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二十九章 见过的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二十九章 见过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无论是面对顾云锦,还是面对顾云齐,蒋慕渊即便有把握,但也不敢说是十拿九稳,此刻,悬在心尖上的事情尘埃落定了,他才总算有了些踏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微黄的油灯光映得顾云锦的脸颊盈盈如玉,她似是极喜欢那糖果的滋味,舌尖抵着糖粒翻着,连带着腮帮子都一鼓一鼓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在眼中,哑然失笑,想伸出手指去点她的梨涡,强压了一番,终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小泵娘才应了他的,这会儿就别再惊她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把视线从顾云锦的面上移开,定神观察起了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他之前心思全在顾云锦身上,只匆匆扫了一圈,寻了棋盘就作罢了,这会儿才算是认真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珍珠巷的东跨院,蒋慕渊只去过两回,并在一块,他在里头待的时间也不过两三个时辰,可这会儿回忆起来,他能清晰地记得那边与此处的不同。

    布局虽相似,但差异也极多。

    他让听风搁在珍珠巷库房、后又被贾妇人送到顾云锦屋里摆起来的东西,她一样都没有搬来这儿。

    这本是情理之中的,顾云锦原就是借住珍珠巷,东西是暂摆而不是赠送,蒋慕渊当时也没有把窗户纸捅破了,顾云锦断断不会拿那些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知道这一点,可真的一样都瞧不见,还是有些烦闷的,甚至恨不得让人立刻就送过来给她全添上。

    好在,他心里想归想,到底没有真昏了头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那盆水莲还养着。

    蒋慕渊站起身,走到花架旁低头看那盆水。

    入了冬了,水莲不似夏日生机勃勃,微微有些奄,倒是水里的小鱼还在,蒋慕渊拨开莲叶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也起身过来,垂眸看着那缓缓摇着尾巴的鱼儿,道:“前回小鲍爷让我们打理珍珠巷的小花园,当时简单收拾出来了,搬出来之后,就不好看顾了。”

    花园虽小,但收拾齐整也是花了不少功夫的,有石有水,照顾仔细了,一年四季也都是好景。

    可惜,头一个夏天,花卉还没有完全扎根,也就没有盛开,她只闻了秋日丹桂,其他季节的模样,却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垂着眸子,视线落在顾云锦乌黑的长发上,道:“贾大娘不擅长那些,听风请了人照看的,况且,你们原本也住不到来年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受了火灾的百姓能过冬,受损的胡同都是日夜赶着重建的,连一片焦黑的北一、北二胡同都能建好,何况只是小修的北三胡同。

    前两天,贾妇人已经陆陆续续往北三胡同里搬东西了,她说的是舍不得胡同里一道患难的邻居,她一个人住,也无所谓宽敞不宽敞,她喜欢北三胡同的热闹。

    沈嬷嬷去看望过,和邻居们讲了会子话,晓得那儿一切都顺畅的。

    若长房没有进京,那眼下,她们大概也已经搬回去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又道:“宅子就在那儿,你若想看,什么时候都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正为了“原也住不到来年”点头,这后半截话一出,她不由一怔,感觉点头又点岔了。

    先前那么要紧的事情,她都没有反悔,现在这样的,似乎也没有反悔的必要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的是“将错就错”四个字,可定下心来想,当真是“错”吗?

    蒋慕渊那般与她说了,她原就是拒绝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婚事搁在眼前必须有抉择的并不是蒋慕渊一个人,顾云锦自己也是一样的,她很快要及笄,也不得不说亲了。

    既然一定要有那么一个人,那就想顾云思讲的一样,若是小鲍爷,不也挺好的吗。

    起码,彼此都不排斥这样的单独相处,起码,能写信能下棋,不至于“处不来”。

    想通透了这一点,顾云锦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口中的糖果都化了,牙尖上还留着些许甜滋滋的味道,她用舌舔了舔,转身又回几子边拿了一颗,剥了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蒋慕渊的视线追着她,见她嗜糖,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他以后出远门要多捎带些糖果了,除了慈心宫里的那一位,顾云锦也是个离不得糖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也不怕他笑,是蒋慕渊自己说的“你一天能吃好多颗”,她又拿了一颗,摊手递给他:“小鲍爷不来一颗吗?”

    蒋慕渊并不喜甜,百合绿豆糕那样的清香微甜对他来说是正正好的,而糖果就有些腻了。

    可顾云锦都递过来了,他又实在不想拒绝,便伸手去取。

    带着薄茧的指腹滑过顾云锦的掌心,蒋慕渊这才注意到,她的手心里也有些细细浅浅的印子。

    蒋慕渊习武,对这些印子自然不陌生,定睛看了两眼,问道:“除了骑马,还在学棍法?”

    顾云锦微愣,顺着蒋慕渊的目光也看向了自己的掌心,这才明白过来,缰绳和木棍都在她的手上留下了印记。

    “原不是学棍法的,是学舞枪,”顾云锦莞尔,道,“哥哥们怕我伤着自己,就先让我用棍子,我学得还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将门的姑娘,只要不是生活在边关,大部分都是只学了骑马,像寿安那样的还学过些花拳绣腿的都是少数,但镇北将军府不同,顾家的女儿都是在北地长大的,有不少高手。

    前世的顾云锦是个异类,她幼年时就不喜欢那些,勉强有个花架子,是个假把式,等进京之后就全部丢下,只学琴棋书画,全然不像一个将门姑娘。

    而今生,她醒来就练扎马步,就是希望能有强健的身体,能有硬拳头。

    “顾家的枪法凌厉,学好了极其厉害。”蒋慕渊笑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抬眸看他,问道:“小鲍爷见过我顾家枪法?”

    蒋慕渊没有立刻回答,就像是回忆了一番似的,而后,笑意越发浓了:“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刚想问他看的是顾家里哪一位舞枪,还未出口,就见蒋慕渊指了指木炕上的话本。

    那话本是她在等蒋慕渊时打发时间的,起先搁在几子上,棋盘搬出来之后,就随手放在木炕上了,顾云锦一时没领会蒋慕渊指话本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