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零八章 崎岖得崴脚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零八章 崎岖得崴脚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小王爷道:“不是乱说的。已经进了十一月了,不管两湖那儿到底是个什么状况,圣上总不能不让阿渊回来过年吧?

    最多一个半月,阿渊就回京了,是真是假,到时候你们一问就知道。

    又不是能让我拖个一年半载的,就一个半月的事儿,我至于胡说嘛!”

    这话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永王爷还想说什么,被永王妃按住了手。

    蒋慕渊的中秋已经在外头过了,大过年的还把人扔在两湖,圣上答应,皇太后也不会答应的,哪怕是辛劳些过个年再去,除夕夜还是要在京里过的。

    娶儿媳妇是要紧事情,不至于心急火燎地连一个半月都等不及。

    孙恪和蒋慕渊这对表兄弟是从小一道长大的,哪怕现在孙恪整天不做正事、消磨日子,蒋慕渊则在朝廷大事上摸爬滚打,但兄弟两人的情分是没有变化的。

    若因为一个姑娘家,让兄弟之间生出矛盾来,那绝不是永王妃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她挺喜欢顾云锦的,小泵娘模样性子都投个她所好,原想着当儿媳妇挺好,可要是儿子没那心思,反而外甥很中意,那变成外甥媳妇岂不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了?

    反正,蒋慕渊的婚事没有定下,顾云锦比圣上挑的那柳媛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,道:“那就等到阿渊回来,问过了再说。恪儿,你若有觉得好的,只管跟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除却圣上亲生的那几个,孙恪是满朝数一数二的金贵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挑儿媳,最要紧的是合眼缘,倒并非一个劲儿往公候伯府里动念头。

    她自认要求不算高,认认真真挑起来,肯定能挑个一家子都满意的。

    孙恪随口应下,他暂时稳住了父母,下一步就是要让蒋慕渊赶紧回来,他看了眼天色,借口去给皇太后问安,快步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王爷一走,永王爷低声骂了这不消停的儿子两句,骂过了,又无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永王妃给他添了茶,道:“王爷也别整日说他,恪儿虽然没把心思放在朝政上,但也从来没有行过恶事,他分得清好赖。”

    永王爷叹了一口气,他其实也明白的,再说了,他自个儿就乐意做个闲散皇亲,又有什么脸揪着儿子不放的?

    他眼下最关心的,其实还是娶儿媳的事情。

    理了理思绪,永王爷交代永王妃道:“京里那些传言,三人成虎,越说越没边。

    既然阿渊喜欢,外头再把恪儿和顾姑娘放在一块说,那肯定就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都说顾姑娘要进永王府,回头人家嫁去宁国公府……”

    流言没有道理,有时候还格外伤人,眼下还来得及顾忌些。

    永王妃颔首道:“我晓得。”

    等孙恪到慈心宫时,皇太后刚歇了午觉起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廊下,突然就想到之前他和蒋慕渊站在这儿说过的那一番对话了。

    他彼时就猜到蒋慕渊喜欢顾云锦,根本不愿意听圣上的意思娶柳媛,而是想摆平安阳长公主把顾云锦娶回去。

    孙恪想到那时候他说过会“另辟蹊径”帮蒋慕渊成事,再转念想想眼下的状况,只觉得脑壳儿涨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这蹊径,可真是辟得够与众不同的了。

    这路都已经崎岖得崴脚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唤了孙恪进去,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孙恪对上这个笑容,猛一阵心虚,他来得匆忙,竟忘了给皇太后带些糖了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,”小王爷急忙讨好,“上回给您捎的,您都吃完了?”

    皇太后一听他这语气,就晓得今日没有新的了,不由撇嘴,低声埋怨:“就算还有,你也不能不给哀家带呀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笑道:“您让阿渊回来,他肯定给您带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闻言,皇太后挑眉,道:“怎么突然提起阿渊来了?”

    小王爷附耳过去:“父王前脚去御书房里说我要娶亲,后脚皇伯父就跟安阳姑母说让阿渊娶柳家那个,我怕安阳姑母就此答应了,那阿渊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皇太后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蒋慕渊离京前来跟她讨过一句话的,明明白白说过他不喜欢柳家女,而且心里有中意的姑娘。

    皇太后当时应过他,不会在他离京的这段时日里把他的亲事敲定了,若安阳和圣上那儿径直给定下来了,那她这个当外祖母的,就食言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凑一对怨侣,便道:“哀家明儿个会跟安阳提一句的,倒是恪儿,你晓得不晓得阿渊瞧上的是哪家姑娘?”

    孙恪闻言一愣,他没有想到,皇太后竟然知道蒋慕渊心有所属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容得意,眯着眼道:“怎么了?当哀家是个老糊涂了?哀家知道的事情多着呢!你们这些猴崽子,一个都逃不出哀家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猴崽子,那皇祖母您……”孙恪接了一句,被皇太后一掌拍在了背上,他咧着嘴直笑,“您不是还不晓得那姑娘的身份嘛!您赶紧把阿渊叫回来,立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还是很挂念蒋慕渊的。

    安阳就这么一个儿子,整日里搁在心上,进宫来看她的时候,嘴上虽没有一遍遍提起来,但皇太后作为母亲,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女儿在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自古忠孝难两全,这话在帝王家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孙恪能三五不时来慈心宫里尽尽孝心,但为了忠义而奔波的蒋慕渊就不行。

    圣上不发话让蒋慕渊回来,安阳不适合去御书房里提,这事儿还是要她老人家出马才行。

    “就照你说的,哀家会让阿渊回来的。”皇太后应下了。

    得了这句准话,孙恪悬了一天的心总算能落地了,他已经尽心尽力再拖着了,后头的事情能成不能成,就看蒋慕渊何时能抵京。

    说完了蒋慕渊的事儿,皇太后又把话题转到了孙恪身上,问道:“你刚才说,是你父王想让你成亲了?有人选了没有?”

    小王爷当即闭嘴了,他眼下一点儿也不想讨论他的婚事,干脆和皇太后东拉西扯的,说了一堆趣事,就是不提正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