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总少不了道谢

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总少不了道谢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雨水潮湿,一扫暑气,呼吸之间,全是清新气息,胭脂香、皂角味道,早就被掩盖了。

    可顾云锦突然靠近,蒋慕渊还是能嗅到她身上甜甜的香气。

    不是胭脂,而是那颗糖。

    清清淡淡的果糖味道,在雨气中并不明显,但正是这样的若有似无,让人不由想深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蒋慕渊垂眸看她,口中的饴糖裹在舌尖,擦过牙齿,只觉得蜜蜜甜。

    而后,蒋慕渊才看了眼右手臂,道:“怎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顾云锦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蒋慕渊这才明白过来,不由失笑道:“也是你仔细。其实是好了的,只是前段日子不太舒服,大夫说要好好养养,就一直注意着。我是习惯成自然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就像是为了证明当真不碍事,蒋慕渊稍稍活动了一番右手臂。

    顾云锦并不清楚蒋慕渊右手臂的旧伤到底在哪个位置,看他这般动静,好似真的无事一般,她便放下心来,眉宇渐舒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在眼中,见她放心了,便没有继续说旧伤,而是问起了将军府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在找宅子?”蒋慕渊道,“将军府的人要搬来京城了?”

    吴氏托过贾妇人寻宅子,因而蒋慕渊听说了,顾云锦也毫不意外,她颔首道:“大伯娘和三姐姐说是中秋后进京,三姐姐从京里发亲,完婚时长房其他兄弟姐妹也要来的,往后就住下,不走了。

    大伯娘的意思,我哥哥不在京里,家里就我们几个女眷,还是搬到一处住,彼此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找到合适的宅子?”蒋慕渊又问。

    顾云锦道:“听说是还没有。他们住边了宽敞的将军府,宅子若小了,怕是不习惯,住不开。”

    她离开镇北将军府多年,但对将军府的布局还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北地城镇不像京城这么寸土寸金,人少地多,将军府占地极大,里头有校场,城外还圈了块地做马场养马。

    像北三胡同这样的小院子,她们娘三个住着觉得舒坦、亲切,长房恐怕就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徐氏带着两个孩子回京,说出去算是投奔娘家,虽不在侍郎府住,但寻起住处来,讲究不多。

    可长房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信上说了,长房往后是长住京城了,那意思便是,只要没有军务在身,承继了镇北将军之位的伯父亦是要留住京城的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在京中要建府。

    京中讲究以身份居住,侍郎府所在的青柳胡同,左右几乎都是官宦之家。

    而北三胡同或是珍珠巷,则是外商群居之处,顾家找宅子,除非实在挑不中心仪的,否则不会选择与外商比邻,即便暂住下,也要急着另寻的。

    这些缘由,不用顾云锦解释,蒋慕渊也能想出来,便道:“我让听风留心些,若有合适的就告诉贾大娘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蒋慕渊好笑地睨了她一眼,道:“每回见我,总少不了道谢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顾云锦亦是莞尔。

    蒋慕渊帮她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大大小小的,哪怕对他而言,的确是举手之劳,但对顾云锦来说,受益颇多。

    除了道谢,她也回报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好像石瑛的事情,若无蒋慕渊出手,石瑛已经跑到天涯海角,舒舒服服过日子去了。

    可她那人又委实太过阴狠,若不斩草除根,往后还不知道又会翻出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这一桩,顾云锦还未道过谢,但蒋慕渊都那么说了,她这会儿也不好在把“谢谢”挂在嘴上,便干脆扯开去,说了旁的。

    “燕清真人有消息了吗?”顾云锦问道。

    从朝廷发公文算起,已经有一个月了,这些时间足够把公文贴到各个州府镇子村庄,但真要把人找出来,却不见得够。

    蒋慕渊摇头道:“还不曾有消息,燕清真人云游四海,若是在哪处高山道观落脚,只怕连公文都还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这话只说了半截,但后头的意思,顾云锦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即便真人看到了,也未必愿意回京。

    夏日午后的大雨来得快,去得也快,眼看着就小了下去,丝毫不拖沓,乌云散开后,雨就停了。

    檐下淅淅沥沥往下滴着水珠,青石板地砖上,有几处不平,积了小小的水坑。

    厢房里,方氏让洪嬷嬷推开了窗户,目光依旧落在手中的书卷上,头也没有抬,道:“雨停了,寿安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寿安郡主看着母亲,神色之间透着几分委屈,但她深知方氏性子,便问了林嬷嬷一声:“哥哥和顾姑娘还在说话吗?我现在过去,不会打搅了吧?”

    林嬷嬷想出去远远看一眼,还未走出屋子,就听到身后方氏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尽心,”方氏淡淡道,“若是缘分到了,哪怕没有你在中间牵线,也不会错过的,若是无缘,你再费心,亦是无用。时候不早了,他们要是说到天黑了,你还一直等着吗?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寿安只好应了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厢房的门关上了,方氏这时才抬起头来,透过窗户看着寿安的背影,直到看不见了,她才低声询问洪嬷嬷道:“你见过那位顾姑娘吗?”

    洪嬷嬷与林嬷嬷的关系不错,她答道:“奴婢只听林妈妈说过,顾姑娘姿容出众,性子爽快,与郡主处得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方氏的唇角微微一勾,瞧着像是个笑容,却满满都是苦味。

    她叹道:“姿容出众、性子爽快,又是将军府出身,这样的姑娘嫁去哪儿不好?寿安还一心想着让人家当她的嫂嫂。

    宁国公府又不是什么好地方……

    只看看我,常年累月的,我都要不记得我今年多少岁数了。

    老爷死了,我活着也跟死了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洪嬷嬷晓得方氏心里苦,寡居的日子难熬,思念的滋味更不好受,旁人劝解再多,也不过是站直了说话不腰疼而已。

    从前,二老爷与二太太也是处得极好的,哪怕二老爷经常离京,一走就是半年多,但也没有妨碍夫妻感情。

    只是,战场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人,说没了,就没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