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一百四十九章 混球

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四十九章 混球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不用夏易多说,顾云锦也猜得到,皇太后的病一定跟关帝庙出事有关。

    不过,文书都已经发了,意味着皇太后在与圣上的拉锯中获得了胜利,那为何还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这么想的,也就这么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她是下意识问的,心思还在犹自琢磨,因而声音轻柔,如自言自语一般。

    夏易抬眸看她,与往常认真听他说徐氏病情医理时的专注不同,此刻顾云锦的眼神虚虚落在远处,整个人都像是朦胧了些。

    心跳漏了一拍,他赶忙收回了视线,没敢多想,便说了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圣上虽下旨寻找燕清真人,但文书上说得并不详细,只看那规矩刻板的文字,大抵是要寻真人来解一解京中接连几次的祸事。

    他并不希望清明祭天时真人说过的话被百姓们得知。

    却不想,文书才刚发,京城里已经传言一片了,不止在说圣上失德,也直指虞贵妃之祸。

    圣上气得不行,在御书房里发了一通脾气,要把“胡言乱语”、“妖言惑众”之人抓出来,该关的关,该杀的杀。

    绍府尹缩着脖子挨了半天骂,还是坚持不肯逮人。

    这并非他躲懒,亦或是硬抗着,而是满京城都是流言了。

    去抓人?府衙大牢再挖深三倍都不够关的。

    几位老臣好说歹说,勉强熄了圣上火气,可还没过半天,虞贵妃梨花带雨一哭,圣上的火势又燎原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毕竟是后宫之人,哪怕是圣上亲娘,也不好几次三番干涉朝政,因而御书房里的争论,她并没有掺合其中。

    此刻见虞贵妃兴风作浪,自然是忍不住了,叫了几个管教嬷嬷去虞贵妃宫里好言训诫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一训诫,圣上越发心疼,到慈心宫里话里话外的说皇太后不是。

    皇太后那脾气,当即就气倒了。

    乌太医半点不敢耽搁,急匆匆就进宫去了,只让人给夏易带话,让他来珍珠巷走一趟。

    吴氏听完了宫中辛密事,讪讪笑了笑,无论是平头百姓,还是皇家贵胄,这婆媳之间的纷争都是一个样的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只看侍郎府,闵老太太和杨氏那对婆媳也让人够呛的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她和徐氏,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除了徐氏是继母、膝下也无儿女之外,与两人的性子也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吴氏摇着头道:“这可真是……圣上待虞贵妃倒是极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顾云锦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圣上待虞贵妃的确是好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有圣上护着,哪怕皇太后在也收拾不了虞贵妃,更别提等皇太后宾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对当朝皇后娘娘的事儿没有什么印象,只知道她在岭北缠绵病榻之时,圣上还一心一意要把虞贵妃抬为虞皇贵妃。

    这么算算,虞贵妃肯定比她活得久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在之后的岁月里,这位虞贵妃有没有坐上皇贵妃之位,亦或是最终顶了皇后娘娘的位子。

    说完了宫中事,夏易仔细给徐氏诊了脉。

    徐氏自从搬到了珍珠巷后,侍郎府那里就几乎不再登门来寻事儿了,尤其是在杨昔豫出事之后,日子更加太平。

    她平日里搬花弄草,看会儿书,与家里人说说话,贾妇人又是个热情的,偶尔下午时还教她打马吊,每日里心情舒畅,这病情就稳定许多了。

    虽还有夜咳,但白日里就清爽多了,胸口也没有那么闷。

    徐氏晓得自己身体,没有想过一蹴而就,能渐渐有所增进,就已然给了她足够的信心了。

    夏易交代了几句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顾云锦送了他几步。

    夏易脚步沉沉,想直直看顾云锦,又知那样不妥当,只能压着心思往前走。

    到了垂花门处,他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咳了一声,道:“顾姑娘,我晚些还有些事,药包就让底下人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颔首应了。

    夏易虽说是乌太医的药童,但他也是夏家的公子,并不是一般的学童。

    人家好心好意跑了几个月的腿,已经极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忙碌肯定是忙碌的,乌太医进宫去了,余下的事情都要夏易来做,也不晓得他是不是还要进宫去伺候乌太医。

    同样脚不沾地的还有蒋慕渊。

    慈心宫外,他和小王爷孙恪站在庑廊下说话。

    因着皇太后突然病倒,他们都进了宫。

    永王爷和圣上在慈心宫的花园里大吵了一架,险些还要动起手来,安阳长公主黑着脸让蒋慕渊和孙恪把两人拖开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屋子坐下来了,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永王妃在这个时候插不上话,干脆进去伺候皇太后,留下那三兄妹各自沉着脸色甩眼刀子。

    永王爷一肚子火气,到底压不住:“后宫三千佳丽,皇兄你什么美人没有见过?你为了个小的和皇嫂翻脸不算,你还翻到慈心宫里来了?”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想打个圆场,刚要开口就被永王爷止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劝,他往龙椅上一坐,全天下就他厉害,他连母后都不放在眼里了!”永王爷哼道,“母后病了,我们携家带口地急匆匆赶来,他宠着的那个呢?还在自个儿宫里哭呢!

    哭个鬼的哭!她这是想咒母后吗?她那两个儿子呢?往日不是挺机灵的,什么事儿都往前凑,这会儿装什么呢?”

    圣上重重拍着几子,骂道:“就孙恪那混球样子,你还挑剔起朕的儿子来了?”

    孙恪无论是文还是武,在一众表兄弟堂兄弟之间,只能算是极其一般,但他最让人头痛的是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滑不溜秋的,什么事儿都凑个热闹,除了不闹出人命官司之外,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可要跟纨绔们相比,他又不见得真的心思阴损,行事不端。

    毕竟是嫡长子,永王爷前几年骂也骂了,拧也拧了,孙恪还是老样子,他糟心极了,这几年管得也少了。

    但再不管,永王爷也听不得圣上说孙恪“混球”,他高声道:“那混球还晓得滚来给他的皇祖母敬敬孝心呢,我那几个皇侄儿呢?连滚都不会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