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章 不及你眼中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章 不及你眼中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比起顾云锦前回洋洋洒洒说了一堆事情的信笺,蒋慕渊的信简洁许多。

    他提了几句两湖水情,就问起了那书局话本的进展。

    人在两湖,整日里忙碌,抬头低头皆是大小辟员,对他这个年轻的皇亲国戚有防备、有讨好、有试探、有疏离,却不可能有交心的。

    偶尔空闲下来,想寻个说话的人解个闷,除了亲随之外,也寻不到旁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顾云锦说过的话本无疑是最好的消遣了。

    只是,蒋慕渊在府衙住着,桌上不好累起来话本册子,叫底下官员见了,还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呢。

    上回顾云锦的回信给他解了乏,这次便继续写信来,让顾云锦把后续的剧情写给他。

    顾云锦捧着信纸,读到这儿,不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那位一生戎马,数年如一日守着江山的宁国公,竟也有想听故事的时候,可再一想,蒋慕渊如今还是十六七岁的小鲍爷,并非十年后的宁国公,几次相遇,他的笑容,他的情绪,也和岭北道观之中为战事一路奔波的蒋慕渊不同。

    大抵是认得十年后的他,才觉得十年前的这个人,如此亲切吧。

    顾云锦想着,不止把最新的话本写下来,还要再寻几个书局出的旧故事,一并写了给他送去。

    她一面回忆着哪些故事有趣,一面往下看。

    一页完了,捻纸放下,而下一页上,她一眼扫到了末尾的那一句话,脑海里所有的心思霎时间都空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写他收到了那幅画,他顺着她的笔触,一笔一笔看她画的琼宫,终是感慨“哪怕同一个月亮,我看到的月光不及你眼中的十分之一”。

    目光凝在这一句话上,久久移不开视线,半晌,才突得忆起那日的对白来。

    仅仅数字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顾云锦读到的是他对京城的思念,中秋夜里无法与家人团聚,对蒋慕渊而言,到底是遗憾的吧……

    哪怕她画下了月光,终究不及他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这河山,实在太大了,不同的,又何止是京城与荆州呢。

    昨日郊外骑马,顾云锦就听顾云宴提起过,这个时节,京城还是秋风飒飒,未及深秋萧瑟,但北地应当已经落雪了。

    大雪漫舞,天寒地冻的,连关外的鞑子都歇了劲儿,不再骚扰边境,冬日几乎可以说,是边关一年里难得的太平时候。

    可北地的冬天并不好过的,委实太冷了。

    顾云宴以为顾云锦离开北地时年纪不大,记不得那儿的冬日,就说得详细了一些,可顾云锦其实是知道的,她的上一个初冬是在岭北度过的。

    算起来,也是这样的月份,岭北的初雪就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雪将将停了时,她去了白云观,遇见的便是现在给她写信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睁眼一闭眼,两世的变化,实在叫人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垂着眸子,顾云锦不禁想着,那两湖的事儿何时能了?蒋慕渊何时能回京城里来?今日见寿安,哪怕小泵娘笑容依旧,可说到兄长时神色之间依旧透出思念来。

    备了笔墨,顾云锦给蒋慕渊回信。

    先说西林胡同,长房抵京后他们就搬过来了,衙门里的一切手续都很顺畅,这就少不得感谢蒋慕渊安排得妥当;

    再说她近来练骑术,寿安郡主骑术不差,两人约了,等顾云锦能策马飞奔了,两人一道去马场耍玩;

    又说前回他走时下了一半的棋,她已经寻了破解的思路……

    琐事之后,便是话本故事。

    那时说的两书生闯地府,剧情进展激动人心,满京城看了话本的人,都在等着后续,等下一册出来了,她一定立刻给他去信。

    而后,顾云锦又另挑了一个故事,写了满满几张纸,一并吹干了,装进了信封里,拿火漆封上。

    念夏接过了,想着明日就出府送去了珍珠巷,贾妇人还住在那儿,由她交给听风,又便捷又安稳。

    翌日却是个雨天,秋风裹着秋雨,吹得人浑身凉飕飕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,圣上的面色比秋风还冷。

    两湖发生疫病的事儿,早就快马加鞭传进京城了,官员们议论纷纷,大朝上隔着大半地图指点江山,听得圣上半边脑壳都胀了。

    下了朝,也不能不管两湖的事儿,只是精力有限,这几天便让三皇子孙睿进御书房里伺候,替他分忧。

    永王迈进去时,就见孙睿提着朱笔改折子,他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孙睿是虞贵妃的儿子,有一个宠冠后宫的母妃,孙睿行事还算稳当,哪怕永王实在不喜虞贵妃的为人,对这个侄儿一时也挑剔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只是,上头还有皇长子、皇二子,由孙睿来替圣上批折子,说起来并不完全合适。

    前头那两个,即便不得宠,但品行端正,并非不堪重用之人。

    永王知道圣上说一不二,皇太后那儿估计也出过话了,他原本不该管这些,可脾气上来了拦不住,他还是开了口,道:“三殿下年纪轻轻,就能替皇兄分忧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孙睿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圣上斜了永王一眼:“你这个当弟弟的要做潇洒皇亲,朕指望不上你,还不能让儿子来帮忙了?”

    永王不接这话,在御书房里出主意,他情愿一辈子潇洒算了。

    圣上也没有等永王开口,自顾自一般继续说道:“朕当你嫉妒,朕的儿子,比你儿子那小混球强吧?”

    孙睿这时才放下了笔,把一本说两湖水情的折子摆到圣上面前,道:“父皇,儿臣还差得远呢,虽比阿渊年长几岁,但远不及他。这种胡乱指点的折子,儿臣只能压下去,换作阿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换作阿渊如何?”圣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这群纸上谈兵的家伙一并扔到两湖去,亲眼看看灾情,再来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孙睿说着说着就笑了。

    圣上亦是哈哈大笑,抚掌道:“说得半点不错,你还没有阿渊的魄力。”

    这两父子笑了一通,御书房里看着是热闹了些,圣上笑过了,便问永王:“你寻朕到底何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