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一十七章 路数野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一十七章 路数野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小二送点心进来。

    刚出炉的百合绿豆糕,一股子清甜味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有几个月不曾尝过了,拿起一块咬了一口,刚要和孙恪说些什么,就听底下大堂里客人们的声音从雅间开着的门处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才刚听见“顾姑娘”、“永王妃”几个词,退出去的小二就关上了门,把外头的动静都隔断了。

    哪怕只听了几个词,大抵也能猜出他们在议论什么。

    蒋慕渊睨了小王爷一眼。

    孙恪摸了摸鼻尖,想顾左右而言他,可脖颈实在凉的慌,干脆硬着头皮道:“万寿园的事儿,只要你后头安排好了,母妃左右都能说圆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清楚这一点,便没有揪着孙恪不放,但他也不耐烦听大堂里的客人把顾云锦和永王府联系在一块,起身推开了临街的窗户。

    京城的下午,极其热闹,尤其是这东街之上,来往行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蒋慕渊倚着窗边吃完了两块绿豆糕,掏帕子擦了擦手,刚要转身与孙恪版辞,余光瞥见了街上经过的一人,他定睛看清楚了,快步下楼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东街上有两家金银铺子对门而开,颇有些彼此不相让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顾把总?”

    顾云齐站在中间,略犹豫的工夫,就被人叫住了,他回头看着走过来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夏天时,因着建功,他当上了把总,只有在军营里认得的人才会这么称呼他,京里认得的都唤“顾六爷”、“顾六公子”,可他对眼前的人并无半点印象。

    对方一看就是练过武的,衣着很是金贵,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顾云齐拱手问道:“阁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国公府蒋慕渊,”蒋慕渊说完,似是看出了顾云齐的疑惑,解释道,“我数月拜访过余将军,他跟我说过你,当时你在操练,没有注意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余将军便是顾云齐投军处的将领,听蒋慕渊这么一说,顾云齐恍然大悟,道:“原是小鲍爷,舍妹劳烦郡主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寿安给顾姑娘添了不少麻烦,也是她们投缘,”蒋慕渊笑了起来,“你在这里是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被初次见面的人问到私事,顾云齐按说是有些不畅快的,可因着顾云锦和寿安郡主的交情,他半点也没有生出排斥来,反而是略有点腼腆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来给吴氏挑礼物的。

    成亲有两年了,可他常年不在京城,把继母妹妹都丢给了吴氏,算起来也没有给妻子送过几样礼物。

    从军营回来时,并非不想,而是驻军在那偏远之地,实在挑不出什么适合送给吴氏的好东西来,等回京之后,各桩事情一耽搁,顾云齐就忘了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顾云锦要及笄了,作为哥哥要备妥给妹妹的贺礼,顾云齐这才想到吴氏的礼物。

    他晓得要送样好的,可对女人们的金银首饰当真不熟悉,这才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想买些东西,”顾云齐随口答了,而后带开了话题,“我听闻小鲍爷去两湖赈灾了,这是刚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今日才抵京,”蒋慕渊说完,叹息一声,“天灾,受难的总是百姓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对两湖水情亦是十分关心,不由又问了两句。

    蒋慕渊干脆请顾云齐上了素香楼,坐下来详说。

    走的是后巷处的楼梯,不经过大堂,两人前后上去,也没有几个人注意道。

    反倒是孙恪,诧异地看着蒋慕渊引了个人进来,他不认识这人,却似乎又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镇北将军府的六公子,”蒋慕渊介绍了一句,又与顾云齐道,“永王府的小王爷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一听这名号就瞪大了眼睛,满京城的传言,他又岂会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着蒋慕渊的面,孙恪跋忙划清界限,道:“万寿园那天的状况,一句两句说不明白,很抱歉给令妹惹了不少闲话。”

    孙恪这般客气,顾云齐不好咬着不放,两人嘴上客套了两句,也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热茶添上,孙恪暗自琢磨着蒋慕渊怎么认得的顾云齐,回过神来时,就听见那两人正探讨着两湖灾情,语气认真、神色凝重,他的唇角不由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状况?

    蒋慕渊还跟人坐下来商讨朝廷大事?

    眼下是顾云齐还不知道蒋慕渊在打顾云锦的主意,要不然,人家这个当哥哥的,许是一拳头就闷过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可能打不过蒋慕渊……

    可人家将军府兄弟多啊!

    现在在京里的就有三个,双拳敌六手,这场面厉害了……

    孙恪越想越偏,等他再回神时,蒋慕渊和顾云齐已经从灾情说到了余将军的大小事情、军营里操练的心得体会,颇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架势。

    小王爷越看越头大,他想另辟蹊径,永王夫妇和长平你一锄头我一镰刀的,把蹊径辟得歪歪扭扭,险些让他崴了脚。

    蒋慕渊可是厉害了,这哪是辟蹊径?他是干脆把整座山头直接搬开了吧?

    这路数,太野了。

    直到日头西落,三人才散了。

    顾云齐回了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吴氏正陪着顾云锦和徐氏说话,见他回来,笑道:“爷这么高兴,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顾云齐给徐氏行了礼,答道:“遇见宁国公府的小鲍爷,与他说了不少事,让我颇有茅塞顿开之感。”

    吴氏闻言莞尔。

    顾云锦怔了怔,抬眸道:“小鲍爷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说是刚进京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说着他与蒋慕渊的交谈,并没有留意到顾云锦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顾云锦捏着指尖,心里念头纷杂,她脑海里是没有下完的棋局,黑白棋子交错落下,原本想得明明白白的破解之法,突然间就混沌了,好半天才又重新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她猜着蒋慕渊哪天会过来,转念一想,才记起这里不是珍珠巷了,将军府的院子不少,蒋慕渊从未来过,根本寻不到她住的屋子。

    这里也没有贾妇人,无人在借着打马吊把抚冬支开。

    这盘棋,不晓得何时才能再下了……

    另一厢,安阳长公主已经回府了,一直在等着蒋慕渊。

    儿子远行归来,当母亲的有一肚子话要说,可心里念着的是皇太后的交代,让她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等蒋慕渊来了,长公主也不说旁的,开门见山问道:“你是真想娶那位顾姑娘?”

    母亲如此直白,反倒让蒋慕渊啼笑皆非,他在长公主身边坐下,认真点了点头:“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抿紧了唇,直直看着他,沉默良久,又道:“她和卫国公府的柳媛是撕破脸了的,你是因为喜欢她而想娶她,还是因为不想娶柳媛才选了她?若是前者,我们慢慢商量,若是后者,我的话摆在这儿,你就歇了那份心,别祸害人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