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两种情绪

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两种情绪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的面前摊着一册话本,桌上油灯光亮正好,夜里看书不至于伤眼睛但也不刺目。

    可她重新拿起来时,却有些忘了刚才看到哪儿了。

    今夜,她回房之后就在看这话本,京中书局这个月刚出的,接续这上一个月的故事,她之前还与寿安郡主讨论过一番,凑在一起猜测下面的进展,因而今日书局一开卖,她就让人买回来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自是看得津津有味的,有些有意思的地方,她还读给念夏和抚冬听,主仆三人笑作一团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今晚稍稍熬一熬,这书就看完了,明日正好写信给寿安,说一说感想,哪知道才读了三分之一,贾妇人又来找抚冬打马吊了。

    看着抚冬被贾妇人半拉着走了,顾云锦愣了会儿,才放下话本让念夏替她更衣梳妆。

    念夏手脚麻利,嘴上道:“不晓得是听风过来,还是小鲍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是听风吧,”顾云锦答道,“城里不都在传两湖的洪水吗?小鲍爷近来肯定又忙得脱不开身了。”

    念夏觉得有理,替顾云锦挽了长发,而后犹豫着问了声:“那您还抹胭脂吗?”

    顾云锦对镜看了看。

    她皮肤白,虽说是一白遮三丑,但她这会儿的气色看起来不算好。

    前几天贪图凉快,屋里多摆了盆冰不说,还饮了好些凉茶,吃了冰碗,按说以她如今的身体是不碍事的,哪知道突然就……

    她来了初潮。

    顾云锦从十年后过来的,对每月这几天的烦心事情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且因时日久了,她压根也不记得自个儿前世初潮是什么时候,便未上过心,这小一旬的根本没有管住饼嘴。

    结果,不至于痛得起不了身,但面色却是极其不好。

    顾云锦适应得挺好的,反倒是徐氏和吴氏揪心得不得了,以为她什么都不懂,第一次就会吓着了,仔仔细细交代了小日子里要注意的事儿,又把她的冰碗凉茶全收了。

    今日其实已经舒服多了,就是脸上不红润,夜里看起来越发泛白。

    顾云锦道:“还是抹上吧,听风眼睛尖着了,没得让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抹胭脂,等下又要重新洗脸,可比起让人担心,顾云锦宁可自个儿麻烦些。

    蒋慕渊心思也细,若从听风那儿听说了,回头来问她一句,这种事,顾云锦脸皮再厚都不可能跟一个公子哥去说明白的。

    哪怕,蒋慕渊是关心她。

    收拾妥当了,念夏去了中屋,等着给来人开门。

    顾云锦坐回桌边,重新捧起她的话本,却寻不到之前看到哪儿了,来回翻了翻,依旧觉得前情模模糊糊的。

    她听见了敲门声传来,也听见了开门的声音,而后,却是念夏的问安声。

    “小鲍爷”三个字,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蒋慕渊没有工夫过来的,没想到他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一面想,一面放下话本迎出去,刚绕过落地罩,迎面就瞧见了蒋慕渊。

    蒋慕渊微微抿着唇角,眼中有淡淡笑意,他一瞬不瞬地看着顾云锦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重新梳妆了,胭脂都是新抹的,一双晶亮眼睛望着她,几分迟疑、几分惊喜。

    疑他亲自来,喜他亲自来。

    两种情绪明明白白的,看的蒋慕渊的心都软了。

    他想,听风前回还真没诓她,顾云锦晓得他来,的确是好好梳妆了的,胭脂鲜艳,映得人跟朵桃花似的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听着他的敲门声迎出来,简简单单的举止,却叫人心里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暖了之后,却又迅速低落了些。

    前回她见到的是听风,这份惊喜又化作了什么呢?是如听风说的那样,很失望吧……

    这些念头盘旋了一番,蒋慕渊才稳住心神,往次间里走,等落座,示意她也坐下,本是想开门见山,但对上小泵娘欢欢喜喜的笑容,正事儿就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到了桌上倒覆着的话本,没话找话一样问道:“在看这个?”

    “是,”顾云锦笑着道,“郡主也喜欢这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讲什么的?”蒋慕渊问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视线落在了话本封面上,她想,这亏得是个鬼怪志异。

    讲的是两个书生在阳间几次落榜,正欲重新再战,哪知道遇了**,各自赴了黄泉。

    两人在黄泉路上结识,还因巧合舌战群鬼,在阳间未得功名,却在底下名声显赫了。

    这故事还未出完,叫城中好些人都吊着胃口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边跟蒋慕渊讲,一边默默想,还是鬼怪志异好,若是个痴男怨女的,她跟寿安说道还算寻常,跟蒋慕渊说起来,总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认认真真听顾云锦讲,他也不打岔,只时不时抿口茶,借着茶具遮挡,定定看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屋外些许虫鸣,在顾云锦轻轻柔柔说故事的声音里,不叫人心生烦躁,反而添了几分气氛,仿佛这志异故事里,就该有这样的动静。

    心神平缓,蒋慕渊的五感也敏锐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闻到了甜甜的胭脂香,也在其中辨出了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常年习武,又上过战场,对鲜血的气息很是熟悉,蒋慕渊先是微怔,以为顾云锦受伤了,再一想,自个儿就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叫他的脸发烫,跟烧了一样,却又暗暗庆幸,亏得他想转得快,没有一张嘴就问出去。

    等说完了故事,顾云锦抬眸问他:“都传两湖洪灾,我想你很是忙碌,原以为是听风来呢。”

    她先提了,蒋慕渊便只好把来意说了:“今日的快报,两湖决堤了,我圣旨出发去查看灾情,防病防疫,可能要一段时间才会回京来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顾云锦不禁愣住了,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蒋慕渊这次夜访,不是来提醒她什么关照她什么,而是来与她道别的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她也没弄明白自己是个什么心情,只是不由自主一遍遍去回忆,前世这一场洪水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响,可她彼时并不关心这些,京城离两湖隔了半片河山,她根本想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