

    念夏拿着帕子要去擦墙,还未走出去,就突然听见抚冬抬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奶奶怎么来了?”抚冬整个人扒在窗沿上,小脸不晓得是慌的还是叫冷风吹的,白惨惨的。

    念夏被唬了一跳,赶紧收起帕子,把顾云锦往屋里推。

    顾云锦亦是惊讶,转头见蒋慕渊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,她当即便往里间走,站在中间转圈看了一周。

    几子上还摆着两只茶盏,一看就是有人来过的,她想也不想,抓起蒋慕渊用过的那一只,倒扣到桌上茶盘里。

    好在要收拾的东西不多,等抚冬陪着吴氏过来,屋里已经瞧不出半点端倪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迎吴氏,道:“嫂嫂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呀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哥哥!”吴氏笑道,“他担心你担心得翻来覆去的,我跟他说了,再大的事情等天亮了再说,他就等不及,我只好过来看看,你若是歇了我就回去,你要是没有歇着,那我们就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吴氏话里对顾云齐颇有嗔怪,但语气之中又透着夫妻间的亲昵。

    顾云锦不由叫这份亲昵逗笑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蒋慕渊让她试着将他放在心上,她虽不知道从何入手,但嫂嫂这样的,就是把哥哥给放在心上了吧。

    让她好奇,也颇为羡慕。

    吴氏拉着顾云锦坐下:“浑身上下还整整齐齐的,一看就是还没打算歇的,这是还在想皇太后说的事情?”

    衣着整齐是因为跟蒋慕渊说话,这个答案自是不能告诉吴氏的,顾云锦便顺着应了,道:“是一直在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哥今天下午去见过小鲍爷了……”吴氏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诧异,哥哥见过小鲍爷?他们两人都说了些什么?为何哥哥回来不提,刚刚蒋慕渊也一个字都没有说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