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一百六十四章 顾虑

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六十四章 顾虑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侍郎府中,这几日总算有些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前几个月,府里接连出些事情,主子们都阴沉着一张脸,底下人做事自然格外谨慎,就怕一个不留心,又招惹了主子厌烦。

    自从礼部纪尚书亲自登门之后,这口气总算能慢慢松一些了。

    虽说纪尚书过来,不是徐砚要重新回衙门了,但大姑娘的亲事能定下,还能定得这般好,谁能不高兴呢?

    做下人的,主子长脸,他们才有脸嘞。

    魏氏接连往清雨堂跑,她从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进来走动得极其勤快。

    女儿的婚事有着落了,两家往来的规矩,魏氏商贾出身,从来没有操办过这种的,少不得要交托杨氏,不过她自己也不闲着,跟在杨氏后头,仔细听、仔细学,不懂的就记下,回去思量两天,还是琢磨不过来的,再来问杨氏。

    魏氏通透,女儿嫁了,她还有一个儿子的,总不能不长进,事事都麻烦杨氏吧?

    有儿子,那往后还会有孙子孙女呢。

    这些年府里就没有操办过红事,魏氏从前想学都无处学去,眼下这样的好机会,她决计不放过。

    杨氏对指点魏氏没有多少兴趣,但也乐得有人分担,况且魏氏亲自掌眼了,往后也不用来找她说这里不合心意、那里缺了点什么,就随意教了几句,余下的让邵嬷嬷去跟着。

    纪家那儿也是急切,恨不得早早把婚约定下来,倒像是徐令意会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杨氏心里犯嘀咕,但这话不好跟魏氏讲,便与徐砚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徐砚看了杨氏一眼,有些话盘旋在心里,还是没跟她说。

    那日纪尚书过来,闭起门来,对方把话说得很明白,是纪致诚见过徐令意的字,极其喜欢,又偶尔见过徐令意一面,很是欢喜,便禀了长辈父母。

    当然,纪尚书不会把纪致诚几次追着徐令意跑的事儿说出来,他还要这张老脸的。

    徐砚对那一桩也不知情,魏氏和徐令意瞒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纪家如此诚心,依徐砚所见,就是纪致诚的心意了。

    徐砚是官场男子,见过左拥右抱、风流得哪个也没搁在心上的,但也见过一心一意、认准了就认准了的。

    远不说,他弟弟徐驰不就是那么一个人嘛!

    因而,徐砚并不质疑纪致诚的赤诚之心,反倒还觉得这份赤诚很叫人动容。

    只是,出了书房,在与家中众人沟通时,徐砚说的是“纪尚书喜欢徐令意的字,纪家长辈想要结这门亲”。

    徐砚是在顾忌徐令意的名声。

    这数个月,徐家因着名声吃了多少亏了,徐砚宁可谨慎些,也要周全了这婚事。

    他一来担心徐令婕那张快嘴,二来担心闵老太太气坏了什么话都说,三来也是怕再出个管不住嘴的丫鬟婆子,往外胡乱说去,万一还是个石瑛一样的,那真的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只是徐砚也没想到,因为他的谨慎,让杨氏反倒是想岔了。

    什么纪致诚品行不端,纪家想赶紧找个人看着他;什么纪家有人重病,想拿婚事冲喜……

    但凡是坏事,杨氏已然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杨氏也怕,官场上要靠姻亲相互扶持,她也希望徐令意嫁得好,傻子才盼着徐令意倒霉呢!

    “谁家没有一个事儿呢,真是有心结亲,把状况摊在台面上好好讲讲,有商有量的才是,”杨氏缓缓道,“但要真瞒着我们家,往后闹起来可就不好看了,再叫别人说我们‘卖’姑娘,那真是剐心剐肺了。”

    徐砚笑了笑,解释道:“我听说纪尚书要请傅太师保媒,纪家这是给足了我们脸面了,他们想算计我们,难道还能算计傅太师?他纪家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傅太师的名号一搬出来,杨氏心里的那些疑问顿时散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保媒保媒,是拿媒人的体面去作保的。

    纪家断不能坑了傅太师,否则徐家一闹,傅太师能坐得住?傅家掺合进来了,纪家能有好果子?

    在官场上,傅太师是三公之首,说话极有份量。

    在人情上,傅太师的孙儿要娶顾云思,傅、顾、徐三家为姻亲,不管以前走动不走动,以后亲近不亲近,亲戚关系都是在这里的,纪家要是坑了傅太师,让傅太师在亲戚之间难做人,他们纪家那就是真昏头了。

    杨氏颔首,道:“既然能请得傅太师,那我就不担心了,老爷只管放心,一定让令意风风光光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砚见杨氏在这件事情上拎得清,便顺着夸赞了两句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近来极少有这般和气体贴的时候,邵嬷嬷早带着人避出去,嘱咐画梅好生守着,自个儿要回房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两步,门房上使了个婆子来报信。

    邵嬷嬷原想拦下,见那婆子满脸喜气,不由关心起来:“是什么要紧事?若是不急的,晚些再说。”

    婆子忙道:“工部里来人请老爷赶紧去衙门里议事,催得很急,听那意思,咱们老爷要复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邵嬷嬷哪里敢耽搁,赶紧重新进了屋里,仔细禀了。

    杨氏叫邵嬷嬷打搅了与徐砚说话,本是一脸不高兴,一听消息立刻就雨过天晴,招呼着人手去把徐砚的官服拿出来,亲自伺候了丈夫更衣。

    徐砚收拾好了,急匆匆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问了来请他的小吏,但对方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,只晓得今日八百里加急的文书送进了御书房,老爷们也被召了去,等回来了之后就要寻徐侍郎了。

    徐砚赶到了工部衙门,与几位下官打了声招呼,便去议事厅寻刘尚书。

    推门进去,议事桌周围坐满了人,且各个面色沉重,徐砚的心不由咯噔了一声。

    稳住心神,他给刘尚书与左侍郎闻大人行了礼,又听底下官员起身向他问安,而后便依着刘尚书的意思,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徐侍郎从前跟着曹峰曹大人好些年吧?”左侍郎看了他一眼,道。

    虽不知此刻提及已故的曹峰是为何事,徐砚还是点头道:“自进了工部,在任都水清吏司郎中那几年,受了曹大人不少指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