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一百四十五章 糊弄

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四十五章 糊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石瑛闻言怔了怔。

    同样是糊弄主子,这几个大汉却直言不讳,根本不在乎,胆大极了。

    石瑛伺候闵老太太多年,阳奉阴违的事情也没少做,自然懂得其中道道,因而是真还是假,她一时之间也无从判断。

    就像这几个大汉说的,随便寻个由头就交差了,那她的小命,大概就要丢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石瑛咬紧牙关,她存了银子,摆脱了娘家那两个无底洞,好日子没过上几天,就这么死了,她如何甘心?

    她勉强抬起头来,目光从几个大汉的脸上划过。

    那浓眉大眼的汉子二十五六模样,夏天炎热,他一身短打,手臂结实,一看就是有力气的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,年纪也差不多,都听那浓眉汉子指挥。

    只有一小蚌子,缩在几兄弟背后,只露出半张脸,那双眼睛咕噜噜地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视线一对上,小蚌子似是慌乱,一下子就挪开了,而后又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石瑛脑子快,心里有了主意,她看似垂着头,眼睛却不住看那小蚌子。

    小蚌子叫她看得心慌意乱的,终是鼓起勇气一般,推了推那浓眉汉子的手,道:“袁哥,差不多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袁哥点了头,挥手示意兄弟们都出去:“不说还好,一说还真饿了,走走走,吃酒去。这娘们再晾上一天,明日里还是这么不识抬举,就送她上路。”

    石瑛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院子里热闹起来,喝酒行酒令,汉子们说话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袁哥喝了两大碗酒,让小蚌子给石瑛送个馒头。

    石瑛见了小蚌子,弯着眼就笑了,低声问她:“你刚一直看我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胡、胡说!”小蚌子一张脸通红,“分明是你一直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老实呗,”石瑛也不挣扎,仿若不在意身上的绳子一样,就是小蚌子的手咬了口馒头,“明天你们真要杀我呀?”

    小蚌子往外头看了眼,道:“袁哥是这么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袁哥是什么来历?”石瑛一面吃,一面问,“你们主子是谁呀?你别为难了,我一个要死的人,好歹让我死得明白些。”

    小蚌子摸了摸鼻尖,道:“袁哥就是袁哥呀,袁哥问你的事儿,你好好答了,他指不定就不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石瑛哼笑道,“我不死,你们能跟你们主子交差?”

    “主子在京里呢,一年都不一定来一次这破地方,”小蚌子憨笑起来,“说你死了就是死了,主子又不会到乱葬岗看一看的。

    我不瞒你说,刚那个小胡子许哥,他媳妇就是被他救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女人得罪我们主子,主子要她的命,许哥看上她了,就好说歹说跟袁哥求了情,最后保下来命了。

    主子可相信我们袁哥了,袁哥呢,又照顾兄弟。

    我们做的都是掉脑袋的买卖,袁哥要是对兄弟不好,谁还会死心塌地跟着他呀。”

    石瑛转了转眼珠子,嚼完了馒头,道:“你这人有意思,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。”

    小蚌子嘿嘿笑了,脸上通红,憨厚得不行:“我瞧上你了呗,我没娶媳妇呢,你要是乐意,我跟袁哥求情去。”

    “瞧上我了?”石瑛佯装讶异,“我长得又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长得挺白的呀,”小蚌子道,“你是刚来这儿,没见过这里那些女人吧?一个个黑灰似的。哎,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,我去跟袁哥说。”

    小蚌子性子挺急,说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石瑛垂着头没接话,等听到外头小蚌子和袁哥争执的动静时,她的唇角勾了勾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天无绝人之路吗?

    这些汉子里头,就这个小蚌子最容易坑了。

    石瑛等了会儿,才听见外头动静止了,那袁哥似是拗不过小蚌子,摔了碗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蚌子回来,笑着道:“有许哥帮腔呢,这事儿好说的。你跟我说说你的事儿吧,我只知道你以前是侍郎府里当差的,怎么就被我们主子盯上了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你们主子是谁。”石瑛道。

    小蚌子一怔:“怎么?你得罪过很多人吗?”

    石瑛含糊道:“也不算吧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那小胡子许哥进来了,语气为难:“不是我说,袁哥火气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娘们得罪主子可比你嫂子厉害多了,你总要让袁哥给主子一个交代吧?

    命要留下,事情还不交代?你也不怕她糊弄你,回头趁你睡着了,一溜烟就跑了?”

    小蚌子苦着脸,看看许哥,又看看石瑛,哄道:“不如你就说个理由呗,刚才袁哥是问帖子是吧?那帖子什么来路?真真假假的,你好歹给袁哥编一个。”

    石瑛抿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沉默之间,院子里又有了动静,似是桌椅都翻了。

    许哥往外头看了眼,跺脚道:“是袁哥回来了,哎呀他那个急脾气啊,手上拎着刀呢,怕是今晚就直接了结了。我再去劝劝,你们两个自己琢磨,是说事儿呢还是让袁哥过来一刀子。”

    许哥出去了,外头汉子们推挪劝解发怒的声音一阵一阵的。

    小蚌子脸色发白,直勾勾看着石瑛。

    石瑛盯着窗户,看到外头银光闪耀,似是刀子,她的心一紧。

    生路就在眼前,可不能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”石瑛的声音有些颤,“那帖子是我问人买的。”

    袁哥已经冲到了门口,闻言怒道:“买个屁!主子说了,那帖子几百两都不够买的,你一个娘们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!”

    石瑛瞅着他手上的刀,吞了口唾沫,道:“那帖子原是太常寺卿金大人府上金安菲姑娘的,她前回得罪了几个贵人,贵人也要去书社的,金家怕她再惹事,就不许她去,她干脆就把帖子卖了。

    银子不是我出的,是我做事的那家老太爷收的,他想让他那儿子去张张见识,我就偷了帖子了。”

    见袁哥还是瞪大眼睛看她,石瑛心一横,又道:“我哄着那家的儿子,让他去求的老太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厉害的!”袁哥嗤笑。

    小蚌子推了推石瑛:“说真话!不要命啦?”