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二十六章 被寿安抢先了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二十六章 被寿安抢先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慈心宫里的动静,瞒不过京里人的。

    顾家姑娘被皇太后请进宫里去说话,本就让人琢磨着是否与永王府有关,等两位姑娘回来,赏赐又送到了西林胡同,一下子就更引人注目了。

    乌太医就住在西林胡同,他得皇太后器重,告老之后依旧去慈心宫看诊,因而胡同里的住户对皇太后身边的内侍也算眼熟。

    今日来送赏赐的是小曾公公,是慈心宫大太监曾公公的干儿子,这两父子跟向嬷嬷一样,极受皇太后信任,说出来的话、做出来的事情,那就能代表皇太后的意思。

    由小曾公公来送赏,可见皇太后那儿是很喜欢顾家姐妹两人的。

    在满京城的流言之中,皇太后的这番动作,无疑又给顾姑娘入皇家给添了重重的砝码。

    秦夫人箍着抹额,靠坐在罗汉床上,绷着脸听底下人说话。

    有几位官夫人,只知她与单氏交好,不知道她们闹得不愉快了,纷纷使人来她这儿探口风。

    可秦夫人哪里会有什么新消息?

    她比其他人清楚的多一点的,就是她亲眼看到小曾公公出入顾家了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来时去时,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,能让他这般真心实意给笑容了,其中意思,当真是**不离十。

    一回忆起小曾公公的笑来,秦夫人的心里就苦哈哈的了。

    她之前笃定永王妃会不喜顾云锦出手打人,还给单氏扔了狠话,眼瞅着顾云锦要及笄了,她等着单氏反过头来求她的,哪里想到,事情竟然跟她想的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那她要怎么办?

    是死要面子,就此跟单氏一拍两散、再不往来,还是厚着脸皮去修缮关系?

    秦夫人一时拿不出主意来,只能以“身体欠妥、还未拜访顾家”为由,先打发了那些来探听风声的。

    而永王府里,永王妃的消息比他处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蒋慕渊回来那天,他与长公主都去过慈心宫,那天夜里,皇太后那儿就有人来听她的口风,她当即就把事情说圆了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,三殿下提及京中模样最好的就属顾云锦了,她在给孙恪挑媳妇,自是好奇的。

    而同时,安阳长公主为了柳媛来跟她讨过主意,她就趁着万寿园的机会,一并去看看。

    彼时两厢没有打照面,她单方面看到姑娘们的争端,觉得柳媛那姑娘不好,便给长公主带过话了。

    她倒是喜欢顾云锦的模样和做事,可孙恪提了蒋慕渊的心思,那她这个当长辈的就不瞎掺合了,免得乱点鸳鸯谱。

    这番话半真半假,真的居多,传到皇太后那儿,与她老人家知道的状况都能对上。

    若永王妃一味撇清顾云锦,那反倒会让皇太后多想,再者,她也不能说她“看不上”,顾云锦要进宁国公府,她来这么一句,岂不是又伤彼此和气、又伤人颜面嘛。

    因而,今日赏赐送去,永王妃心里也尘埃落定了蒋慕渊和顾云锦的婚事能成。

    这也让她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亏得彼时听了孙恪的话,缓了一缓,要不然她和永王爷兴冲冲地把事情提了,那蒋慕渊回京来,就尴尬透了。

    连收场都不晓得怎么收!

    永王妃暗暗后怕,长平县主却欢喜地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母!”长平满脸笑容,跟蝴蝶似的扑进来,晶亮着眼睛道,“我听说顾姐姐拜见过皇太后了,皇太后还赏了好些东西,是不是已经要定下了?”

    永王妃拉着她坐下,道:“长平,你顾姐姐不是要跟恪儿定,是要跟阿渊那儿定,你出去别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长平的笑容霎时间僵在了脸上,难以置信地看着永王妃:“不是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阿渊给恪儿打掩护,是恪儿给阿渊打掩护才对!”永王妃解释道,“你这孩子,又弄错了!”

    长平惊讶,见永王妃不是说笑的,她失望极了:“我又弄错了?所以,顾姐姐不是要当我的嫂嫂,而是寿安的嫂嫂了?”

    永王妃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长平给了错误的讯息,险些出了岔子,永王妃起先是有点儿埋怨的,可后来依着孙恪的说法理了理,又觉得这也不能怪长平。

    蒋慕渊没有说过,孙恪又替他瞒着,顾云锦直到今天慈心宫里被皇太后点拨之后都还懵懂得醒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长平只知道孙恪让她办赏花宴请顾云锦,又几次帮着顾云锦说话,她得的讯息不全面,这才领会错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看长平又是失望又是难过的样子,永王妃反倒先笑了:“恪儿和阿渊是表兄弟,寿安的嫂嫂怎么就不是你的嫂嫂了?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一样呀!”长平撅着嘴,担忧地问道,“那我没有惹出麻烦来吧?”

    永王妃道:“这不是都归了正途了嘛!”

    闻言,长平放心了,可放心之余,又有些不甘心,哼哼道:“让寿安抢先了……”

    永王妃笑得直摇头:“你跟寿安不比骑术、不比琴棋,却比谁先有嫂嫂,这是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长平县主的脸红了红,道:“我只是想要一个合得来的嫂嫂嘛!”

    平远侯府里,十几年前子嗣一直不好,长平上头的几个哥哥都是襁褓中就夭折了,直到有了长平,小丫头一生下来就壮实,老侯爷夫妇和永王妃一道给她请了封号,皇太后定了“长平”两字,这后头添的几个儿子倒都平安长大了。

    因而侯府里,长平是同辈之中最得宠的,可家中只有弟弟,她认知里的哥哥就是孙恪。

    “姑母,”长平靠着永王妃,低声道,“您不知道,我和寿安最羡慕程家姐妹了,程家大嫂可好了,我们一直羡慕……”

    肃宁伯府?

    永王妃想了想,也明白了。

    肃宁伯府也不容易,那些年,肃宁伯几兄弟都上战场了,妯娌们照看一群孩子总顾此失彼,就像程晋之,他是由两个哥哥带大的,而那几个小泵娘,小时候是亲娘伯娘婶娘,等程言之成亲后,就由他的妻子照顾几个小泵子。

    新妇年纪不大,管得却是极好,小泵子们都亲近她。

    大约是程家姐妹常常夸嫂嫂,说嫂嫂好,把寿安、长平一个两个都勾得心痒痒的,恨不能立刻有个好嫂嫂。

    永王妃越想越好笑,拍着长平的背,道:“有恪儿在,我都不怕找不到儿媳妇,你还怕没有嫂嫂呀?再挑,我们再挑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